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24章【毕业季】 爽翻两字要分开论
    狼吞虎咽吃过饭,不容分说,秦琴把燕子拐走去找常桦,留下悲催的沃琳买单。

    沃琳哭笑不得,说好的拜师宴呢,说好的燕子请客呢,到头来倒成了她这个中人出钱。

    正所谓“我带着你,你带着钱,咱们来个说吃就吃的鸳鸯宴”,沃琳默念着秦琴的口头禅,提着提前打包好的菜回宿舍。

    张可欣那家伙每晚玩游戏到半夜,饿了跟个夜猫子一样满宿舍翻腾,荤素不忌,啥冷的剩的都敢往肚子里塞,菜直接摆在她的桌面上,省得那家伙晚上闹腾得像强盗进来。

    回到宿舍,空荡荡的就沃琳一个人,不用猜,张可欣肯定又和男生们挤到一堆玩游戏去了,盯了一眼仇敏的床铺,沃琳心绪有些不稳,难道仇敏和她一样,人事科长也让仇敏等消息?

    否则的话,如果人家拒绝了仇芳,仇敏今天早该回来了。

    或者是,仇敏其实已经回来了,只是没在宿舍,去找她的老乡了?毕竟再守得住秘密的人,也是需要倾诉的,而仇敏有几个关系好的老乡呢,而且都是女生,相互之间也好说话些。

    心绪不宁,又无事可做,沃琳从秦琴的书桌上翻出张爱玲诗集,躺回自己床上翻看。

    她对诗词本身就不感兴趣,加之心绪不宁,看了半天也没看进去几个字,烦躁地把书往脸上一盖,呼哧呼哧喘起粗气。

    “怎么了?”头顶是温柔的女声,带着关切。

    “说不上来,就是不爽。”沃琳掀掉脸上的书,盯着那张说不上特别漂亮,但很耐看的脸。

    小懒,这是沃琳对眼前这女孩的别称,虽然女孩一点也不懒,反倒跟秦琴一样,心灵手巧,勤快得很。

    女孩曾几次问沃琳,为什么说她懒,她哪里懒了?

    沃琳呵呵笑:“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人,不是懒是什么?”

    小懒,对面宿舍本系的大二女生,生活很规律,在别人每晚十点半熄灯之后还各种忙活吵吵嚷嚷的情况下,她坚持每晚十点钟准时入睡,早上在学校叫起床的音乐响起之前,她已经自然醒来,洗漱完毕,做完一套她自己编的体操,就在宿舍里做操,很安静,不会吵醒任何人。

    中午别人抓紧时间洗前一天晚上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或是赶着做下午要交的作业,她依然按时午睡,自然醒来。

    沃琳认识她近两年时间,从来没见她有过赶时间匆匆忙忙做事的时候,她永远都很淡定,事情一直都是安排得井井有条。

    还有她那永远温和平缓的口吻,即使动怒也说话轻柔,一副慵懒不计较的模样,令对方犹如拳头打在棉花上,愤怒而无处发泄,沃琳很自然地称呼女孩小懒,名字倒是很少叫。

    “这样啊,那你今晚陪陪我,保准让你爽到翻。”小懒收起沃琳随手掀翻在床上的书,放回秦琴的书桌上,顺手把沃琳皱巴巴的床单扯平。

    “不去!”沃琳翻身给了小懒一个背,“更憋气!”

    小懒让沃琳陪她的情况一般有两种,一个是陪她散步,再一个是有男孩子约她的时候,给她做灯泡,说起让沃琳爽到翻,自然就是让沃琳给她做灯泡了。

    爽翻,这两个字是要分开理解的。爽,爽快,心情舒畅;翻,则意思刚好相反了,翻脸。

    小懒身材看起来纤细柔弱,且因性情温和,样貌比较出挑,追她的男孩子不少,沃琳已记不清给她做了多少次灯泡,各式各样的男孩子也算见识不少。

    谁都知道灯泡碍事,可谁都不敢轻易得罪灯泡,因为既然能被请来做灯泡,自然就有一定程度的话语权,要是得罪了灯泡,可能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仗着自己灯泡的晃眼亮度,沃琳时不时恶作剧,给男孩子出难题,男孩子心里恨得咬牙,嘴上又不得不说着好话,脸上陪着笑脸,沃琳心里那叫个爽呀。

    有爽的时候,就有不爽的时候,曾经有个男孩子请小懒去唱卡拉OK,沃琳这只灯泡忍无可忍最后就翻脸了。

    H大只有一家卡啦OK,一个唱歌的机子,有十张编了号的桌子,学生进去后先占一张桌子,然后去柜台交押金,点歌,轮到自己桌子编号时,就可以去唱歌,要是觉得唱的不过瘾要加歌的话,新点的歌继续按桌号顺序轮换。

    多年的习惯,学生都是第一次先交二十块钱押金,然后点歌点零食随你,一首歌一块钱,一包零食一至三块钱,老板在学校里做了多年,人挺实诚,不会主动向学生推销,多数时候还会帮着学生省钱,一般到最后结账的时候,二十块钱基本花不完。

    那个男孩已经不是第一次请小懒卡拉OK了,毕竟唱歌也是追女孩子的手段之一,他每次都是先交五块钱押金,不点歌,只点一包零食,说是先听别人唱,觉得哪首歌好听再点。

    他自己不吃零食,说什么吃零食是女孩子的爱好,他一个大老爷们吃零食丢份儿。

    听了一轮又一轮,零食都快吃完了,他也没点歌,也没有让小懒和沃琳点歌的意思,每次轮到他们桌号的时候,他都大声起哄有谁唱的好听,再来一首。

    曾经的肖钢就因那男孩的起哄,一晚上补了几次押金。

    那次沃琳发脾气,是实在忍无可忍。

    那次男孩特大方,进门就交了二十块钱押金,点了五首歌,还挑了半天零食,不过没买,说什么:“吃来吃去总是这些,你们肯定吃腻了,等下出去请你们下馆子。”

    轮到他们桌唱歌的时候,那男孩特大方地让别人先唱,说什么成人之美乃是一大美德。

    沃琳当时只是嗤笑一声,没说什么,来唱歌的多是谈恋爱的,没事谁愿意来烧这个钱。

    让了一轮又一轮,让到第四轮的时候,屋子里已经空了几张桌子,除非真的是家里富裕到不在乎钱,一般人来唱歌过个瘾就行,唱几首就走,很有节制。

    “咱们也走吧,人这么少,唱着也没意思。”男孩起身径直去柜台结账。

    小懒一脸淡然,沃琳却是再也忍不住怒气,让小懒去了另外一张空桌子。

    沃琳跟随男孩身后去了柜台,等男孩全额退完押金,她掏出五十块钱押金,点了几首歌,借用柜台的电话,打电话到女生宿舍楼宿管处,让全系的女生能来的都来唱歌。

    全系女生数加起来刚好够两个巴掌,最后连沃琳和小懒一起,来了六个,五十块钱一直唱到店子打烊。

    那次以后,那男孩再也没有约过小懒,见了沃琳也躲着走。

    那晚后的第二天开始,小懒纯手工给沃琳缝了一条睡裙,也不敢再随意让沃琳给她做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