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25章【毕业季】 镜花水月,落地成空
    “我已经很久没让你陪过我了,今晚你就陪陪我嘛。”小懒柔声细语,听得沃琳浑身舒泰。

    “燕子今晚会回来很晚,她的功课归你管。”沃琳懒懒地谈条件。

    一顿饭下来,英语单词都不认识几个的燕子硬是被秦琴忽悠得答应去看长达三个小时的全英文电影,沃琳拦都拦不住。

    “成交。”小懒着手挑拣搭配衣服。

    张可欣每次换衣服,都会弄得连同她自己和沃琳秦琴一起人仰马翻,而小懒每次遇到这事,都是那么地轻描淡写。

    小懒取下晾衣绳上秦琴那条泛白的紧身弹力牛仔裤,从衣柜里拿出沃琳的白色风衣,又从床下掏出张可欣的白色真皮坡跟运动鞋,催着沃琳去洗澡换衣服。

    沃琳质疑:“这能行吗?”

    秦琴又胖又矮,她的裤子自己穿着还不成了套麻袋;张可欣的鞋号比自己的大了两号,自己的脚还不得在她的鞋里打转转?

    “等下你穿上就知道了。”小懒把沃琳推出门外,自己也回了对面的宿舍。

    沃琳嘟囔:“是谁说你弱柳扶风的,让他过来体会一下什么叫作娇弱!”

    小懒看似只是轻轻推动,沃琳硬是回转不了身子,这样的力气要是能叫做娇弱,这世上可就有实在太多的“娇弱”。

    等在水房换好衣服,回到宿舍照照镜子,沃琳心里是一个大大的“服”字,原以为秦琴的裤子她穿着会又宽又短,没想到真正穿在身上是那么地合身。

    而且张可欣的鞋穿在脚上,前面是感觉有些长,却不感觉宽,反倒觉得脚很舒服。

    小懒换了一身和沃琳相似的打扮,过来看见沃琳那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呵呵笑:“傻了吧你,这就是这种料子的特色,肥瘦高低都相宜,只要两个人相差不是太悬殊。

    “至于这双鞋子,本身它就是瘦版的,加上它版型比其他品牌的版型偏小,羊皮弹性和柔软度比牛皮好,你穿着正好。”

    沃琳抱拳:“受教了!”

    自从有了小懒,沃琳的穿衣风格渐渐有了变化,原先只能说是五官端正的样貌,也看起来精致许多,整个人精、气、神都大有改观。

    两人的穿着打扮看似形同,可小懒的长发及腰,随便用发带往脑后一束,就是那么的自然舒服。

    而沃琳的头发勉强及肩,又曲里拐弯的不服管教,小懒换了几条发带都不得章法,最后干脆给沃琳编了一头的小辫子,夹杂着白色的细丝带。

    沃琳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嘲:“异域美人,别有风味哈!”

    两人打扮停当,下楼来到篮球场,看到球篮架下站着的一身白色休闲打扮、淡然舒雅的男生,沃琳突然没有了做灯泡的兴致。

    “怎么了?”即使视线落在男生身上,小懒也没有忽略沃琳。

    沃琳苦笑:“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想到了肖钢,镜花水月,落地成空。”

    这男生沃琳见过,也是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虽然长得不输肖钢,才华也在肖钢之上,为人却比肖钢低调得多,基本听不到他的绯闻。

    这男生是上一学期开始追求小懒的,据小懒说,这男生不仅家境富裕,每月有四千块钱的零花钱,而且不摆谱,很有情调,总是会给小懒不同的惊喜。

    但不知为什么,沃琳看到这男生,心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男生迎着两人走过来:“你就是沃琳吧,久仰大名呀!”

    沃琳笑笑,不想说话,也觉得无话可说。

    “刚才你的话我听见了,”男生谈性很足,“我不会像肖钢那样只给人空头支票,我是真心喜欢好儿,已经给家里说过了。”

    沃琳笑着点点头,说过管什么用,肖钢也说他给他妈说起过她,最后呢,还不是一场空?

    “你不信我?”男生拉起小懒的手,对着沃琳信誓旦旦,“我毕业后就带好儿回家见我爸妈,把我们的事定下来。”

    “呵呵,”沃琳轻笑,“毕业后的事谁说得定,或许消失无踪,或许从天而降……”

    言犹未尽,却无需继续。

    比沃琳高两届的学姐学长,家境相同,分到同一个单位,两人还不是说分手就分手?

    何况小懒和这男生之间的差距,比沃琳和肖钢之间的悬殊还大,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永远只是故事而已。

    “你不相信?随你。”男生倒也淡然,对小懒说:“今晚是公园每年一度的游园猜谜活动,据说很漂亮,我已经定了位置。”

    说完,对沃琳做出请的姿势,另一只手依然紧握小懒的手。

    沃琳笑着摇头:“游园时间会持续到很晚,明天我开始做放射化学实验,精力不足的话很有可能弄错化学药品,自己出错也就算了,影响到全组可就不好了,再严重炸了系实验楼,那可就是千古罪人啦。”

    “哪有那么严重,”男生语气淡然,“毕业设计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老师怎么会让你实实在在做实验?我听说你们的实验报告老师都早已预备好,就等着你们照样抄一份了。”

    沃琳轻笑:“不愧为管理系的高材生,对其他系的事儿都弄得门儿清。”

    转而对小懒说:“你答应我要负责燕子的功课的。”

    “你放心,”小懒挣脱开男生的手,双手抱住沃琳的胳膊,语气带着撒娇的味道,“我只是去凑个热闹,很快就回来,熬夜会老的,我可不想变熊猫。”

    沃琳轻轻拍拍小懒的脸,冲男生摆摆手,进了宿舍楼。

    回到宿舍,沃琳奇迹般地心绪特别平静,再次拿起张爱玲诗集,对诗词不太感兴趣的她,竟然沉浸在其中,直到燕子进门才打断她。

    “没看电影?”沃琳明知故问,这会儿正是电影开演时间。

    燕子撇嘴:“我是年龄小,但不是傻子,锃光瓦亮的灯泡我才不乐意当呢。”

    常桦答应陪秦琴看电影,成泽浩一如既往地和常桦如影随形,电影票买了,四个人也进场了,常桦却不知怎么不见了,留下互动的热闹的秦琴和成泽浩,还有越来越觉得别扭的燕子。

    “既然回来了,就去做功课吧,今晚我全职陪你。”沃琳收起张爱玲诗集。

    直到晚上熄灯时间,宿舍里也只有沃琳一个人,秦琴是在看电影,张可欣夜不归宿是常事,仇敏应是还没从Z市回来。

    破天荒地,小懒第一次熄灯前还没有回宿舍。

    第二天一早沃琳就冲进对面宿舍,小懒整夜未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