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45章【毕业季】 安宁相伴
    晚自习时间,教室和图书馆都灯火通明,洗过热水澡的沃琳,浑身舒泰,就连腿都没有那么难受了,她侧身一步一步挪下女生楼,就着教室和图书馆的灯光,朝足球场走去。

    足球场没有灯,教学楼和图书馆离足球场都不远,就着这两处映射过来的灯光,能大致看清足球场的情景。

    晚上暗淡的光线下,足球场成了谈情说爱的场所,也有夜跑的学生。

    沃琳走上跑道,试着加快走路速度,稍一加速,她的腿就涨疼得难受,但她咬牙忍着。

    H市阳历四月的天已经热起来,晚上会凉爽一些,不过沃琳因走得费劲,才走完一圈,脸上的汗已顺着脖子流进衣服里,痒痒的。

    她撩起T恤擦掉脸上的汗,又用手在衣服上摸了一圈,让T恤吸掉身上的汗。

    好在光线不好,别人看不清她这个动作,要是白天她可不敢。

    再次加快速度走了一圈,感觉双腿肌肉没有那么紧张了,沃琳开始试着慢跑。

    “咝——”才跑了两步,沃琳就被迫停下来,疼。

    她不甘心,再次快步走路,然后是慢跑几步。

    就这样走走跑跑,她努力坚持,渐渐地慢跑的时间持续的越来越长。

    一圈下来,她已经可以不间断地慢跑。

    跑了还不到两圈,感觉腿越来越重,随着她的呼吸,肺也疼得一抽一抽。

    她很想停下来,不过经验告诉她,只要撑过这个劲,肺疼的现象一定会消失,至于腿会不会好一点,她不能肯定。

    “适度锻炼可以有助于恢复,小心过犹不及。”常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听脚步声,和他一起的,还有他万年不变的影子,成泽浩。

    沃琳冲两人摆摆手,示意她知道他们来了,继续跑。

    那两人闲庭信步般不疾不徐跟在沃琳后面,和沃琳的距离保持不变。

    又跑了两圈,沃琳的肺倒是没感觉到疼了,腿却实在是拉不动了,她改跑为走。

    此时走起路来,比之前要轻快一些。

    “你这么拼命,小心明天下不了楼梯。”常桦稍一加快步子,就赶上了沃琳。

    “不是你说的吗,只要坚持锻炼,腿会恢复的快些,现在又来说反话。”沃琳没有停下。

    成泽浩打哈哈:“他说的话你就信呀,你也太好骗了,男人的话十句有五句不能信。”

    “那是说的你自己,”沃琳撇嘴,“博弈可没有你那么花花肠子,从来不骗我。”

    常桦乐呵:“哈哈,原来我在你的心里这么重信义。”

    沃琳说的很认真:“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除非你真的骗过我。”

    她这话由心底而发,她的印象里,常桦很多话都藏在心里,但只要说出的话,从不作假。

    “所以,你就来跑步了?”常桦问道。

    “对,”沃琳肯定常桦的说法,“坚持锻炼会好得快,其实这样的经验我也有,可要是没有你的提醒,我可能不会来。”

    “所以我的话还是有分量的?”常桦再问。

    “你的话我从来都信,也会按着去做。”沃琳再次肯定常桦。

    “呵呵,看来我的话还是有点重要。”常桦仰头。

    漫天的星星在灯光的干扰下,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完全不似乡下老家的夜晚清亮。

    他把视线转向碧翠山,夜色下的碧翠山,像伺机捕食猛虎一样,随时准备扑向猎物。

    “你不知道吗,你的话在我这里一直都很重要。”听到沃琳一而再认真的口气,常桦的视线又转回到沃琳脸上。

    “咝——”成泽浩捂住半边脸。

    “你怎么了?”常桦问他。

    “没什么,牙疼!”成泽浩把手从脸上拿开,“你们聊,我看看那些人在干什么。”

    足球场中间有一群人,嘻嘻哈哈,里面有他熟悉的声音。

    离沃琳和常桦稍远一些,成泽浩放慢脚步,那两人说情话怎么就不避着我,好酸呀!

    成泽浩一走,沃琳和常桦倒没有话说了,两人并排沿着跑道继续走。

    走到足球场另一边,沃琳打破沉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出来时没跟别人打招呼。”

    常桦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我去你们寝室找你,寝室只有仇敏一个人,说她从图书馆回来时碰见你,应该是往足球场这边来了,不过你没有看见她。”

    “呵呵,”沃琳笑问,“说话这么小心,怕我误会你和仇敏?”

    “没有,”常桦也笑,“我只是想把事情说明白点。”

    “以前我说仇敏找你有事,其实一直都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对她的心思。”

    “我对她没有心思,就是普通同学关系而已,我已经告诉你很多遍。”

    “哈哈,看把你急的,我的理解也是这样的啊,你对她的心意就是同学关系,不过她对你可不一样,她是真的喜欢你。”

    “那是她的事,跟我没关系。”

    “哦?你就不怕伤了人家女孩子的心?”

    “你不是说,我的话你都信吗?”

    “信,都信!”

    两人相视一笑,没再说什么,沿着跑道继续漫步,像以往很多次一样,享受着夜幕下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