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支配神话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朕知道了
    大货车上,赵仲谋心跳个不停。

    他的车后斗拉着两个已经死去两千多年的“人”。

    他们的实力在赵仲谋看来,似乎可以只手摘星辰,跟玄幻小说里的没什么区别,随随便便就可以屠戮成千上万的普通人。

    本来,赵仲谋也应该是被屠杀中的一员。

    幸好他来自中原大地,是南越武帝赵佗的老乡,侥幸逃过一命,还因此受封中郎将,成为南越国的一员。

    现在,败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趁着赵佗、吕嘉暂时不熟悉现代科技,率先给官府一个通知,让他们围剿赵佗、吕嘉,以此使自己脱离通缉的身份。

    二,跟着赵佗、吕嘉,复兴南越国,一条路走到黑!

    第一条路,自己虽然会恢复不被通缉的身份,但自己之前的德行注定不会有人信任自己,自己也难以回到富贵生活,这自然是让赵仲谋无法忍受的。

    第二条路,跟着赵佗吕嘉,自己甚至有问鼎的超凡的希望!

    两条路很明显了。

    “当然是第二条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与其平凡,我可宁愿成仙作祖!”

    赵仲谋双眸间闪过一缕火热,他的脑海中已经闪过一本又一本的小说剧情了。

    当年大富大贵,如今沦为破落逃犯,这不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废柴流嘛?

    舒服啊....

    与此同时,车后斗的赵佗与吕嘉也在密谋着些什么。

    “大王,您真的打算让这个...赵仲谋担任中郎将?”

    吕嘉对着赵佗三叩九拜,恭恭敬敬地开口道:“他...他分明是什么能力都没有,只不过是一个升斗小民罢了。”

    “寡人只不过是找了一个带路之人罢了。”

    赵佗淡淡的开口说着,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只不过看其是中原人,略微让他晚死一段时间罢了...能够化为养分为寡人恢复实力,是他的荣幸。”

    赵佗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虽然现在的这位只是拥有伥虎记忆置入的伪造者,但历史上赵佗的事迹可是清清楚楚的映在他的脑子里。

    赵佗,是一个能够无视王朝的调兵指令,二话不说关闭与中原联系,独立建国的狠人,怎么可能会念及故乡之情,饶他一命呢?

    当初,南越国可是与汉属长沙国交战甚久,那里的士兵可都货真价实的是中原人!

    他只是缺一个带路党而已,无论这个人是中原人还是南蛮夷。当然,二选一的情况下赵佗还是会选择中原人。

    “大王,您打算如何处理?”

    吕嘉当即恭敬的开口说着,语气中带着试探的意思:“暂且留他一命,待一切结束后杀了?”

    “等到达那个....什么纳城后,直接杀了,在城里找一个新的中原人。”

    赵佗冷笑一声,缓缓开口道:“在这南方蛮夷之地,来自中原的人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臣明白。”

    吕嘉闻言,当即惶恐地伏在车斗上,听命于赵佗。

    赵佗凝视吕嘉,缓缓开口道:“平身吧,特殊时节不必如此多的礼仪。”

    “下一个城,寡人的实力将会回到巅峰,届时吕相国你便着手开始恢复吧。”

    ......

    尘浮兵马俑,雾锁大明宫。雁塔巍峨立,满城遗古风。

    骊山树木苍郁,远远望去似一匹骊马。山脚下,有风光秀丽,景色宜人的华清池。池内温泉潺潺,碧波荡漾。郁郁葱葱的树林中点缀着许多造型优美的亭台楼阁,仿佛镶嵌着晶莹剔透、璀璨无比的宝石。

    “当年秦始皇帝以骊山为伪陵,修建了诸多华丽建筑...可惜啊,他却一次都没有涉及过。”

    虞苏待在华清池外的凉亭之中,望着碧波如洗的池面,有些感叹:“可惜,两千年的时光,现在的华清池已经和朕那时的华清池大不一样了。”

    韩韵妍抽出时间,当即微笑着询问道:“陛下,现代与您那时相比,孰美?”

    “当然是现代了,两千年的积累,无论是何物都比大汉要强很多。”虞苏理所当然的开口道。

    正当虞苏与韩韵妍聊天,如同皇帝与贵嫔闲逛华清池,只见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影匆匆而来,对着虞苏长拜道:“陛下,方才接到消息,在东南亚出现了大量死尸,您看....”

    那人正是昌南警队队长蔡新毅。

    虞苏见状,笑道:“死者是不是双目空洞无神,浑身瘫软,没有什么尸体却鲜血四溅?”

    蔡新毅当即一惊,连忙道:“陛下果然神通广大,未至现场却已知尸体状况...我方才接到官府的消息,高棉国的一个省的城镇,三千多人死于非命,那城镇里似乎只有几百人懵懵懂懂,对此事丝毫不知。”

    嗯,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儿了。

    因为伥虎跟自己讲过,伥虎万里传音,目前正在跟着那个赵佗、吕嘉一路行进了。

    虞苏还知道,这三千多具尸体中有三百多具已经被伥虎暗自下了尸毒,不久之后便会化为没有神智的怪物,到处杀人嗜血。

    “那是僵尸所为,朕已经知道了。”

    虞苏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缓缓开口道:“南方,朕已经知道那是何人所为了。”

    “或吴王刘濞,或楚王刘戊,亦或者是南越的那几个赵氏之子。”

    虞苏说罢,顿了顿,又开口道:“吴王刘濞不太可能,他的头都被砍下来急送长安,应该没有是尸变的能耐。”

    “楚王自杀之后,其宗族之内有人寻滋阴之地养尸,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南越王的那一支,共七位君王,特别是赵佗,更有可能尸变。”

    虞苏在那里喃喃自语着,而韩韵妍低下头来,她知道平时玩笑归玩笑,但到了正事之时必须要严肃,毕竟眼前这位主子也是当过二十八天皇帝的人物。

    “这是大汉惹出来的,朕便处理了他吧。”

    虞苏似乎下定了决心,随后懒洋洋地对着蔡新毅开口道:“待朕逛完长安,便会亲自前往南方蛮夷之地一趟,处理一下这千年的僵尸,看看究竟是刘氏宗族还是赵氏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