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43章【毕业季】 上楼总比下楼容易
    任性的后果,就是接下来几天的肌肉僵硬酸疼。

    “哈哈,我觉着你的腿根本不用打弯,直接蹦下去好看些。”

    “然后再往脑门上贴张黄符,更加帅气。”

    沃琳在前面龇牙咧嘴地下楼梯,秦琴和张可欣跟在后面,你一句她一语看笑话。

    沃琳回头瞪两个人:“没问题,等晚上熄灯后,你们将睡没睡时,我会蹦给你们看。”

    “哈哈哈哈,我们绝对等着,你可不要说话不算数哦。”

    “我会早早准备好音乐,等着你表演给我们看。”

    实在是走得费劲,沃琳干脆腿真的不打弯了,双手撑着扶手,一阶一阶往下蹦。

    “哈哈哈哈——”秦琴和张可欣这下笑得更是恣意。

    来往上下楼梯的人,都投来好奇好笑的目光,有认识沃琳的,也会凑趣开几句玩笑。

    从四楼下到一楼,出了一身大汗,闻着身上的汗味,沃琳有种回去换衣服的冲动。

    想想而已,现在只是下寝室楼,等她直着腿挪到系实验楼,还有六层楼要爬呀,时间都用到路上了,还干不干活啦。

    让秦琴和张可欣前面先走,沃琳自己一个人努力往前走。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偷懒,要是还能坚持每天跑步,恢复起来更快。”常桦在身后一本正经慢悠悠道。

    “哈哈哈哈。”努力压抑的笑声,不用看也知道是成泽浩发出来的。

    “咝——”沃琳本来想杠这两个看笑话的家伙几句,结果一激动,腿猛地比抽筋还疼。

    “哈哈哈哈,”成泽浩也不憋着了,直接开涮,“你说那些拍僵尸电影的导演,怎么就不到咱们学校挑人,这里有个人再合适不过,本色出演呀。”

    沃琳自己也好笑:“你们又不是第一个笑的,谁爱笑就笑呗。”

    成泽浩觉着好玩,学沃琳走路,常桦悠哉游哉跟随沃琳的节奏。

    学了没多远的距离,成泽浩耐不住了:“等你走到,实验楼都该关门了。”

    沃琳撇嘴:“你走你的呗,我又没要你陪着我。”

    “走就走!”成泽浩又学了沃琳几步,然后大步加速走远了。

    “你也不用管我,平路,我没事。”沃琳让常桦也先走,她想快也快不起来。

    “没事,学校就只有这么大,能有多远。”常桦依然不疾不徐随着她走。

    两人一路说着各自的试验课题,时间倒也没觉着过得慢。

    实验楼前有一段很长的楼梯,两边没有扶手,只有种着四季青的花池,沃琳犹豫着要不要从另一边绕路过去,走下坡路腿照样受罪,可总比下楼梯强。

    “我扶你吧。”常桦伸出手。

    “你不怕别人看见?”以前她搂着他胳膊的时候,都是在偏僻的地方,只要听见有人声,他抽出胳膊的速度比刮风都快。

    “照顾老弱病残,是每一个公民的职责。”常桦的手没有收回去。

    好吧,自己在路上耽搁的时间确实已经太久,也顾不了许多了。

    沃琳把常桦的胳膊端平,撑住常桦的胳膊当扶手用,斜着身子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挪。

    胳膊毕竟不是真的扶手,没有那么稳当,沃琳要用的力气要比撑着真正的扶手多得多,下几个台阶,沃琳就要休息一下。

    常桦自己也费劲,每次沃琳休息,他就转到沃琳另一边,换条胳膊给沃琳用。

    “喂,你俩磨磨唧唧干啥呢,干脆抱下去不就得了。”汪邵明站在实验室窗户冲两人喊。

    “是呀,磨磨唧唧的,咱们这实验还做不做了?”于毅一本正经凑热闹。

    其他人听见两人的喊声,也从各自实验室的窗户探出头来,看着常桦和沃琳起哄。

    沃琳此时累得又是一身大汗,闻着自己的汗味,她让常桦先走:“不用管我了,已经下了一半,腿也适应了,剩下的台阶我自己下得去。”

    常桦不动声色:“那些家伙都是吃饱了撑的,你专心下楼梯。”

    没起几句哄,意犹未尽的同学们就被各自的带课老师叫了回去,沃琳松了口气。

    虽说她不至于脸皮薄到经不起起哄,可这种情况下万众瞩目的感觉,也不是好玩的。

    两人都没再说话,一心一意下楼梯。

    下了最后一个台阶,沃琳松开常桦的胳膊,长长呼吸一口气,惹得常桦呵呵笑。

    “以后还真不能任性了,自找苦吃。”沃琳自己也觉着好笑。

    “你昨天到底是为什么呀?”常桦轻声问。

    “因为你呀!”沃琳半认真半玩笑。

    “因为我?我怎么了?”常桦一头雾水。

    “没事了。”沃琳不想解释,这种事也解释不清楚。

    常桦追问:“你们女孩子就是喜欢把心事藏着掖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我哪里做的惹你不舒服了,害得你连命都不顾了?”

    昨天沃琳反常地跑了16里路,他的表现轻描淡写,其实心里也是紧张得要命.

    也不知是谁喜欢把心事藏着掖着,我可是什么话都给你说,就连当初你问起和我和肖刚之间的事,我都没有瞒着你,沃琳腹诽。

    她那时才接触肖刚没多久时间,只是和其他女孩子一样,被肖刚的外表和多才多艺吸引,把肖刚当做梦中的白马王子,有崇拜,有幻想,但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和肖刚真正有了纠葛的时间,已是大二第二学期,那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肖刚对她,和对别的喜欢他的女生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因为她的土气,对她存着更多的鄙视。

    只是那时的她,和其他女生一样,即使感觉到了肖刚的不屑,也刻意无视。

    她大三,肖刚大四,大三第一学期,肖刚对她还是若即若离,第二学期才正式和她交往。

    而她在明白常桦对她的心意时,也是她和肖刚开始有纠葛时,那时的她心里明白自己和肖刚的不可能,也对常桦有好感,很多次回应常桦的心意。

    可是常桦太小心,什么心事都藏在心里,她也很小心怕吓跑常桦,但她除了对常桦的心意没有直说,其他的什么都不瞒着常桦。

    而常桦给她的感觉,像处惊不变的导师,像看破世事的哲理家,像高高在上的救赎者。

    唯一不像的,是想要恋爱的男生,稍微露出一点点迹象,他都赶紧做弥补以掩盖。

    “以后我不会逞强了,咱们赶紧进去吧,还要爬楼呢。”沃琳先往实验楼门口走。

    自我安慰:“还好,上楼总比下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