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至尊巅峰狂少 > 第17章 姐喜欢老牛吃嫩草
    “怎么回事?你找的人,没有弄死他?”李越和张麟往洗手间走去,低声说道。

    张麟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张麟道:“操,徐鸿飞那小子不会失手了吧?看等会儿老子怎么收拾他。”

    张麟和李越说着,就走进了冷饮店的洗手间里。

    张麟猛地一脚踹开门。

    “徐鸿飞,你妈批的,老子让你办个事儿,你……”

    张麟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愣住了。

    只见徐鸿飞和他的几号兄弟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有几个人的脑袋卡在马桶里,地上折断着几根匕首。

    此刻的徐鸿飞,正鼻青脸肿的站在洗手池旁,满脸怒火的盯着李越和张麟。

    “我靠,徐鸿飞,这他妈什么情况?”张麟楞道。

    徐鸿飞的拳头攥了起来。

    没有人能体会到他刚刚面临的恐惧。

    抹了一把鼻子上血,徐鸿飞深呼一口气,道:“张大少,李大少,不好意思,苏狂让我教训你们两个一顿。”

    “什么?你说什么?”

    “草泥马,徐鸿飞,你敢教训我?”

    张麟连忙后退了两步,整个人都愣住了。

    李越也不由吓了一大跳,道:“我说姓徐的,你他妈是被苏狂那混蛋揍傻了吧?你这个废物,手上拿着刀还能被他教训?”

    “刀?”

    徐鸿飞一声冷笑,指着地上断掉的匕首,道:“你们两个混蛋,苏狂用两根手指就折断了我的匕首,你们让我来教训连我都打不过的人,这不是坑我吗?”

    “什么?”

    李越和张麟不由一愣。

    “哥几个,给我将这两位天海大少好好的教训一顿,让他们知道,老子们不是软柿子。”徐鸿飞怒吼了一声。

    几个人将头从马桶里拔了出来,朝李越和张麟扑了过去。

    “去你妈的,让你找一个连我们都打不过的人来。”

    “张麟李越,老子踢死你们。”

    “去你妈妈的。”

    徐鸿飞的几号兄弟直接将张麟和李越放倒在了地上,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动起了手来。

    等徐鸿飞打累了,才带着几号兄弟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

    李越和张麟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鼻青脸肿的脸。

    “嘶!”

    张麟倒抽一口凉气,道:“徐鸿飞他妈的,老子绝对不会饶了他,李少你没事吧?”

    李越的眼睛都肿了,捂着眼道:“张麟,我他妈今天被你坑惨了。”

    “靠,谁不是,草他妈,都是苏狂害的。”

    “苏狂,老子绝对饶不了他。”

    李越和张麟两人相搀着,一瘸一拐的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李越道:“张少,你挡一下我,要是给女人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就全毁了。”

    “李少你放心吧,我挡着你。”

    张麟挡着李越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两人一瘸一拐的往冷饮店外走去。

    李越偷偷的往安女人瞥了一眼,发现安女人此刻和苏狂聊的正欢,时不时捂嘴咯咯直笑。

    李越的心头上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明业火。

    却恰到此时,苏狂发现了他。

    “哎哟,李大少爷,张大少爷,你们这就走啊?不再坐会儿了吗?”苏狂朝二人挥了挥手。

    苏狂这么一喊,李越心中咯噔了一下。

    安女人将头转了过来,目光落在了李越身上。

    李越和张麟被苏狂这么一叫,两人顿时尴尬的笑了笑。

    李越的脸黑了下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时候,安女人突然开口道:“李越,你的脸怎么回事?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李越尴尬的一笑,顿时整了整自己的仪表。

    “女人,没事儿,刚才上厕所不小心摔了一跤,幸好张少扶住了我,要不然摔的更惨。那个,你先忙,我回去擦点药去。”李越冲安女人道。

    “李少,你走路这么不小心啊,下次可要注意了,万一摔出个三长两短出来,你爹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苏狂喊道。

    “你妈批,老子要你管?”李越的心中嘶吼道。

    心中虽然极为的恼怒,但李越依旧是强颜欢笑的回了一句。“对,苏狂先生说得对,这走路啊一定得小心。好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先走了。”

    李越说完话,张麟慌忙扶着他离开了。

    坐在安女人的对面,苏狂咧着嘴。

    安女人瞪了苏狂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他们两个是你打的?”

    苏狂摊摊手,这管老子屁事?

    “什么我打的?这分明是他们自己摔的。对了安妹子,那这合同,咱到底是签还是不签呀?”苏狂又问了一句。

    安女人努嘴想了一会儿。

    随后冷笑的盯着苏狂,安女人道:“那你到底是答应娶我,还是不答应娶我?”

    “你是我的小甜甜嘛。”苏狂笑嘻嘻的说道。

    “哼!”

    安女人一声轻哼,道:“记住你说的话,要是敢反悔的话,大家都别想好过。”

    安女人说完话,将合同装进了自己的包里,接着道:“今天下午我会带着合同和技术部的人员到你那里去,你让白圆圆等着我就行了。”

    “好。”苏狂笑道。

    安女人站了起来,轻哼了一声就打算离开。

    不过安女人又回过头,道:“还有,以后叫我安姐姐,知道吗?”

    “为毛不是你叫我苏哥哥?”

    “因为我大你六岁啊,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屁孩儿。”

    “草,小屁孩儿你还逼我娶你?”

    “姐喜欢老牛吃嫩草,行了吧?”安女人又白了苏狂一眼。

    苏狂摊了摊手,安女人已经出门了。

    等安女人走远,苏狂才从冷饮店走了出来。

    苏狂正打算去开车,刚一出门,就被一帮人给拦住了。

    苏狂一愣,这不就是徐鸿飞吗?

    “我说,飞少,您老这是?”苏狂打量着徐鸿飞,有点无语的说。

    徐鸿飞虎躯一震。

    身边跟着几号兄弟,接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了苏狂的大腿。“苏爷啊,求收留啊,刚才因为你打了李越和张麟,那两个王八蛋是不会放过我的,苏爷,你可一定要拉兄弟们一把呀,兄弟们以后跟你混了。”

    徐鸿飞的脑海中还在起着波澜,天知道在洗手间他经历了什么狂风暴雨。

    随着徐鸿飞的抱大腿,几号兄弟都将苏狂的大腿给抱住了。

    “苏爷啊,你可一定要收留我们啊。”

    “是啊,张麟那王八蛋报复心极强,你不管的话,我们就完蛋了。”

    “我靠,有美女。”苏狂一惊。

    “哪呢?”

    “美女呢?”

    徐鸿飞几人转过头。

    当再次回神的时候,苏狂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