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38章【毕业季】 谁离了谁都能活
    “我爸妈是怎么教我的不用你操心,你们家在不在乎钱我也管不着,咱们现在就下楼去宿管阿姨那里给覃教授打电话,把你们刚才的话告诉覃教授,只要覃教授说同意,我们秦琴二话不说,跟你走!”张可欣利索地出溜到地上。

    “不用了,不用了,大晚上的不好打扰覃教授,”邱叔打圆场,推着妻子往外走,“咱们这事决定的对小秦来说太突然,要给小秦考虑时间。”

    夫妻二人去了对面宿舍,燕子小心翼翼地问:“秦琴姐,是你自己不愿意去我家吗?”

    秦琴点头,起身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水房。

    “可是为什么呀?”燕子问沃琳。

    大人脑子里的龌龊,她不能理解,可也能看出几个姐姐对她父母不满。

    沃琳拍拍燕子的肩膀:“你秦琴姐要做毕业设计,否则毕不了业那可就麻烦了。”

    这一天的经历,沃琳和秦琴都感觉非常疲累,两人直到各自上床睡觉,谁都没有说话。

    向来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八卦王张可欣,今晚也出奇地安静。

    第二天,沃琳是在秦琴和张可欣的嘴炮中醒过来的,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秦琴已是精神饱满,边拖地边和张可欣斗嘴,张可欣人躺在床上,脑袋伸到床外,嘴没闲着。

    沃琳懒懒地动了动,躺在被窝里等着看笑话。

    秦琴听到动静,凑过来,居高临下问葛凯倪:“喂,你今天去不去,一天四十呢,一个月去八天吧,算下来比我爸一个月都挣得多。”

    “不想去,”沃琳摇头,“就昨晚阿姨想吃人的样子,这才过去一晚上,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再说,我还没有考虑好以后还要不要去。”

    “去哪儿,去哪儿?”有热闹的地方,永远少不了八卦王张可欣。

    “就是沃琳教的那个高三学生家里呀,巴拉巴拉……”秦琴把昨天两人的遭遇说了一遍。

    “哦,我说嘛,昨晚你们俩回来咋有点不对劲呢,原来是为这事呀,”张可欣很爷们地手一挥,“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就是不让咱们去家教了吗,谁离了谁还不活了呢!”

    “嗤——”沃琳调侃,“我说欣爷,我们俩没事干,是既没了家教,也没有家属,您老人家怎么大周末的也在宿舍里干耗着呀,这可不符合欣爷您的作风。”

    张可欣把脑袋缩了回去:“说什么呢,往常天这个时候我不也在宿舍里睡懒觉?”

    “哈哈,被我说中了吧,要不你躲啥,”沃琳幸灾乐祸,“说吧,有啥要姐姐我帮忙的?”

    张可欣半天没回应,沃琳心里嘀咕,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这家伙真有事?

    刚要再问,张可欣幽幽道:“他说我整天就知道和男生斗游戏,不思上进。”

    “你男朋友是这么说你的?”沃琳问。

    张可欣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也只有她说起男朋友的事,才会这么说话。

    老半天没听到张可欣吭声,看来沃琳是猜对了。

    秦琴使劲把拖把往地上一顿:“他到底有没有良心呀,你老是往男生那边跑,还不是为了他,啥时候见他勤快地往女生这边跑过。”

    说什么斗游戏是不思上进,这不过是借口,他追张可欣的时候,张可欣就喜欢和男生斗游戏,那时候的他怎么不说张可欣不思上进。

    沃琳问张可欣:“赵教授是不是说了什么?”

    前天晚上张可欣说过要陪男朋友去教量子力学的赵教授家,是不是因那事闹了矛盾。

    “赵教授说他没有学量子力学的天赋,”沉默了一会儿,张可欣接着说,“说他再努力,也是没用的,他永远搞不通量子力学是怎么回事,不可能考得上量子力学的研究生。”

    “学量子力学还要有天赋呀,”秦琴拖地嘴还不闲着,“怪不得我量子力学考试不及格,补考也不及格,看来是我没有学量子力学的天赋。”

    沃琳扭头瞪秦琴:“别打岔!”

    这家伙在张可欣伤春悲秋的时候,说出什么考试不及格的话,这是搅屎棍子的节奏吗。

    不过想想也对,张可欣的男朋友要是量子力学考试合格,也不会有现在这事了。

    张可欣没有理会两人的搞怪,继续说:“昨天他怪我,就是因为我天天拉着他斗游戏,扰得他看不进去书,才会没有按时完成赵教授交给他的作业,让我再不要去找他。

    “呵呵,我也是看他学量子力学把他自己搞得怪紧张的,越紧张越搞不懂,越搞不懂越紧张,恶性循环,怕他把自己弄出神经病来,才拉他和人斗游戏,调剂一下精神。

    “没想到,竟被他说成是不思进取,他怎么就不想想,当初他追我的时候,是我要考量子力学的研究生,他说两个人从事同一个专业的工作,容易闹矛盾,我为了他才放弃的。”

    “你傻呗,男人的话你也信,”秦琴插话,“当初要不是沃琳轻信肖刚的话,也不会心思不在学习上,明明是最拿手的科目,竟然挂科,弄得个学位证都拿不到。”

    沃琳抬手摸起桌子上的书朝秦琴砸去,咬牙笑骂:“小屁孩,说的好像自己是个恋爱专家一样,有本事你拿出自己的经历来,别老拿我的事举例说明。”

    秦琴躲开砸过去的书,淡定地捡起放好,继续她的一套论调:“专家从来都是拿别人的事举例,你见哪个专家拿自家的事到处说的,真要是那样,还怎么称为专家,还怎么混下去。”

    两人一唱一和地耍宝,张可欣安静地躺着。

    勤劳的小蜜蜂秦琴,在寝室和水房间来回穿梭,沃琳躺在床上看书,两人没有谁试图安慰张可欣一句话,任由张可欣时而瞪着天花板不动,时而絮絮叨叨说起她和男朋友之间的事。

    沃琳是过来人,明白失恋的滋味,她也明白对于刚刚失恋的人,你说再多都听不进去,她总会找出理由来反驳你,你只要看着她不出事就好,等她冷静下来再做开解。

    一上午的时间过的很快,中饭时间到。

    秦琴站在沃琳的桌子上,盯着张可欣的后脑勺,一本正经地问:“欣爷,我发了一笔横财,说吧,你想吃啥,我伺候欣爷您在床上用膳。谁离了谁都能活,可你离了我就得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