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52章【毕业季】 联谊舞会
    四人到了舞厅,舞会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而且今天人特别多,有本校的熟面孔,也有不少外校的学生,沃琳还看到了经常来女生楼推销衣服的那两个铁路技术学院的女生。

    “哇,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该不会有联谊会吧?”张可欣夸张地惊叹,跑去问主持人。

    很快她就跑回来:“还真是呢,是咱们H大和H市另外三个院校搞联谊,师范大学,铁路技术学院,还有建筑科技大学。”

    不知是兴奋地,还是舞厅里有些闷的空气所致,张可欣的脸通红,语速有些快:“我要去看看有没有熟人,很久没有这么热闹的玩过了,哈哈。”

    说完,三钻两钻,张可欣的身影就淹没在人群中,即使她那大红色的衣服再显眼,因为人太多,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她。

    爱热闹的秦琴也有些兴奋,眼睛左瞟右瞟,很显然在找熟人,她在本市其他院校还是有几个关系不错的老乡的。

    沃琳好笑:“想去就去吧,不用假惺惺地陪在我们身边,人在曹营心在汉,这样的人我们不欢迎,早走早清净。”

    被沃琳戳穿心思,秦琴脸不红心不跳,装憨:“嘿嘿,不是我不够意思,实在是做为东道主不尽地主之谊,怎么也说不过去吧,那我去了哈!”

    几个闪身也不见了人影。

    “你要不要也去找老乡玩?”沃琳和小懒几乎同时问出声。

    两人相视而笑。

    沃琳抢先开口:“你也知道我这人的性子,不是特别合得来的人,我不会主动去找人家玩,所以四年了,也就只在窝边转悠,你倒是经常和老乡搞联谊,今天怎么说咱们也是东道主,要不你也去找老乡玩吧,以我的舞技,绝对会玩得很开心。”

    小懒摇头:“没心情。”

    “行,那就咱们自个儿好好玩,”沃琳作出邀请的姿势,“公主,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嗯——”小懒扬起下巴,高傲而矜持地把手伸给沃琳,沃琳牵起小懒的手进入舞池。

    两人还没跳几步,就都绷不住表情,压着声音喷笑而出,沃琳笑得豪爽,小懒笑得轻柔。

    笑声加上音乐,小懒的心情渐渐好转,人也慢慢放松下来,两人说说笑笑连着跳了几曲。

    沃琳跳男步,体力消耗比较大,几曲跳下来,有些气喘,她拉着小懒的手走出舞池,想找块空地站着休息会儿。

    人多,座位有限,两人又是从舞池中央出来的,等她们到了舞池外,早已没了座位。

    有个男生施施然走过来,对两人道:“我那边有座位,一起过去坐吧。”

    话是对两人说的,视线却停留在小懒一个人身上。

    这人沃琳认识,是害得小懒在公园独自一人看星星,在草地上睡了一晚上的管理系男生,沃琳每想起那晚就后怕不已,幸亏小懒没有出事,出了事她会歉疚一辈子。

    这个男生,也是在小篮球场看着沃琳和小懒一行人走远,回寝室去换了衣服赶过来的人。

    后来小懒告诉沃琳,男生的名字叫刘晟。

    对于和自己不相干的人,沃琳即使当时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转头就会忘掉,而刘晟这个名字,沃琳却记住了,因为她联想到了肖刚。

    “你来干什么?”本已心绪平静的小懒,看到刘晟时脸色突然变得难看,声音有些不稳。

    “今天这么大的舞会规模,我也来凑个热闹。”刘晟声音淡然。

    说话的时候刘晟已经走到小懒的另一侧,小懒为了不被他碰到,尽量往沃琳这边挤,从外人的角度看,很像是沃琳和刘晟把小懒夹在中间朝一个方向走。

    走没多远,身边有两个男生从座位上站起来,却又守着座位不被别人趁机占掉,直到刘晟让沃琳和小懒坐下,他自己也坐在了旁边另一个男生让给他的位置,三个男生才走开。

    沃琳问刘晟:“刚才那三个人,是你特意让他们在这里占位置的吧?”

    那三个男生虽然全程没有和刘晟说话,可从他们和刘晟的眼神交流中,沃琳可以断定,刘晟为了这三个位置,处心积虑。

    刘晟看了眼有点心不在焉的小懒,没有否认:“真是善解人意呀,连这个都瞒不过你,没错,我们是一起进来的,其实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哥们,现在只他们三个派上用场,他们三个负责守在这里伺机占位置,我负责满场子找你们。”

    善解人意?沃琳心里嗤笑,这个词此时在她的耳里不是夸奖,而是讽刺,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宁肯胡搅蛮缠,也不去做一个什么善解人意的人。

    她跟肖刚在一起时,都是她处心积虑替肖刚占位置,唯恐肖刚因累着而有损仙子的形象,却把自己活到了尘埃里。

    “小懒心情不好,也是因为你吧?”沃琳懒得兜圈子。

    刘晟承认,“是,我想通了,不管是凉薯,还是苹果,好儿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我想和好儿和好,这几天我都缠着好儿,可能是我把好儿逼得太紧了。”

    他环视一圈,接着道:“好儿知道,我从来不跳舞,可是我今晚不得不来,今晚人太多,怕是有社会上的人趁机混进来,我不放心。”

    “社会上的人?”沃琳也环视一周。

    这会儿舞会已经到了高潮阶段,人比她进来时还要多,而且光线太暗,近处的人还勉强看得清容貌,稍远一点就有些模糊了,一时根本分不清学生和所谓社会上的人。

    不过沃琳相信刘晟不是危言耸听,刘晟的担心是有根据的。

    H大是H市最大的大学,只有校门,没有围墙,虽然门房有看守,那也只是个摆设而已,校外人员要是有心进入H大,根本不费什么事。

    大一开学时入学教育课上,校书记说过一句话:“火车好坐,H市难过”。

    意思是H市的治安特别乱,火车经过H市时都要特别注意防范,火车一靠站,就有人公然上车抢劫,旅客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货车跟经历过一场浩劫一样,损失严重。

    而且当年沃琳才一入学,就被老生告诫,没事不要独自去人少的地方,学校失踪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了,你就可能是下一个大白天就丢了的人,尤其是女生。

    校外的混混进学校寻衅闹事几乎每年都有,舞厅里还曾经因争舞伴而死过人,整个H市大环境是这样,学校也拿不出有利的手段,只能一遍遍告诫学生注意安全。

    听刘晟这么说,沃琳心里也打鼓:“要不咱们这会儿就走吧。”

    小懒柔声在沃琳耳边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和他说几句话,说完咱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