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50章【毕业季】 玩游戏我是行家
    “欣爷,您是不是玩家里蹲上瘾了,要不就是瓤子被换了?”

    又是一个失败的夜晚,沃琳和秦琴从实验室出来,秦琴去找老乡有事,沃琳先回了寝室。

    进门看到张可欣在擦头发,张可欣这是已经洗完澡准备睡觉了,沃琳忍不住调侃。

    上次张可欣说她男朋友让她别再找他,为此还哭了一场,沃琳和秦琴都以为张可欣失恋了,秦琴还应张可欣的要求,买了家乡特产的菌菇做杂菌汤,结果汤还没熬好,张可欣已经和男朋友和好。

    不过自那以后,张可欣很少再去男生楼,倒是她男朋友来女生这边勤快一些。

    开始时沃琳和秦琴都怀疑,是张可欣为了将就男朋友的要求,才不去男生楼找人斗游戏。

    搞得沃琳差点以为,恋爱中的女人都像她当初和肖刚恋爱时一样,为了让对方高兴,失去了自我,骄傲如张可欣,都难以脱俗。

    后来发现不对,那男生来她们寝室太勤快了。

    以前那男生一个学期都来不了她们寝室两次,那次以后,那男生几乎每个周末都来,白天晚上往这边跑,张可欣要是不在寝室,那男生会很紧张。

    而且,男生每次来都特别殷勤,不止买了一大堆零食,还对张可欣有求必应,这哪里像张可欣将就他,分明是他在讨张可欣的欢心。

    “以前是我太傻,以后不会了。”张可欣在沃琳和秦琴的追问下,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即使她改变策略,也不至于突然变成宅女呀,这不像张可欣的性格。

    “你的瓤子才换了呢,”张可欣反驳,“一个病怏怏从来不主动锻炼身体的人,突然每天出去跑步,没有鬼才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跑步的时候在约会。”

    “这你可就说错了,会是会了,不过没约,这叫默契,懂吗?”沃琳拿衣服准备洗澡。

    无意间看到张可欣桌子上的书,瞬间有些明白:“你这是要帮他考研?”

    一直以来,张可欣都在帮男朋友和赵教授牵线搭桥,她自己所学也倾囊相授,就是为了让男朋友顺利考上研究生。

    如果张可欣自己把考研的资料融会贯通,再灌输给她男朋友,也是可行的。

    就像成泽浩比喻的,那男生的变通力不行,但记性很好,靠死记硬背记住知识点,然后照搬上试卷,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不是帮他,是我自己考。”已经被发现,张可欣也就不瞒着了。

    “可你怎么不去图书馆看书啊,寝室来来往往的人多,多闹腾呀?”

    “不管去图书馆还是去教室,他都能找得到我,只有在寝室,有宿管阿姨在,他进不来。”

    “他是不是不知道你准备自己考研呀?”

    “我不会让他知道,也没必要让他知道。”

    “你们俩,还没有和好?”

    “不可能了!”

    “那你干嘛不直说,他周末也就没理由来打扰你了。”

    “心存幻想对他有好处,我之前是怎么付出的,他也应该学会。如果不是为了考量子力学的研究生,怕是他不会认识我算老几。”

    “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不是在报复他,是在折磨你自己。”

    “闲着也是闲着,玩游戏我是行家。”

    沃琳卡壳,在她、秦琴、张可欣三人里,她的嘴巴是最笨的,认真辩论起来,她很少赢。

    “不用担心,”张可欣反过来安慰沃琳,“我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是不想多事而已,毕业后大家各走各的,世易时移,也就无所谓分手不分手了。”

    “你好自为之吧,反正我也说不过你。”沃琳的心里有点沉重。

    单纯做一个实验有些枯燥,经常钻入死胡同,沃琳有时会参与秦琴的实验,为了晚上能在实验室多呆一会儿,沃琳已改为早上跑步,晚上回到寝室就可以直接休息,她找好衣服去水房洗澡。

    等沃琳洗完澡回到寝室,张可欣桌子上的书已不见了,张可欣趴在床上玩游戏。

    “你不要告诉秦琴我要考研的事,我不想解释来解释去,心累。”张可欣嘱咐沃琳。

    沃琳叹气:“唉,知道了,你说你何苦呢,瞒了对手瞒自己人。”

    张可欣没有吭声,沃琳拿了本书上床,还没看完一页就睡着了。

    于毅的实验报告已优化组合完毕,汪邵明照猫画虎也写了一份,沃琳和秦琴还在做实验,两人也不能先把实验报告上交,汪邵明偶尔会来实验室看进度。

    毕竟四人是一组,而且蓝教授说了,这个实验必须是合作实验,真正认真做实验的人还没有出实验结果,他们的实验结果又是哪里来的。

    闲着的时间,汪邵明和于毅也不是没有收获。

    汪邵明在米饺店打工,顺带学会了米饺的做法,兴致勃勃说自己将来有钱了要开米饺店。

    于毅带着女朋友游山玩水,尽兴没尽兴不知道,花光了这学期的生活费倒是事实,他女朋友检查出已怀孕,被他暴脾气的爸爸知道,把他狠命揍了一顿。

    那女生自动退学,和于毅在学校外租了房子。

    女生家里还不知女生怀孕和退学的事,于毅自己的生活来源被家里掐断,被逼无奈,于毅同时找了几份兼职,其中有一份是和汪邵明在同一家米饺店打工。

    沃琳和秦琴听得瞠目结舌:“这也行?”

    “行不行的都已经发生了,”汪邵明用大肉手揉揉他的大脑袋,“看来男人长得好看也不完全是好事,幸亏我长得不好看,安全。”

    惹得沃琳和秦琴哈哈大笑:“你这话可别让于毅听见,小心他宰了你。”

    “嘿嘿,我才不怕呢,我就是当着他的面这么说的。”汪邵明一脸贼笑,“他说他也后悔长得太好看了,要是长我这样,既省心,又省钱。”

    这话惹得沃琳和秦琴又是一通大笑,蓝教授进来问她们笑什么,两人指着汪邵明:“这家伙说他学了一种魔术要表演给我们看,还没开始呢,道具掉进下水道里了。”

    这个时候的大学风气还没有那么开放,大学生谈恋爱学校默许,但致人怀孕就是非常严重的事了,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于毅的事,于毅绝对没有好结果。

    沃琳和常桦说起这事,常桦告诉沃琳:“其实系里早知道这事了,只是马上就要毕业,系里不想多事,系主任庆幸当初没有答应那位教授,否则连累的就是学弟学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