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支配神话 > 第十七章 奇怪老头
    炙热的阳光从天上放肆的倾泻着,毒辣的阳光掩人双眼,晒得抬不起眼皮来。

    再这样燥热的天气里,意安静的趴在草丛中,浑身上下涂抹着一种莫名的草汁,像一只猎豹捕猎一般潜伏在草丛中,充满了耐心。

    他的目标是身前几十米处的那座小水潭。

    水潭不大,但也不小,附近的动物都会来这里喝水,有虞氏部落平时的生活用水也是大多数都来自于这里。

    炙热的阳光晒在意的身上,汗水从额头滴落,意一动不动,看着前面一群身上披着鳞片的类似乎水牛的动物正在饮水。

    鳞牛,这是有虞氏部落对这种生物的称呼。

    鳞牛生性温和,看起来似乎是人畜无害,但意的心里却是十分清楚鳞牛的恐怖之处。

    它们的牛蹄可以轻易踏破数丈的岩石,力大无穷,若是发疯一般的冲撞,造成的力量相当于八十多道血纹的血纹战士全力一击。

    至于它们背后和身体两侧的鳞片则是有些鸡肋,防御力并没有增强多少,相比之下只能算得上装饰品。

    鳞牛是群居动物,成群出动,不到万不得已,意不会选择狩猎这样的危险的生物。

    成群结队的鳞牛在意眼中,他的威胁力甚至要比单独出动的猛犸还要大。

    意老老实实地趴在草丛里,眼睁睁地看着鳞牛喝水,准备等他们结束后去狩猎那些混在鳞牛群附近的动物。

    如什么野兔、山鸡、小鹿什么的,那些生物毫无威胁,最适合狩猎了。

    虽然意很想与那些凶猛的生物一较高下,但他甚至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部落的存在。

    部落要传承,必须要有足够的生命!

    那些天天净想着挑战自我,狩猎高难度猛兽的部落是不可能活的长久。

    “轰隆。”

    突然从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闷响,地壳微微颤动,仿佛如有什么庞大的生物朝着移动,意愣了愣神,身子微微卷了起来,对着身后打了个手势,开始缓缓撤退。

    他不知道来的是什么生物,但他知道今天的狩猎估计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意的动作幅度不大,生怕惊扰了什么动静从而引起注意,但还没等意退开几米,一个庞大的头颅从树林中冒了出来。

    “嗷昂!”

    一声咆哮瞬间从那道庞然大物口中咆哮而出,气势恢宏,声音大如雷霆,登时让意的身躯为之一振。

    “是异兽!”

    意下意识的望去,只见那发出咆哮的异兽生有一双漆黑的骨翼,狰狞的头颅,两个前肢长在身前,整个兽类呈站立状。

    “哞!”

    鳞牛也被这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咆哮声吓了一大跳,但等它们反应过来后,立马结队而来,死死地盯着这庞然大物,既没有后撤也没有进攻。

    那猛兽见状,狂暴的嘶吼一声冲了过来,如同一道黑色旋风,眨眼间便到了鳞牛群的秒前,对着距离它最近的鳞牛咬了下去。

    “哞——”

    眼见着那猛兽竟然主动进攻,鳞牛顿时全身肌肉紧绷,向前几步,护在了鳞牛幼崽前面,对着这庞大的猛兽发出暴虐的鸣叫声!

    “刺啦!”

    那只不幸被咬住的鳞牛被生生撕裂爆碎,猩红的鲜血登时四溅,而那猛兽似乎也不想进食,直接将鳞牛的尸体一甩,甩到了远处。

    紧接着,那只凶残的猛兽又扭过头来,朝着剩下的鳞牛怒吼着:“吼——”

    “嘭!”

    一只暴脾气的鳞牛登时朝着猛兽冲撞而去,身子狠狠地撞到了猛兽身上,猛兽吃痛的嘶吼一声后,付下身子,一口将鳞牛咬死,鲜血喷射。

    “哞!”

    剩下的鳞牛似乎也看出了自己不是这猛兽的对手,开始撒腿逃窜,朝着远处的树林中奔去。

    这数十只鳞牛造成的动静极大,几乎是让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而那轻而易举杀死两头鳞牛的猛兽似乎并没有什么伤势,方才被撞击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变化,它来到水潭边展开巨口饮水,随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树林中。

    声音渐渐远去,意原本紧绷的心跳也开始缓缓平息。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会这么厉害?

    意缓缓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来到水潭边,看着方才被那猛兽踩出来的脚印,陷入了沉思。

    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二十四年,当了十多年的战士,可从未见过这样的猛兽。

    并不是说这头猛兽的实力是意见过最强的,而是意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猛兽。

    阳野地区如果出现过这种猛兽有渔部落一定会知道,现在看起来这种猛兽应该是青南地区独有的兽类,可能出现在青南地区的核心地带吧。

    意思考了一会儿后,突然发现了一个东西。

    刚才那个猛兽....似乎并没有把鳞牛的尸体带走啊?

    登时,意开始兴奋起来,招呼身后的战士们喊道:“快出来,把这两只鳞牛带回去!”

    虽然今天危险十足,但收获还是很大的。

    一是知道了这里有一头疑似异兽的猛兽,二是不费吹灰之力收获了两头鳞牛。

    战士们在听到意的声音后,陆陆续续从草丛中跳出,大概有十八个人,开始纷纷朝着鳞牛尸体的方向走去,准备把这鳞牛尸体给抬回去。

    他们来到了鳞牛身边,正准备抬,突然听到了草丛里传来了一阵动静。

    这动静登时把有虞氏部落的战士们吓了一跳,他们连忙提起石矛,组成防御姿态,死死地盯着草丛,生怕有什么猛兽从里面蹦出来。

    “咳咳,咳咳。”

    咳嗽声突然从草丛里传出,意感到有些疑惑,扒开草丛,却见一个围着兽皮的老头趴在草丛里。

    意上前把他扶了起来,随后张嘴问道:“你是哪个部落的?”

    那老头愣了一下,随后开始说个不停:“咕噜,咕噜噜,咕噜嘟嘟....”

    在场的十九人面面相觑,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

    见此状,意犹豫一下,对着左右吩咐道:“先带回去吧,问问巫能不能听懂他说的什么。”

    与此同时,那山洞里,巫祝婴刻下了一道痕迹,算上之前的,已经有七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