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57章【毕业季】 药煎好了我给你送来
    沃琳没想到简慷说到做到,真的给她送来了药方。

    在简慷说过要找他爷爷给沃琳开药方的第三天下午,也就是周一下午沃琳从实验室回女生楼的路上,进楼门前,沃琳又遇到了简慷。

    其实应该说,是简慷在这里一直等着沃琳回来。

    看着药方上那一长串繁体字写的中药名,听着简慷给她说着煎药办法,沃琳头大。

    “这里很多字我都不认得,”沃琳从心底里抗拒,脑袋直摇,“煎药方法也太麻烦,有先放的,有后放的,还有药煎好后再放的。”

    “还有一个程序,”简慷指着药方上的一味药告诉沃琳,“这个是要烧成灰,用水浸泡透,沉淀后的水兑进煎好的药汤里,喝了才管用。”

    这下沃琳更加抗拒:“还是算了吧,寝室里本来就不准开伙,这煎药的办法我又记不住,就是记住了也不煎不了,谢谢你啊,真的不用了。”

    “我可以帮你煎啊,”简慷说话的语速有些急,“我从小常帮爷爷给人煎药,你这个对我来说很简单,我可以把要煎好给你装在瓶子里,你喝的时候倒出来热一下就好。”

    “不用了,不用了,”沃琳急得脑袋直晃,“怎么好麻烦你呢,真的谢谢你的好意。”

    “没事,药方你拿着吧,”简慷拔腿就走,“药煎好了我给你送来。”

    “喂,真的不用了。”沃琳朝简慷的背影道,“药方我会留着,有条件了我自己煎。”

    简慷朝她摆摆手,大长腿迈的更快,很快拐过弯看不见了。

    “这人是谁呀?”张可欣缩回探出去的脑袋,满脸兴奋。

    “刚认识的,”沃琳有些泄气,“真是的,这什么人呀,怎么就自说自话呢!”

    秦琴从沃琳手里抽走药方仔细看:“药方上有多半药我都认得,确实有治疗胃病的作用。”

    “真的?”张可欣拿过药方看,马上又还给秦琴,“看不懂。”

    秦琴劝沃琳:“要不你试试看,说不定这药真的对你的胃病有用呢。”

    “可是,”沃琳有些迟疑,“中医不是要经过望闻问切吗,他爷爷又没见过我。”

    秦琴来自深山老林,打小跟着姐姐们采挖药材换钱,对中药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秦琴都这么说了,沃琳心里也起了一点点希望。

    “有些很厉害的老中医,即使没见过病人,也能开出药方,”秦琴继续劝沃琳,“他爷爷没见过你,他见过你呀,只要他把对你的印象告诉他爷爷就行。”

    这个沃琳倒是相信,自小爸妈没少为她找赤脚医生,有时怕路途不好走,也不敢带着她,只抓回药来煎给她喝。

    “可我只跟他见过两次,都是晚上,灯光下人的样貌本来就失真。”沃琳还是心里打鼓。

    “哎哟,你能想到的,人家老中医自然能想得到,”张可欣兴奋劲高涨,“才见过两次面他就这么热心,肯定是想追你,爷爷为了帮孙子讨孙媳妇,肯定会格外小心的。”

    “说什么呢你!”沃琳锤了张可欣一拳,警告赵可欣,“你可别乱说话啊!”

    “我保证不乱说话,”张可欣哈哈直乐,“不过人家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给你送的药方,又当着来来往往的人说要给你煎药,如果这事被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你可不能赖我。”

    沃琳作势要捏张可欣的嘴,“你这张嘴就该缝上,永绝后患。”

    三人说说笑笑上了楼,一进寝室,就撞上仇敏探询的眼神。

    “刚才那个人是谁,我看他在篮球场转悠半天了。”仇敏半捂着嘴问沃琳。

    “新认识的。”沃琳问仇敏,“要不要我介绍你也认识?”

    仇敏既然这么问,肯定看到了楼门前的一幕。

    “不用了,如果有缘,不用介绍我们也会认识。”仇敏呵呵笑,捂住了整个嘴巴。

    张可欣爬上床,问:“谁下去打饭,帮我打一份蒜薹排骨,二两米饭。”

    没提名没道姓,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张可欣这是在问秦琴和沃琳。

    秦琴举手:“我,洗衣服。”

    “你吃什么?”沃琳问。

    依然没提名没道姓,依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沃琳这是在问秦琴。

    这是四年来的磕磕绊绊中,寝室里的人养成的默契,包括仇敏。

    秦琴还在想吃什么,仇敏先开口:“沃琳你也帮我打一份吧,蛋炒饭。”

    沃琳还没吭声,张可欣已经搭腔:“仇敏,你不是喜欢去食堂吃吗,今天怎么了?”

    食堂里有米饭,但没有蛋炒饭,要买蛋炒饭,得到外面摊子上,或是店里。

    “我今天有点累,不想下楼了,也想吃点好的。”仇敏半捂着嘴笑道。

    拿出钱给沃琳:“辛苦了,明天我给你打饭。”

    好吧,沃琳接了仇敏的钱,打三个人的饭是打,打四个人的饭也是打,不差仇敏这一份。

    “你等等,”张可欣出溜到地上,“我和你一块去。”

    她这风一阵雨一阵的脾气,沃琳已经习惯了,也没问她为啥突然改变主意,替还没想好吃什么地秦琴拿主意:“我给你打一份洋葱炒肉,四两米饭。”

    也不顾秦琴同意不同意,拿起饭盆就和张可欣下了楼。

    拐过弯,张可欣和沃琳嘀咕:“你有没有看书的地方,可以一个人不被打扰的那种?”

    沃琳觉得张可欣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我看书还不是除了教室就是图书馆,要不就是呆在寝室,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去别的地方。”

    突然醒过神来:“该不会,你那位知道了你在偷偷看考研的书吧?”

    “不晓得,”张可欣烦躁地摇摇脑袋,“这两天他总莫名其妙问我些问题,缠我缠得死紧,我估摸着他可能知道了,可只有你见过我看考研的书,你肯定不会告诉他,他又怎么会知道。”

    “是不是你自己透露了风声?”沃琳保证,“我连秦琴都没告诉,怎么会告诉他。”

    “我知道你不会告诉他,你和秦琴都不喜欢他。”张可欣更加烦躁,“仇敏这段时间怪了,晚上动不动就很早从图书馆回来,弄得我措手不及,不知是不是她搞的鬼。”

    这个就很难说了,仇敏是套话高手,张可欣的智商不可谓不高,可性子有些大大咧咧,自己又是个八卦王,说不定张可欣被仇敏套了话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