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朕真没想败国啊 > 第409章 入汉中子午谷
    午时三刻!

    叶庆这才从皇宫离去。

    回程的马车缓缓行使。

    轻轮滚动,反复绕着车轴而动。

    叶庆闭着眼。

    脑子里全是在御书房房里的话。

    “活着回来,朕愿立你为太子!”

    “你娘其实并不是宫女,她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有太多的人想她死了……”

    “她并没有死,只是待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到她!”

    “大周终究是我叶家的,只有我叶家说了算,有些事你以后总要面对的,朕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给你们打出一片干净的大周,你未来是太子,可愿替叶家将真正的大周拿回来……”

    “无汉中,便无大周粮仓,无汉中便无南下之路,庆儿此去需要记得完成此大任,大周的重任只有你才能完得成,勿要忧虑,你的那点小家当,朕会为你看着,没有人可以动你的东西……”

    “来跟朕好好聊聊,你对施政有什么独到的想法……”

    信息有些多。

    也有些震撼。

    叶庆都弄不清是真还是假。

    娘亲是了不和蝗人,那为何又要隐藏她。

    为何大周没有关于她的记录。

    仿佛故意被人抹去了一般。

    只有一个低贱的宫女身份,仅此而以。

    想杀她的人很多,又是谁想杀她?

    叶震真的是将他藏起来了吗?还是软禁起来?

    汉中此行,真的不是眼前看到的这一些吗?

    叶震呀叶震,倘若这些都是假的,你又何苦编出这么多的故事出来。

    倘若是真的,我又拿什么相信你?

    汉中、蜀地、九氐、南蛮百国,好大一片,好复杂的关系。

    “不管如何,此行定然是有趣的……就让我们都拭目以待吧!”

    回到逍遥王府。

    叶庆召集手下们又开了一个会,对一些安排重新做了调整。

    并再次写信交待河东的各将还有徐庶跟刘伯温。

    做完这一些,一夜男欢女爱,交锋数战。

    天亮前,武玲珑附在叶庆的耳边说了一些话。

    最后伺候叶庆起床洗漱。

    ………………

    长安的晨风很凉,初春的大地,万物还没来得急迸发它的生机。

    冻土稍加生硬。

    一支精锐骑队护着车队出了西门。

    英雄商号的彩旗迎风飘舞。

    谁敢没有想到叶庆间多百带着一只商队前往汉中。

    而不是以逍遥王或是大周使臣,天子钦差的名号出行。

    不过很快众人就释然了。

    不由的赞一声,还是叶庆厉害。

    子午谷!

    峪长六百六十里,北口曰子,南口曰午。

    是长安城通往汉中郡的唯一交通要道。

    全境分山谷、河谷、龄道、栈道等多形态地域组成。

    通过时间不仅长,而且非常难走。

    从入谷开始,便是属于汉中地界。

    自有汉中设立的关卡!

    没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关卡。

    并不是关口。

    毕竟此地距离长安可不算远。

    要立关卡也是朝廷来立。

    怎么也不会让汉中郡来立。

    “你们是什么人?进汉中有什么事?”

    守卡的汉中郡士兵例行检查。

    为了垄断汉中的贸易,张家可不允许别插足。

    所以看到叶庆等人的商队。

    立即拦了下来。

    除了汉中张家的商号可以自由通行,其它的必须获得张家的认可方能有限的进出。

    “本王逍遥王,这是我的商队,我要去南郑拜访南郑郡王世子,车上的东西都是送到府里的。”叶庆走出马车,扇子一开道:

    “怎么?你们也想检查!”

    早知道叶庆会来。

    没想到叶庆开始直白。

    守卡的汉中士兵跟守将皆拜道:“我等不敢,殿下请入!”

    叶庆走回车内!

    车队继续前行。

    很快进入子午谷。

    子午谷身在秦岭大山之中,蜿蜒曲折。

    所以进去后更显寂静。

    气温也更低。

    凉风徐徐,树木葱茏。

    走了近百里也未能见到过往之人。

    夜里露宿峡谷,烤火饮淡。

    白日车队缓行走得非常的慢。

    叶庆自己不时还要停下来,嬉戏游玩,登高而望。

    “叶庆!你这样走走停停,何时才能到南郑!”

    跟着叶庆一起去汉中的自然少不了步小梵。

    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按理应该是越早越过子午谷越好。

    在这荒郊野外的,穿住都极不方便。

    而且还有着巨大的危险。

    万一又有人出手刺杀。

    岂不是遂了别人的愿。

    “这么急着去干什么?”叶庆指着这漫山的好风光道:

    “这片风景独好,这一生都难得能来一次,不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人生不过一场梦,任何时候都要留意身边的美景,错过了,也就不在有了!”

    “额……”

    步小梵愣了一下。

    叶庆说得貌似有点道理。

    秦岭的景色确实独好。

    每过一峰,每经一山都不一样。

    越往南走,树木越葱茏,更有活力。

    枝头绿叶更多。

    “可是你的任务不是尽快将河东侯给带回长安吗?你在这路上拖得越久回京的时间也就越久,到时长安发生了什么变故你在这里也收不到消息,那不就是一个大麻烦!”步小梵就算在单纯,也知道叶庆的处境。

    逍遥府过于强大。

    崛起之快,与各势力都有所冲突。

    朝堂之中跟本没有盟友。

    在长安也没有朋友。

    有的只是敌人!

    他要是长时候与关中失去联系。

    鬼知道回去后会怎么样?

    身为一个局外人,她都懂这个道理。

    都知道这些。

    叶庆会不知道。

    心还真是大。

    叶庆笑道:“谁说我的任务是带河东侯回去了?那是天子的任务,不是我的。

    我的任务是,放松心情,游山玩水,陪着小美人你到处吃喝玩乐,潇洒快意人生!“

    “谁要跟你游山玩水了,你自己在这里快意人生吧,登徒子。”步小梵,转身便下了山,一脸的恼意。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别着着走呀喂,步姑娘听说这汉中跟巴蜀之地,物产丰富,美食原料丰富,我们一打火锅呀……”

    叶庆站在原地冲其喊道。

    步小梵差点没摔着。

    还打火锅,我把你火锅了!

    “叮!主人,大周皇帝叶震想知道你是否会半路从子午谷返回长安,如果返回又会从哪里返回,好重新部署,愿意花两千两白银作为报酬,是否售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