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33章【毕业季】 秦琴的害怕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秦琴喝的酒本来就不多,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才醉成那个样子,她的醉酒,不如说是借酒发泄来的合适些。

    发泄出来了,又饱饱地睡了一个囫囵觉,第二天的秦琴是神清气爽,把宿舍也收拾了个无比爽利,看得沃琳都差点以为昨晚是她自己做梦,梦见秦琴喝醉了呢。

    折腾完了宿舍,又折腾沃琳:“你不是要去接白雅婷吗,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我接白雅婷,你跟着去干什么?”昨晚的秦琴是抽泣,沃琳觉得今天的秦琴是抽风。

    “去洗照片呀,罗玲是第一个问我要照片的,以后还会有别人要,我得多准备些。”

    “这么说,你是打算给罗玲照片了?”

    “给,照片而已,我大姐有个相册,里面都是她的大学同学和校友,有的人她都已经想不起名字来了,有的照片是她讨厌的人的,不管是好是坏,都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回忆。”

    “所以你打算把自己夹进别人的相册里,不管是喜欢的还是讨厌的?”

    “怎么说话呢,说的我好像要给人留遗照一样,人不就这么回事嘛,忙忙碌碌一辈子,最后只剩一张照片,如果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这人就算从这世上彻底嗝屁了。”

    “噗,还说我呢,你这话的意思,更像是给自己留遗照。”

    两人一路斗着嘴上了街,照相馆离得不远,沃琳和秦琴一起进去,秦琴有旧底片,沃琳没带底片,临时照了相,取照片的单子秦琴一起拿着了。

    “哈哈,我的那些都是生活照,你这正儿八经坐在照相馆照的照片,才真的看着像是遗照呢。”一出照相馆,秦琴就拿沃琳开涮。

    沃琳反击:“嘁,我那叫艺术照你懂吗,你有见过拿艺术照当遗照的吗?”

    又胡扯了一通,两人到了路口,沃琳往白雅婷的培训学校走,本来该回学校的秦琴,跟着沃琳一块过了马路。

    “喂,你不会真的想跟我一块去接白雅婷吧?”过了马路沃琳就站住。

    “是呀,我这人说话算数呀,说陪你去接人,就陪你去接人。”秦琴绕过沃琳,继续往前走。

    “喂喂喂,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沃琳追上秦琴,怎么感觉秦琴今天怪怪的。

    秦琴哈哈笑:“行了,不逗你了,我的家教是白雅婷的妈妈介绍的,我不做了,也要给白雅婷的妈妈说一声,解释一下原因,省得她在那家人面前难做。”

    当时沃琳和秦琴一块找家教做,白雅婷的妈妈选了沃琳,把普通话带有家乡口音的秦琴,介绍给她朋友的亲戚,教那家孩子语文阅读理解和写作文。

    据秦琴说,那家人是那种喜欢纠结的人,一句很平常的话,那家人能理解出很多种意思来,打起交道来特别累,所以秦琴除了给孩子上课外,基本不多话。

    既然是白雅婷的妈妈介绍的家教,秦琴猛然间不做了,就那家人的性子,很有可能埋怨甚至迁怒于白妈妈,秦琴给白妈妈说清楚,白妈妈也好应对那家人。

    “可你为什么不做了,因为不缺钱了吗?”沃琳问秦琴。

    “这也是一个原因,主要原因是我想专心跟着蓝教授学习做实验。”秦琴解释。

    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就毕业了,她得抓紧时间学习。

    蓝教授说了,除了周一到周五白天正常上课时间之外,她可以申请周一到周五的晚上,还有周末全天时间做实验,有蓝教授作保,其他时间实验楼会对她开放的。

    “你这真是要拼了!”沃琳不知要说什么好。

    “我是害怕!”秦琴道,“我上学早,三次跳级,小小年纪身上套了不少光环,不管是家人还是我自己,都以为我大学会和以前一样优秀,可是你看我,摔得够惨了吧。

    “我怕我参加工作后,会和现在一样,提不起放不下,事事无成,不如趁着单位刚发给我一大笔钱的时候,把能申请得到的材料都申请来,扎扎实实学习做实验。

    “我就不信我少年天才的名头是浪得虚名,毕业前三个月时间我就泡在实验室了,我不要上班后还被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我难受!”

    说到这里,秦琴的声音有些哽咽。

    沃琳赶紧逗她:“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不就是辞个家教嘛,看把你能的,说出这么一大堆道道来,你不要去做什么实验了,你改行演讲算了,保准成功。”

    看秦琴还是很难受,沃琳劝慰秦琴:“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也不能整天呆在实验室,三个月时间呢,人会憋疯的,外出做家教,就算是给你自己放假吧,精神上也能缓缓。”

    “不了,”秦琴摇头,“既然决定了,还是按计划吧,一心只想着实验,教孩子的时候肯定会分心,这样对人家孩子也是不负责任。”

    “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秦琴心意已决,沃琳也就不再劝。

    不过也不能白让秦琴来这一趟:“今天的晚饭你来做,我也节省一回脑细胞。”

    每次看到白雅婷的妈妈留下的食材,沃琳都要费心想做什么好,秦琴做饭的手艺她拍马都赶不上,送上门来的人才,不用白不用。

    白雅婷今天的心情不错,对秦琴比沃琳亲热多了,叽叽喳喳嘴巴就没停,今天和哪个小朋友说了什么话,和哪个小朋友玩了什么游戏,讨厌哪个小朋友,以后再也不和哪个小朋友玩了,等等等等。

    这俩一路走一路说,时而挤作一堆说悄悄话,时而你追我打嘻哈打闹,沃琳被远远甩在后面,给沃琳一种错觉,她不是接了一个孩子放学,而是接了两个孩子。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说到最后,说的最多的,还是今晚的晚餐吃什么。

    沃琳不得不感叹,人人都有做吃货的潜质,白雅婷对自己即将要做什么晚餐,从来提不起兴趣,可遇到手艺高超的秦琴,立马像变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