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296章【螺丝钉】 沃琳,你来了?
    沃医生?沃琳低头看看自己,该不会是因为身上的白大褂,小丽误以为她是医生吧。

    Z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的工作服都是白大褂,样式稍有不同,不过一般人很难从白大褂的样式区分医生和护士,而是根据头上的帽子来区别,再就是根据谈吐来区别。

    护士上班时必须要戴护士帽,医生做手术时必须戴医生帽,其他时候,戴不戴帽子随医生自己的心意。

    小丽应该新来没多久,还处于实习观察阶段,认识的人不多,更加无法准确区别医生和护士,她根据沃琳没有戴帽子这一点,断定沃琳是个医生。

    问话的对象走了,白老有些茫然,又低头开始剪纸。

    沃琳喉头一哽,白老竟然真的是在剪他自己。

    她收敛心情,笑嘻嘻问白老:“白老,你是在剪您自己吗?”

    白老打开的剪纸不止有人,人的周围还有物体,这些物体都是什么,她确实没有认出来。

    “沃琳,你来了?”白老抬头,答非所问,眼里是茫然,语气却带有欣喜。

    “是呀,白老,我来了,您剪的自己是在干什么呢?”沃琳嬉笑着问。

    此时白老给沃琳的感觉,不是曾经的一根筋,也不是曾经和她谈话如常人,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混乱,沃琳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白老的眼神,她转而看向白老手里正在剪的彩纸。

    白老没有回答,认真地剪着手里的彩纸,却不像上次沃琳陪他时剪纸那么利索,他神情苦恼而犹豫,剪刀没有像以前那样挂在食指和拇指上,而是保持裁剪的姿势半天没动。

    沃琳问白老:“白老,我能看看您的那些剪纸吗?”

    她想着,大概白老也不知要剪什么样的他自己吧,如果看了白老收起的那些彩纸,说不定她可以给白老以提示?

    虽然不肯定,总要试一试。

    白老手一甩,把剪刀倒挂在食指和拇指上,拿过枕头上的剪纸,递给沃琳。

    沃琳没敢看白老的眼睛,一个个打开剪纸仔细看。

    可能是白老在剪纸时因犹豫而不断改主意的原因,加之沃琳见识有限,她除了能看出其中的人形外,无论反复多少遍,她依然没看出除人之外的其他是什么。

    心中泄气,沃琳叹口气,看向白老,迎来的是白老的问话:“像吗?”

    到底要像什么呀,沃琳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想起走廊上的布置,沃琳问白老:“走廊上的那些挂饰剪纸都是白老您剪的吗?”

    她试图转移白老的注意力,不要再一个劲地问她同一个问题,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白老笑得跟个孩子一样,然而说出的话让沃琳想哭:“像吗?”

    “像。”沃琳点头,就当白老问的是走廊上悬垂的那些彩纸挂饰像不像了。

    “你让开。”白老对沃琳说完,自己下了床,推已经站起的沃琳到桌子边站着,“别动!”

    沃琳不明白白老要干什么,她静静地看着白老抱起枕头和被子放在桌子上,掀开床单,又掀开垫被,露出下面紧贴着床板的几张红色和绿色油光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