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53章【毕业季】 舞厅险情
    小懒和刘晟刚走,座位就被别人占了,有相熟的人请沃琳跳舞,沃琳也不好拒绝,不过每次她跳完舞,都回到座位附近,唯恐小懒找不到她。

    “你是本校学生吧?”有个男生和沃琳搭讪。

    一句话就几个字而已,说得磕磕巴巴。

    “你是哪个学校的?”沃琳反问。

    她看清问话的人,长相清秀,比她高了一个半头,她只到人家的肩膀头,因舞厅人多,大家距离都靠的近,她和人家说话时还得刻意仰着脖子。

    如果不是皮肤太黑的话,要是给这男生换上女装,估计应该会很好看,沃琳心里偷笑。

    问话的同时,沃琳看了眼男生身后朝她探头探脑的两个小矮个。

    其实这两人也有一米六五的样子,相比于南方人的平均个头来说,并不算太低,最起码比沃琳要高些,只不过被这个男生一比,就成了小矮个。

    两人见沃琳看他们,嘻嘻哈哈玩笑说沃琳跳舞好看,男生看上了沃琳。

    男生有些不自在,自我介绍:“我叫简慷,是建筑科技大学的,今天是第一次来你们学校参加联谊会。”

    又介绍另两人:“他俩是我的同班同学,他们只是爱开玩笑,没有恶意,你别生气。”

    “对对对,别生气,我们都只不过是刁民,你不用当我们一回事,”其中一个小矮个嘻嘻哈哈凑趣,“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老大可是从来不随便和女孩子搭讪的,找你说话,说明你很优秀哟。”

    沃琳只是礼貌地笑笑,没有接这个男生的茬。

    两个小矮个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掺杂着方言发音,沃琳怕会错了意,还是不要多话好些。

    而且,简慷看起来很有素养的样子,这两人身上却带着痞气,沃琳不由起了防范心。

    简慷看出了沃琳的心思,解释:“他们并不是坏人,只不过是本地人而已,环境所致,他们沾染了一些社会人的习性,他们真的没有恶意。”

    “这么说,你是嫌我们碍眼呀。”两人冲沃琳挤眉弄眼,“我们走,你和我们老大聊。”

    两人走开,但没有离多远,舞厅嘈杂,沃琳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看他们的手势,也能断定是在对舞池里的人指指点点。

    没了那两人的搅合,简慷明显放开了,和沃琳说起话来也顺溜许多。

    大多时间都是他在说,沃琳只是礼貌地笑笑,毕竟不熟,何况沃琳心里还记挂着小懒。

    舞曲响起,简慷邀请沃琳:“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沃琳婉言拒绝:“不好意思,我在等朋友。”

    “那我不打扰了,你继续等你的朋友。”简慷礼貌地说完,去找他的两个伙伴。

    一曲舞曲结束,小懒还没有回来,沃琳不禁着急,但也不敢离开,诺大的舞场,她不知小懒和刘晟在什么地方,是出去说话了,还是就在舞厅。

    而且小懒于她从来没有失信过,小懒知道她在这里等她,应该会回来找她。

    又一曲舞曲响起,沃琳左顾右盼,希望小懒下一刻能出现。

    “小姐,我请你跳舞。”一个中年男人挡住了沃琳的视线,来拉沃琳的手。

    沃琳不由往后退:“不好意思,我在等朋友。”

    中年男人朝沃琳逼近:“我看你已经站了好久了,说不定咱们跳完舞,你的朋友就来了。”

    沃琳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继续往后退:“我朋友很快就来了。”

    “来舞厅不跳舞,那你来舞厅干什么?”中年男人步步逼近,再次要拉沃琳的手。

    沃琳的后背抵上了人,已经退无可退,

    “我请你跳舞。”她和中年男人中间突然插进了一个人。

    只来得及听见这句话,沃琳人已经被拉进舞池。

    沃琳使劲抬头,面对面是满脸不自然的简慷。

    她扭头看向刚才站着的地方,已没有了中年男人。

    几个旋转,沃琳被带离舞池边缘。

    “你叫什么名字?”简慷问沃琳。

    到了舞池中央,他没有再跳什么花样,只是随着节奏踩点。

    “沃琳。”沃琳回答很简短。

    之后简慷都说了些什么,沃琳没听进去几句,即使简慷反复追问,她回答的字也很少,基本都是以点头和摇头表示。

    舞曲结束,她站在原地,说不清是心有余悸,还是心不守舍,或是希冀小懒能来找她。

    由于人太多,舞池外根本站不完这么多人,很多人在舞曲结束后呆在原地等下一曲开始,所以沃琳这样站在这里倒是一点也不显眼。

    简慷也没有离开,下一曲开始,简慷看似很熟络地牵起她的手开始跳。

    沃琳能感觉到简慷的手有点抖,说明简慷在紧张,她以前碰到过几次这样的男生,那是因为第一次和跳舞好的女生跳舞。

    连着跳了三曲,沃琳的心神完全平复,舞曲一停就朝舞池外她等小懒的地方走去。

    简慷跟着她一起,那两个小矮个还在原地。

    “我要回去了。”沃琳向简慷告辞。

    “你不等你朋友了?”

    “不等了,兴许她觉得我不需要她吧。”

    这是沃琳今晚和简慷说的最长的句子,说完就快步朝舞厅门口走去,一刻也不愿多呆。

    她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但她没回头,出了舞厅继续走,快到女生楼时,身后的人才停下。

    拐过弯,身后的人再也看不到她时,沃琳才减慢脚步,心中莫名难受。

    她没有回头看过身后的人,身后的人说话也尽量压低声音,似乎怕惊扰到她,只从偶尔飘进耳朵里的窃窃私语中,她也知道他们是谁。

    大学四年,这是她第一次由陌生人送回宿舍区,送她的人,是简慷和他的两个伙伴。

    时间离舞会结束还有半个小时,这个时候的篮球场上比以往都热闹,有本校学生,也有外校学生,楼道里也听得见不属于这个学校的人的笑声。

    沃琳已经到了楼门口,忽然拐个弯去了篮球场,上了通往小篮球场的台阶,坐在台阶上,看着下面说笑热闹的人,感觉前所未有的寂寞。

    夜色越来越深,篮球场上的人渐渐走光,女生楼门也已经关了一半,沃琳能听见宿管阿姨在楼道里大声催促男生离开,这才慢悠悠下台阶。

    她第一时间先去了小懒的寝室,小懒已经睡下。

    “我看见你在跳舞,就没有叫你,玩得开心吧?”小懒笑意盈盈地问。

    “你怎么样?”沃琳反问。

    “他说他不会放弃。”小懒慵懒地打了个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