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212章【待业中】 谁伺候谁还不一定呢
    看着爸爸走远,简慷停下割草,坐在了草垛上。

    难怪这两天简赋没去他的寝室睡,他还以为是因暴雨阻隔,简赋睡在辅导学校了,却原来是他太善解人意了,应是简燧看上了沃琳,简赋没脸见他,或是兄弟俩根本沆瀣一气。

    他去Z市那次就觉得简燧不对劲,他想过简燧和沃琳之间可能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想过简燧喜欢沃琳,但觉得可能性不大,简燧就是个混小子,沃琳很有理性,怎么会理他。

    还有简燧和沃琳一起走出他视线的那次,不知简燧是不是故意的,以和沃琳斗气的名义,先一步离开他的寝室,就是为了在路上等着沃琳,制造偶遇。

    呵呵,没可能的事还真就发生了,爸爸说得对,简燧长大了。

    简慷起身,把草用绳子捆好,背起走向山后的小鱼塘。

    天上开始下雨,开始时雨点很小,稀稀拉拉,简慷没有在意。

    雨点越来越大,简慷把草顶在头上,遮挡着砸在身上并不算疼,却让人不舒服的大雨点。

    大雨点只是下了片刻,就又变回了小如针尖的雨点,

    简慷拿下头顶的草捆子,抬头盯着小雨点,小雨点越来越密集,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成了雨丝,简慷冒着雨走向小鱼塘。

    他把草撒进鱼塘,看着水面渐渐有气泡冒出,继而是漂浮在水面的草毫无规则地乱动,然后没入水面下,接着消失不见,那是鱼在吃草,偶尔还可以看到浑浊的水里鱼的影子。

    雨丝成了雨线,简慷不敢再停留,周围都是农田,没有能遮雨的地方,他大步往家跑。

    即使有地方能避雨,他也不敢多做停留,如果雨下起来没完没了,像昨天H市那样持续下几个钟头暴雨,他就会被困住,那是最危险的事。

    一路狂奔,回到家时,简慷如从水里捞出来的溺水的人,大口喘着气,浑身水往下流。

    “刚烧了一大锅水,你赶紧洗个热水澡。”简妈妈嘱咐。

    然后手脚麻利地,先把大澡盆搬进简慷的房间,再去灶屋把热水舀进桶里,一手提着热水桶,一手提着冷水桶,把两桶水送进简慷房间,迅速在澡盆兑洗澡水。

    边兑水边调侃简慷:“现在是我伺候你,等你娶了媳妇,就是你媳妇伺候你洗澡了!”

    脑子里出现沃琳那瘦弱的身影,还有曾依依一摇三摆的身姿。简妈妈摇头:“谁伺候谁还不一定呢。”

    “妈,你说什么?”简慷在柜子里翻找衣服,没有听清妈妈的话。

    “我是说,这么大的雨,你今天回不回得了学校还不一定呢,工作那么累,就在家里多呆几天,家里不像城里天天大鱼大肉,也能让你吃饱。”洗澡水兑好,简妈妈出去了。

    简慷找好衣服,他站着的水泥地面上已是一滩水,水沿着裂缝慢慢渗进地面下。

    “谁说城里天天大鱼大肉,你没有钱,谁会给你吃肉,没有见识的村妇!”简慷嘟囔着,剥下身上的湿衣服,脚从湿漉漉胶鞋里出来,踏进洗澡盆,弯腰用水瓢舀水浇在身上。

    说是洗澡盆,其实就是个大号的洗衣盆,并不能完全装得下简慷诺大的体格,尽管简慷已经小心再小心,水还是溅出了澡盆,很快,澡盆周围不平整的地面上,形成了数个小水洼。

    简慷有些烦躁,他已习惯了学校里站在水龙头下痛快淋浴的方式,这种洗个澡还要小心又小心的事,实在是让他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