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20章【毕业季】 竞争中的阴暗
    燕子一下午都没再过来沃琳的宿舍,就是在走廊碰到了,也没好脸色给沃琳和秦琴看,和她同宿舍的三个大二女生知道她犯拗,也不去惹她,下午算是在平安中度过。

    直到晚饭时张可欣带回来一个爆炸性新闻,燕子忍不住好奇才凑过来。

    “你们知道我刚才在男生宿舍那边看到什么了吗?”张可欣说得神秘。

    “还能看到什么,不就是谁又买了个新游戏机,谁的游戏水平竟然比你还厉害,又被你盯上了呗。”秦琴在翻看《放射化学》,准备明天要做的实验资料。

    “不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再猜。”张可欣继续卖关子。

    “啊?既然和你没关系,那就是和我们有关系咯,不然你不会无聊到和我们说毫不相干的事吧。”秦琴抬头,眼神在张可欣和沃琳之间来回看。

    沃琳瞪秦琴:“你看我干啥,说的是男生,和我怎么会有关系。”

    她和秦琴选的毕业设计课题一样,也在翻看《放射化学》,两人同组。

    “也不一定呀,”秦琴继续猜测,“和咱们有关,又是在男生宿舍,说不定是肖刚又有了新的红粉知己,可欣替你鸣不平呢。”

    “要真是他的事,还真就和我没关系了。”沃琳不再理会秦琴,继续看书。

    “哎呀,我这人再八卦,也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张可欣有点犯急,“沃琳心意已决,我就是再喜欢肖刚长得好看,最多就是多看几眼,也不会一再提他,让咱们沃琳难受。”

    “也是哟,你虽然嘴巴不把门,可也不是没有良心。”秦琴也继续看书。

    见两人明显没有再接话茬的意思,张可欣给出提示:“再猜猜,和咱们工作分配有关。”

    这下沃琳和秦琴连眼皮都懒得抬,都已经不打算服从分配了,还关心工作分配的事干嘛。

    “哎哟,我真服了你俩。”赵可欣自己沉不住气了,她那火热的八卦心遭到了严重打击。

    主动坦白:“你们肯定想不到,机械系一班的班长,和二班的班长打起来了,就在寝室,打得可厉害了,要不是怕他们伤及无辜,我这会儿还在和人斗法呢。”

    “啊?为什么呀。”沃琳和秦琴几乎是异口同声。

    张可欣自然不会无的放矢,她说的这两位机械系的班长,也是沃琳和秦琴认识的,今年即将毕业的机械系大四的两位班长。

    机械系每届有两个班,这两位班长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

    H大女生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一般情况下一个班只有一两个女生,有的班上甚至没有一个女生,像沃琳班上有四个女生的,已经算是前无古人了。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机械一班有两个女生,机械二班没有一个女生,经过两个班商议,机械二班用两个男生换了机械一班的一个女生,现任机械一班的班长,就是用来换女生的两个男生的其中一个,这事当时成了校园的一桩笑谈。

    按学校的规定,同班同学的男生要住在同一个寝室,不能混住,女生因为人数少,倒也没有硬性规定,两个班混住的情况普遍存在。

    鉴于这一届机械系的特殊情况,两个男生虽然换了班,但只要他们不愿意,可以不用换寝室,于是两个男生都没有挪窝,现任的两个班长一直同寝室。

    “还能为啥呀,争工作单位呗,今年首都钢铁在机械系只要一个人,他们系里定了一班班长,二班班长不服气,去系里告一班班长的黑状,被一班班长知道,两人就打起来了。”张可欣边说边摇头,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你不是说他们好得跟连体婴儿一样吗,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单位就打起来。”躲在门外偷听的燕子,实在忍不住跑了进来,“两人还同是系学生会的干部呢,这也太不哥们了吧。”

    张可欣游戏玩得溜,不拘小节,又爱八卦,燕子爱玩闹,这两人合拍得紧,只要张可欣在宿舍,燕子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贴着张可欣,张可欣回宿舍的时候,燕子已经偷偷站在宿舍门口了,只是一时破不开面子没进来,这下是真忍不住了。

    张可欣撇嘴:“关系好算什么呀,工作单位可是关乎饭碗的问题,别说他们只是同在学生会共事而已,就是亲兄弟,为了争家产都能打得头破血流。”

    “啊?什么?”燕子不懂张可欣的意思。

    她只是一个才上初中的孩子,又是独生女,家庭成员简单,家人把她保护得很好,她又生性爽利讲义气,哪里理解得了大学毕业分配时的阴暗。

    “啊什么啊,等你上大学的时候,早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沃琳塞给燕子一包饼干,“到你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工作都得自己找,谁也碍不着谁,不用为了分个好单位处心积虑。”

    这饼干是张可欣从男朋友寝室顺过来的,张可欣一颗心全在八卦上,还没来得及吃。

    张可欣的男朋友是机械系的,不喜欢他自己的专业,反倒一心想考量子力学的研究生,整天请教沃琳班上的同学,一来二去,和张可欣凑成了一对。

    “哦——”燕子还是不理解,不过有饼干堵住了嘴,倒也没有追问。

    而且也确实不知道要问什么,她虽然时不时混在大学生堆里,可毕竟只是一个初中生,还是不懂大学生的世界。

    张可欣明白沃琳的意思,也没再说下去,她爱八卦,却不是不懂分寸,怕说多了让燕子有了心理阴影,将来对上大学产生抗拒,那可就是她的罪过了。

    不过爱热闹的人永远不会让自己闲着,张可欣和燕子聊起来:“功课做完了没有,我新学会一种游戏,你要是功课做完了,我教你,游戏机我都带回来了。”

    燕子的眼睛顷刻间亮了八度:“就快做完了,你帮我看看。”

    和张可欣一前一后去了对面。

    秦琴朝沃琳眨眼睛:“这个学生说不准是谁的哈!”

    沃琳呵呵笑:“谁的都是,覃教授把她塞进女生宿舍,本来就是为了寄存她,谁都有义务帮忙看管,包括宿管阿姨,我只不过是挂了个名而已。”

    快到晚上十点半宿舍熄灯时间,仇敏都没有回来。

    这也不出沃琳的预料,医院人事科周末不上班,仇敏选周末去应聘,不过是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