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39章【毕业季】 大学就是小社会
    沃琳抬脚踢上铺床板:“喂,千年难遇啊,秦琴主动请吃饭,这一辈子可能就这一回,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机会不能错过啊,抓紧时机啦!”

    “你个白眼狼,”秦琴的胖脚丫子悬在沃琳头顶,恶狠狠道,“什么叫我这一辈子就这一回主动请客,每次放假回来我带的山珍都是谁吃了?”

    “我要吃发菜蛋饺,紫五加米饭,喝杂菌汤。”张可欣带着浓浓的鼻音,抽噎着提要求。

    沃琳吓了一跳:“哇哦,欣爷,您啥时候练了匿息法,我就躺你下面,愣是没听到你哭,连点动静都没感觉到,改天你教教我,让我也吓人一回。”

    “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弄。”秦琴三两下蹿下桌子,一溜烟儿不见了。

    沃琳叹息:“贵妃娘娘,您这也太为难秦琴了,虽说她一次性补了四年的工资,可钱还没拿到手呢,发菜那么贵,紫五加不是随时有的,杂菌她肯定给你弄纯天然的。”

    秦琴不明说,沃琳也知道秦琴所谓的发横财,就是和那家单位签合同所得的工资补贴。

    以赵可欣的八卦王性质,还有全系的学霸地位,只要和系里能扯上关系的事,没有她不知道的,所以即使秦琴和沃琳都没有跟张可欣提过,张可欣也绝对知道这笔横财的来历。

    张可欣要的这几样东西,都是秦琴家乡的特产,每次寒暑假回来,除了发菜外,秦琴都会带几样特产来做给她们吃,其中就有各种山珍,都是秦琴姐妹几个自己采挖的。

    据秦琴说,有发菜的地方离她们家比较远,而且发菜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挖到,她们姐妹也就只在山里采些山珍,除了卖钱给家里多些收入,再就是让秦琴带来给同学尝尝。

    开学有一段时间了,秦琴带的山珍早已吃光,张可欣现在提出要吃,秦琴这应是去找老乡了,看谁手里还有山珍。

    人家不远几千里带过来,能留到现在还没有用完,肯定是留着有大用,不会轻易给秦琴,仓促之间要想弄到手,只有出高价了。

    而秦琴手里除了学校发的生活补贴还剩几块钱外,再就是昨晚邵祖祥给的四十块钱,买齐张可欣说的食材根本不够。

    刚才秦琴走得急,没有朝两人借钱,秦琴又是有名的穷娃,空口白牙地朝别人买东西,还不知怎么被人为难呢。

    是谁说千金难买老乡情的,秦琴和仇敏可是同处一室的老乡,插起刀来更方便。

    张可欣忘了抽噎:“这个我没有想到,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下去追呀!”沃琳起床换衣服。

    她说的是她自己,不过张可欣的动作比她快多了,直接从床上蹦到桌子上,打开抽屉抓出钱包,跳下桌子,脚随便往鞋子里一插,就要跑。

    “等等,”沃琳喊她,“你就这样子跑出去?”

    “随便啦!”张可欣扔下三个字就跑掉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沃琳由喷笑变为大笑。

    张可欣昨晚上床就没换衣服,睡了一晚衣服滚得皱巴巴的,头发乱糟糟得跟鸡窝一样,还不知哭了多久呢,眼睛红肿,脸也没洗,这个形象跑出去,别人会不会以为张可欣疯了。

    可以理解哈,因失恋而发疯的事,又不是只有新闻里有。

    小懒掀帘进来,一只手捂脸,五指张开,一双大眼笑盈盈看着沃琳:“哎哟,你这是要换衣服呀,怎么也不关门,大四的学生都这么开放吗?”

    说着话,另一只手顺手把门关上。

    沃琳边换衣服边问小懒:“秦琴去找过你没有?”

    秦琴和小懒不是老乡,可两个人家乡的特产有些类同。

    “没有啊,我看见她去罗玲寝室了。”小懒过来给沃琳整理衣服。

    “你自己先玩啊。”也没管衣服整不整齐,沃琳跑了出去。

    罗玲每次假期回校带的特产比较多,除了送给关系好的人尝鲜的,其他的都是以比市价便宜的价钱卖给了本地学生。

    秦琴还真在罗玲的寝室,桌子上放着几个打开的塑料袋,里面都是各种菌菇,所剩不多,不过保存的还不错,在南方春天潮湿的环境下,这些菌菇没有一点霉味。

    寝室里就三个人,秦琴正在一样样挑选菌菇,张可欣手里捏着钱包坐在凳子上,罗玲站在张可欣身后,正给张可欣梳头。

    罗玲的动作很温柔,声音也温柔:“就这些了,要不你们干脆全要了吧,你们马上要毕业了,买些个送给老师和同学,留个念想,卖掉的那些,都是毕业生买走的呢。”

    张可欣有些动心:“这么多,肯定很贵吧?”

    “不贵,”罗玲不放过机会,“说实话,都是些底子了,你也能看到,下面有不少碎渣,这个样子卖不上价钱,咱们又这么熟了,就按平时价钱的七折给你。”

    不等张可欣还价,她自降价:“算了,五折吧,早早出手,我早早省心。”

    张可欣问秦琴:“怎么样,这个价钱贵不贵?”

    秦琴把挑好的菌菇放在一边,问张可欣:“你买这么多干什么,真要送礼呀?”

    “看你说的,”罗玲呵呵笑,“别人送给老师那叫送礼,张可欣送给老师那叫情谊,张可欣可是全校有名的学霸,只靠学习成绩就能分个好工作,哪里用靠送礼。”

    沃琳在门外听了半天热闹,这个时候走进去:“嘿,怪不得罗玲你能发财呢,就你这巧嘴儿,天生是做生意的料,不过今天张可欣的脑子被门挤了,等她清醒了绝对照顾你的生意。”

    “哈哈,”被沃琳拆台,罗玲也不生气,“真羡慕你们寝室人的关系,嘴巴上损了点儿,却是真心互相关爱,哪像我们寝室的人,不算计别人就不错了。”

    张可欣这形象,再痴笨的人都看得出有问题,何况罗玲是个人精,不过罗玲很聪明,她收集各种信息换取自己的利益,却不是每次都直接问。

    像张可欣这种情形,罗玲会迂回打听,而且绝不惊动张可欣。

    “这很正常呀,谁让你们一窝子全是同行,学校就只有这么多人。”沃琳耸耸肩。

    据沃琳所知,罗玲的寝室刚开始只有罗玲一个人做生意,后来同寝室的人受罗玲启发,也学着做起了小生意,再后来,就成了现在这种同室相争的局面。

    刚上大学的时候,老乡里的老生告诉新生,说大学就是个小社会,以后你们就知道了,那时沃琳还好奇小社会是什么意思,四年下来,她不止一次把老生的话也说给后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