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68章【毕业季】 闲得无聊你怎么不去洗炭
    提溜着啤酒瓶回到宿舍,沃琳看到几个男生在和仇敏聊天,秦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秦琴去还东西了。”仇敏替沃琳解惑。

    一下子做这么多人的饺子,就秦琴一个人的厨具肯定不够,还有其他女生带了厨具的,秦琴昨晚和沃琳一块去了几个寝室借。

    “哦,这家伙也不等我。”沃琳埋怨一句,顺手把啤酒瓶放在桌子上,和男生们聊起来。

    心里奇怪仇敏今天该不会是吃错了药吧,自从秦琴和她反目,她不会管秦琴的去向。

    “哟呵,沃琳你的雅兴不小啊,嫌玩不够刺激,这是要喝酒啊!”一个男生拿起啤酒瓶。

    “这是药,不是酒。”沃琳从男生手里拿过啤酒瓶,放进了柜子里。

    这瓶药是明天要喝的,今天还没喝完的药也在柜子里,沃琳拿出来倒了一半在杯子。

    “这是什么药,是刚才楼下那个男生给你的?”另一个男同学好奇,凑过来看。

    “胃药,他只是帮我煎。”沃琳说着,拿出饭盆倒了多半盆开水,把杯子放进饭盆温着。

    想起另一半药得半夜喝,沃琳干脆把剩下一半也倒进杯子里,干脆一次喝完得了。

    “你这样行吗,会不会出问题,”仇敏忽然开口,“那个简慷有没有说过能喝这么多?”

    沃琳皱眉:“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她从来没在寝室说起过简慷的名字,应该说她从没向别人提过简慷这两个字,就连和她形影不离的秦琴都不知简慷的名字,两人每次说起简慷,都是以“他”来指代。

    仇敏半捂着嘴笑:“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名字还不容易,直接问他本人就是了。”

    见几个男生探照灯一样的八卦眼看向自己,仇敏笑得更加欢实:“简慷这个人还真实在,我说我把药帮你带回寝室吧,他还不肯,非要亲自交到你手上,说是还有话嘱咐你。”

    说到这里她话头顿住,等着沃琳接话,沃琳偏偏不吭声。

    没有得到自己预想的结果,仇敏有点失望,问沃琳:“我们刚刚都看到简慷和你在说话,是不是就是他说的嘱咐,简慷都嘱咐你什么了?”

    “是呀,嘱咐你什么了?”男生们的八卦心被吊起老高,见沃琳迟迟不回答,追问。

    沃琳哈哈笑:“想要知道他嘱咐了我什么还不容易,你们直接问他本人就是了。”

    平时的仇敏并不多话,对寝室其他人的事也不关心,今天有本班男生在,她对简慷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显然有所图谋,沃琳为什么要如了她的意。

    “哎哟,闲得无聊不八卦干什么,”男生们的兴趣未减,催着沃琳说,“大家都大四了,有点这样那样的事纯属正常,你就当闲话说,我们就当闲话听,打发时间而已。”

    仇敏也催:“是呀,毕业后说不定再没有机会这么闲聊天,你就说说呗,多个谈资而已。”

    沃琳打哈哈:“我可没有你们这么无聊,我的时间紧得很呢,喝了药我还要去实验室,这说来话长的事,还是等时间有闲余了再说吧。”

    既然套不出话来,男生们也不纠缠,又说了会儿今天发生的趣事,嘻嘻哈哈告辞。

    男生们一走,沃琳的脸马上拉下来:“闲得无聊你怎么不去洗炭,与其在我身上白费功夫闲扯淡,你还不如琢磨着怎么把炭洗白实在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