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至尊巅峰狂少 > 第6章 一纸合约
    下午一点。

     CO酒吧,轻音乐渲染着气氛。

    苏狂坐在酒吧的一角,云淡风轻的喝了一口Whisky。

    苏狂低头看着手机。

    此刻在他的手机上,正显示着一栏个人信息。

    姓名:白龙

    代号:白战天

    战队:天海市军区171特种作战部队。

    “……”

    苏狂对白圆圆的爸爸起了几分浓厚的兴趣。

    手机上的这些个人信息,是刚才苏狂打电话让苏悠发过来的,没想到苏悠办事儿效率这么高,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白战天的个人档案发了过来。

    看着白战天的个人档案,苏狂有些啧舌。

     171特种作战部队是一支很强大的队伍,并且在华夏屡立战功。

    从个人档案上来看,白战天的军功不计其数,是一名烈士,如今被葬在东南的烈士陵园里。

    白战天战功无数,只是可惜死在了欧美。

    魂归华夏大地之后,就被隐没了。

    “姐,麻烦帮我查一下,白战天的死因。”

    苏狂一条消息用微信给苏悠发了过去。

    一会儿后,苏悠回过来一条语音。

    苏悠道:“白战天当年跨国去完成一个任务,任务消息被泄露了出去,遭到了欧洲敌人的击杀。至于是谁泄露的消息,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有怀疑对象,但是并没有证据。”

    听到苏悠的话,苏狂耸了耸肩。

    意思是说,白战天的死,是不瞑目的了。

    微微呼了一口气,苏狂看了下时间……

    一点钟。

    苏狂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衣长裙的妹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很准时!

    苏狂不由笑了笑。

    白圆圆站在酒吧门外,四处看了几眼,随后她的目光,便落在了苏狂的身上。

    今天。

    白圆圆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长裙,成熟的魅力很独特的衬托出来,脚上是一双蓝色的高跟凉鞋,提着挎包。当看到苏狂之后,白圆圆迈步走了过来。

    “苏先生。”

    来到苏狂面前,白圆圆道。

    苏狂喝了一口Whisky,笑眯眯的上下扫了白圆圆两眼。

    这凸凹的身材,这精致的脸蛋,撩火的美啊。

    “白小姐,请坐。”苏狂微微一笑。

    只是那笑容,难免又多了几分贱意。

    白圆圆酱包放在了桌子上,在苏狂对面坐了下来,微微开口说道:“苏先生,上午的事情谢谢你,不知道你约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苏狂一手端着Whisky,另一手从身上拿出了一份文件,推给了白圆圆。

    白圆圆一阵疑惑,伸手接了过来。

    当打开来看,白圆圆竟然发现,这是一份合同。

    “卖身契?”

    看到这份合同,白圆圆下意识的默念了一声,随即站了起来,道:“苏狂,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一见面你就让我和你签卖身契,你把我白圆圆当什么了?”

    “比起张家来,有什么不妥吗?”苏狂反问了一声。

    白圆圆整个人一愣。

    对于张家,她那确实相当于一张卖身契,而且期限只剩下半年。

    白圆圆整个人惊讶的看着苏狂,似乎想要等他一个说法。

    这时,苏狂道:“你还有半年的时间,连你自己都不属于你自己了,K秀一倒,你流离失所,最后嫁到张家。你和我签了这个合同,我可保你不被张家祸害,怎么说,都是你占便宜呀。”

    苏狂摊摊手,一副老子亏大了的样子。

    “呵!”

    白圆圆一声冷笑。“说的好听,苏先生,很感谢你上午帮了我。但是这不代表,我就能原谅你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来要挟我,不好意思,我是不会和你签约的。”

    白圆圆站了起来,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起身离开。

    不过这时,苏狂突然说道:“如果我帮你查出白战天的死呢?”

    话音一落,白圆圆的脸色猛然一变。

    “你说什么?你知道我爸爸?”白圆圆道。

    苏狂冲白圆圆努了努嘴。

    白圆圆乖乖的又坐回到了苏狂的对面,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你非要让我给你签卖身契,是为了什么?”

    苏狂嘿嘿一笑。

    笑呵呵的看着白圆圆,反问道:“那你愿不愿意和我签?”

    白圆圆脸色变了,胸口上下起伏着。

    她深呼了一口气。

    “你只要敢在合同上写上两句话,我就敢和你签。”白圆圆说道。

    “写什么话?”苏狂愣了一下。

    “第一句,甲方必须保证解救乙方脱离天海市张家的控制,如果甲方做不到,此合同作废。”

    “第二句,甲方必须要帮助乙方调查乙方父亲的死亡真想,如果甲方做不到,此合同作废。”

    “……”

    苏狂闻言啧了啧舌,上下瞅了白圆圆几眼。

    这妞胸挺大的,怎么脑袋这么好使呢?

    不过苏狂也不废话,拿起笔在合同上写上了这两句话。

    苏狂写完,道:“这样可以吗?”

    白圆圆看了一眼,有点惊讶的看着苏狂。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这一时间让白圆圆都有些愣住了。道:“你还真敢写?你知道张家有多厉害吗?”

    “我更厉害。”苏狂笑道。

    “你确定?”

    “当然,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试试,老子当年在欧美号称一夜八次郎,金枪不倒呢。”

    “滚!”

    苏狂:“……”

    见白圆圆要吃人的眼神,苏狂连忙咧了咧嘴,道:“合同上我已经写了,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去签了吧?怎么?还真怕我吃了你?”

    再次看了苏狂一眼,白圆圆深呼了一口气。

    是的。

    对于她来说,走投无路了。

     K秀倒了。

    张家会以结婚的事情将她和妈妈玩弄于鼓掌之间。

    不管现在是在做什么,白圆圆都知道,自己只有这么一条路走。

    “好,我签。”

    二话不说,白圆圆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苏狂将合同收回,他和白圆圆人手一份。

    做好这些,苏狂道:“既然已经签了,那咱们就是一个床上……哦不是,是一家公司的人了,为了公司以后的利益,我陪你回去收拾一下,以后你就和我住在一起,然后我们去注册公司,在天海市扬名立万。”

    白圆圆的脸色不太好看。

    对于她来说,苏狂这就是趁她病,要她命。

    但是,自己又能够说什么呢?

    机会,只有一个。

    只要不嫁到张家,只要能查出害死爸爸的人,够了。

    不过……

    白圆圆提醒了一句,道:“我提醒你一句,张家不是你说对付就能够对付得了的,也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吧,不然的话,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

    苏狂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陪我回去拿行李。”

    白圆圆再次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苏狂叹了一口气,屁颠屁颠的跟在了白圆圆的身后,一起离开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