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224章【待业中】 你是怎么管他的
    “他坐不住,那他在教室里干什么,老师不管他吗?”沃琳问。

    她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自己村里上的学,小学时,班上都是自己村里的孩子,到了初中,周围村里的孩子,也都到她们村来上学,那时她才知道,有些村子的小学,全校学生都在一个教室里,由一个老师同时上课,她觉得很神奇。

    “他坐不住,老师就让他在教室最后面罚站,他站着也不老实,老是动来动去,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他从窗户爬出去又爬进来。”简慷边说边比划,声情并茂。

    “啊?爬窗户应该动静不小吧,老师会不知道?”沃琳觉得老师肯定是装聋作哑。

    “老师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是不愿理他而已,”简慷嘿嘿笑,“只要他不去招惹别的同学,老师就当没看见,也不会去他家里告状,因为告了也白告,他家里人也管不了他。”

    “没看出他小时候这么能折腾呀,是不是他长大了就静下来了,或是你管得了他,只要有你在场,他就不敢乱来,要不他怎么叫你老大呢。”沃琳猜测。

    “呵呵,还真让你说对了,我是班长,全班人都听我的,他再好动,只要见了我,他就变得老老实实的。”简慷有些得意。

    “哈,你厉害呀,小学时是班长,大学时也是班长,那你是怎么管他的?”沃琳好奇。

    简慷笑着摇头:“还是不要说了,小孩子整小孩子,还不都是那些损招,我怕说出来,你会吃不下饭去。”

    “哦,那还是不要说了吧。”沃琳没了兴趣。

    她想起在伍干事那里吃饭时,叫做梁颖的女孩说起泌尿科和肛肠科时打的比喻。

    简慷当天晚上就把酸菜炒小干鱼送了过来,沃琳尝了一口,比她家的老咸菜还咸,不像她那天在简慷家里吃的新鲜又好吃,应该是怕天气热坏得快,刻意多放了盐。

    接下来两天,简慷白天上班,下午下班后先买好盒饭,然后在H大附属中学门外等,等沃琳出来后,他和沃琳一块回沃琳的寝室吃饭,酸菜小干鱼当做佐菜。

    吃完饭,简慷煎药,沃琳或看书或备课,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本来沃琳的药按处方已喝够七天,简慷建议,既然没有及时换药方,最好还是接着喝原先的药,省得间断期间,降低之前的药效,他在家里时问过爷爷了,可以这么做。

    沃琳同意,她从小到大药喝过不少,也没少这么做过,所以觉得简慷的建议有道理。

    因为有别人在场,宿管阿姨不好拉着沃琳仔细问白天的情况,反倒觉得她自己有些碍眼,干脆让简慷把煤球炉提到沃琳寝室去煎药。

    “喝药了。”简慷叫备课时差点睡着的沃琳。

    “啊?来了。”沃琳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装着药汤的碗。

    “你可真小心,”简慷把药碗往沃琳跟前推,“晾好了我才叫你的,放心喝吧。”

    “不小心不行啊,因为着急,有好几次我把自己烫得够惨。”沃琳端起药碗一口气喝完。

    药并不苦,反倒有一种别样的甘甜,不过她已经习惯了一口气灌完药,甘甜什么的就不去细细体味了,实在是没有那个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