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197章【待业中】 就是故意不说
    简燧撇嘴:“什么屎呀屁呀粪呀,婶婶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你这可是在做饭呢,或者是不想让我在你家里吃饭吧,在这儿恶心我呢?”

    “嘁,装什么斯文,我说话一直就这样,你小子哪次不是吃的比谁都香。”简妈妈刀没离手,过来拿走简燧拨好的蒜,拍烂,切碎,动作一气呵成。

    简燧顾左右而言他:“叔叔抓个药怎么要这么久,是不是等我把水烧干了才来呀!”

    “放屁!”简爸爸在隔壁房间接了话,“我进这屋还没几分钟呢,你就能把一大锅水烧干,你以为你是哪吒呢,有三味真火?”

    简燧咋呼:“嘿嘿,就是水烧不干,我也会被婶婶熏死,婶婶嘴里又是屎又是尿,叔叔你们一家子平时的日子都是咋过的,天天在屎尿里头熬。”

    “滚吧你,你不就是不想烧火,相陪那妹子吗!”简爸爸端着个大碗进了灶屋,碗里是按照药方配好的药材。

    简燧起身让开烧火的位置,嬉笑:“本来就是吗,人家大姑娘头一遭来,人生地不熟的,又听不懂咱们这里的话,我带她来却不陪她,这哪是朋友做得出的事。”

    “做不出你不照样做了,自己跑过来,把她留给连普通话都听不懂的爷爷。”简爸爸从碗橱底下摸出药罐,把药材倒进里面,添好水,放进灶上专门用来熬药的灶洞。

    “我这不是怕你们有话要问我,当着她的面说又不方便吗。”简燧扔下这句话,舀了多半碗开水,端着碗小步跑没了影。

    他就是故意不说话的,他就是不想老大的爸妈知道沃琳更多的情况。

    简燧窜到简爷爷的房间,看到简爷爷一脸得意,而沃琳皱着眉头,再看桌子上的棋局,不由大乐。

    “笑什么笑!”沃琳被简燧笑得气恼,继而自己也觉得好笑。

    简燧拿着药方走后,百无聊赖的她就站在旁边看简爷爷左手和右手下棋,简爷爷打手势示意她坐在对面,把棋局的其中一方让给她下。

    沃琳有点懵,她倒是知道走棋规则,也会背口诀:马走日,象走田,车走直路炮翻山,士走斜线护将边,小卒一去不复返。

    简爷爷下棋很慢,她也看得懂,可问题是她实战经验少得可怜,以她的水平,和小朋友下棋都不一定能赢,面对年纪一大把的简爷爷,沃琳心里发怵。

    她在这里犹豫,简爷爷却不是一般的执着,也不催她,就坐在对面等,那模样,只要沃琳不接收棋局,他绝对等到海枯石烂。

    下就下,沃琳豁出去了,心想,我臭棋篓子您可不能怪我,是您非要我下的。

    沃琳本想着她和简爷爷过不了几招,简爷爷就能把自己杀得片甲不留,谁曾想,简爷爷的下棋水平似乎不比她强到哪里去,两人每走一步,都要想很久。

    最后的最后,就是简燧看到的推磨残局,简爷爷一脸得意,很明显他是故意让着沃琳,把沃琳引诱到推磨局的,而沃琳被困住,小脸苦哈哈地,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