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至尊巅峰狂少 > 第5章 我等你十分钟
    白圆圆转过头,就看到一身白色西服的张麟,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身后,还带着几个保镖。

    “张麟,你给我滚出去。”一看到这个男人,白圆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手指着门外吼道。

    他们张家给白圆圆母女下了一步死棋。

    不仅要得到白圆圆母女,还要得到她们手下的所有财产。

    这让白圆圆痛心疾首,却又无能为力。

    被白圆圆这么一吼。

    张麟不由一声冷笑。

    张麟道:“圆圆,想要做我们张家的儿媳妇,一定要学着温柔贤惠,董事会开会决定了,将会解散K秀,你和我准备一下,去新西兰拍婚纱照,以后公司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

    “凭什么?这公司我妈妈才是大股东。”白圆圆吼道。

    一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掉落下来。

    张麟一笑。

    张麟道:“什么你的我的,咱们以后都是一张床上睡的人了,我的老二都要进入你的身体了,还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我的。”

    “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的。”

    “不跟我结婚?可以,合同上清清楚楚,不结婚的话,你妈妈可就……”张麟一声冷笑,

    白圆圆彻底颤抖了,整个人不知所措。

    这时。

    张麟又道:“圆圆,明天跟我去新西兰拍婚纱照,你今天和我去一趟张家,准备一下,晚上就在张家过夜了,我们明天一早启程。”

    “我不去。”

    “你是我未婚妻,这事儿可由不得你,你敢说个不字,我让你妈妈受尽侮辱,在你面前痛苦的死去。”后面的话,张麟说的很重。

    白圆圆彻底呆住了。

     K秀完蛋了。

    她和妈妈也完蛋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爸爸去世了。

    白圆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整个人仿佛像傻了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把白圆圆给我请走。”张麟打了个招呼。

    这时。

    上去两个人去拉白圆圆。

    “你们不可以这样。”女秘书叫了一声,上前要去拦。

    “草泥马,敢管老子的闲事,弄死你。”张麟怒了一声,飞起一脚踹在了女秘书的肚子上。

    女秘书惨叫了一声,直接被踹趴在地上。

    随着女秘书的倒地,她的身下,流出了一滩血水。

    “张麟你这个王八蛋,她怀着孕呢。”白圆圆尖叫道。

    “管我吊事,带走。”张麟怒道。

    两个保镖嘿嘿一笑,上前就去抓白圆圆。

    白圆圆慌了!

    不过就在这时。

    砰!

    厚重的门板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接着“咣当”一声门板应声掉落下来。下一刻,办公室的外面走进来一个青年,冷眉微挑,脸色冷淡。

    随着青年的进来,办公室内的人,都是微微一愣。

    “你是谁?”张麟怒道。

    苏狂没有回话。

    扫了一眼正抓着白圆圆的那两个保镖。

    下一刻,苏狂手中的背包飞了出去,那背包直接击中两个保镖,速度极快。那两个保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砸昏了过去。

    白圆圆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个走来的陌生男人。

    “草泥马,敢打我的人。”张麟怒吼道。

    苏狂冷冷的扫了张麟一眼。

    嘴角微微一勾,苏狂道:“你就是张麟吧?来,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狂。”

    “我曹尼玛。”

    张麟大骂一声。“给我弄死他。”

    另外两个保镖猛地上前。

    苏狂两脚几乎同一时间离地而起,直接踹在了那两个保镖的肚子上。

    保镖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啊?”张麟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他今天就带了四个保镖,没想到都被干趴下了。

    白圆圆则是微微启齿着樱红小嘴,一身黑色制服的她,显得无比的成熟丰满,当属当下最火爆的性感尤物了,美的令人啧舌。

    不过苏狂可不会欣赏美女。

    走过去。

    苏狂弯腰抓起了地上的一张凳子,而后转过身,在张麟疑惑的时候,猛地将凳子抽在了张麟的脸上。

    哗啦!

    凳子应声碎裂。

    “呜啊啊。”张麟惨叫一声,捂着血肉模糊的脸倒在了地上。

    白圆圆的心跟着一揪。

    “草泥马,你是谁。”张麟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怒骂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张家的少爷。”

    “你就算是天王老子,又有何用?”苏狂道。

    话毕,苏狂手中仅剩下一条腿的凳子,再次抽在了张麟的脸上。

    这一下,张麟瞬间抖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受到了极为巨大的震荡,就连眼睛都模糊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白圆圆则惊呆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下手这么狠的人。

    她以为苏狂停下了。

    却没想到,苏狂一把抓住了张麟的衣领,直接将张麟提了起来,而后往窗户处扔去。

    “不要,这是四楼。”白圆圆一下子明白这个青年要做什么,当即喊道。

    “只是四楼而已,摔不死的。”苏狂轻笑道。

    哗啦。

    窗户玻璃被张麟的身体撞破,他整个人,直接从四楼被摔了下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不好啦,张大少爷跳楼啦。快来人啊。”

    “卧槽,张总跳楼了,快,快救人。”

    “……”

    楼下传来一群保安的喊声。

    办公室里,却是安静了下来。

    白圆圆满脸惊呆的看着苏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请问你是?”迟了半晌,白圆圆道。

    苏狂微微一笑。

    弯腰捡起了自己的背包提了起来。

    拍了拍背包上的尘土,苏狂看向白圆圆。“我叫苏狂,今天下午一点,CO酒吧里,不见不散,我只等你十分钟,过时不候。”

    扔下这句话,苏狂转身走出办公室,只留下满脸惊呆的白圆圆。

    看着苏狂离开的背影,白圆圆彻底呆住了。

    白圆圆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男人。

    下手狠辣。

    外表高冷。

    “他是谁?”

    “他为什么要救我?”

    “难道他不怕张家吗?”

    脑海中一片混乱。

    而白圆圆只记得苏狂的那句。“我叫苏狂,今天下午一点,CO酒吧,不见不散,我只等你十分钟,过时不候。”

    白圆圆的小嘴抿了起来,深呼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