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返洛杉矶 > 第7章 三刀插在心头
    别的不说。

    就那几篇博士论文,哈佛、剑桥、斯坦福等等大学的教授来了,肯定都看不懂,现在才1973,有些专业的英文单词都还没被创造出来呢。

    在韩初冬眼中,称这个年代为“计算机远古年代”也不为过。

    按照前世的时代脉络,微软还没创建,差不多还要两年时间才会出现,苹果公司更迟一些,谷歌、Facebook、亚马逊什么的还在娘胎里,距离出现还有二三十年时间。

    同为产业巨头的英特尔公司倒是出现了。

    1971年那会儿英特尔发布了全球第一款商用微处理器,4004处理器,它的尺寸为3mm×4mm,外层有16只针脚,内里有2250个晶体管,采用10微米制程。最高频率有740kHz,能执行四位运算,支持8位指令集及12位地址集。

    要是有人能看懂韩初冬所说的论文就见鬼了,这时代的技术跟他所掌握的技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级上。

    换言之,严重跟这个时代脱节,一些技术固然能对现如今的产业发展提供帮助,但从眼下来看帮助并没有那么大,因为即使有想法,也造不出来。

    懂是一回事,研发生产工艺又是另一回事,每个流程中都有精密步骤,谁会全部记在脑子里。

    这年代的计算机行业大佬们都不懂,韩初冬面前的白人姑娘又怎么会懂,光是论文这个单词都会让她觉得很厉害,毕竟按照韩初冬的言论,自己甚至还没进入大学里学习过。

    男人们喜欢在乎姑娘的外表、性格,反过头来她们又何尝不挑剔,重视男人的外表、能力、性格等等。

    在这种族情绪狭隘闭守的年代里追求美国白人姑娘,往往意味着华人需要比白人男性多花五倍、甚至十倍的努力,或者在物质方面比白人出色很多,就算这样成功的概率还是不高。

    是指相恋结婚的概率,如果单纯为了鱼水之欢……堕落之城洛杉矶的街头,几十上百美金的堕落女到处都有,总能碰到些不挑剔的。

    刚从瑞典搬来洛杉矶不久,这意味着她应该不像美国本土居民们那样,对华人存在太多狭隘想法。

    在韩初冬想来,得手机会多半更高一些。

    只是想先接触了解而已,韩初冬就觉得对方长的漂亮,看上去很养眼,谈什么“真爱”、“唯一”之类还太早,装酷碾压完对方的高傲和自尊心之后,此刻很享受这姑娘的惊讶目光。

    然而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就在街对面,一位腋下夹着警棍的中年男人,正笑眯眯盯着他看,不是韩父还能是谁?

    瞧见儿子跟这位金发甜心套近乎,当爹的顿时刮目相看,两人目光接触时候,还比划个大拇指给韩初冬看。

    韩初冬顿时头大如斗,转过身挥手,让他别过来打扰自己。

    都是男人嘛,秒懂。

    人送外号“韩一枪”的中年人,往前走几步站在巷子口,叼起根烟蹲下看热闹。

    还琢磨着最近是不是该多给些零花钱,约姑娘出去时候掏不出钱多丢人,甚至已经想到抱孙子的画面。

    老韩忍不住嘴角上翘,美滋滋啊。

    做完美梦,很快又开始发愁,主要在愁那姑娘长得太漂亮,担心儿子没本事拿下,觉得应该多传授些经验了……

    再待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韩初冬知道她就住在附近,想着总能再碰上,跟钟表修理店的老头商量好价格后,先很酷地离开。

    刚出店门没多久,后脑勺突然有些凉意。

    心知不妙,回头瞄了眼,自己老子果然还在,翻白眼来句:“打住,刚认识的,连名字都没问到,你别用这眼神看我。拿着纳税人的钱不去工作,没事干盯着我干嘛!”

    “就是没活干,这才闲着,看上了没?我帮帮忙?”

    就韩父这身衣服,确实能帮上不少忙。

    街上路过的痞子打手们,无论纹身有多夸张,见到他谁不是笑着打招呼问好,在唐人街附近干了十多年,属于没谁愿意平白无故得罪的那类人。

    “你别瞎添乱,我自己的事自己能处理,你搅合进去肯定没好事。”

    当爹的心情正好,没再多说,来句:“中午到干货店吃饭,你爷爷煲了花胶给你补脑子,到老孙那干活认真点。”

    韩初冬脚步不停,只是摆手示意知道了……

    见着好看姑娘,连招呼都不打就先把她拐跑,算是将孙老三得罪狠了。

    回到店里。

    孙老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纯粹在羡慕韩初冬,语气不善:“刚才跑的快啊,眨个眼的功夫你人就没啦,灰头土脸回来了?所以还是要静下心来先学好手艺,有了门挣钱的营生,还怕讨不着媳妇?”

    酸溜溜的,像是仰头灌过一瓶老醋,说这话根本没经过脑子。

    不说话,韩初冬就这么挑着眉毛看他,嘴巴没动,眼神里已经写满了一切。

    空气逐渐凝固,孙老三沉默几秒,终于低头败下阵,死鸭子嘴硬:“我单纯就是没找而已,跟能不能找到没关系。想当年也有姑娘对我死缠烂打,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可惜约定好一起在这见面,她一直没来。”

    “……我懂,当师傅的要面子,就装作有这么个人好了。

    我觉得吧,旁边刘婶对你真不错,凑合过下去挺好,唐人街从大婶到小姑娘,都被你看了个遍,光你喜欢没用的,这年纪别人家孩子都上初中了。”

    开包子店的刘婶,和电器修理铺之间隔着四个店铺,没事干她总喜欢过来唠嗑,人其实蛮不错,就是有点龅牙。

    这算是火上浇油,孙老三赌气修打字机去了,低着头闷声抽烟。

    能不能赚到钱另外再说,韩初冬觉得照他这么个抽法,自己比较亏,简直成了“人形二手烟过滤器”,索性站在门口发着呆。

    孙老三叫他帮忙,喊两次都被拒绝,正纳闷怎么大早上的就偷懒,忽然瞧见方才那姑娘站在远处朝着韩初冬挥手,脸上挂起淡淡笑容。

    瞬间像是被噎住,无声叹息后又拿起根烟。

    更让这老光棍伤心的还在后面,韩初冬忽然来句:

    “特意往我这边看了,好像有点戏啊。

    在你这继续学下去估计是不成了,一天五美金,这辈子都成不了百万富翁,我得找些副业干一干,没辆豪车都找不到理由送她回家。”

    那根烟红光大盛,燃烧将近五分之一才停下。

    老男人心里淡淡的忧伤,韩初冬哪里会懂。

    孙老三没老婆。

    也没豪车。

    至于百万美金,更加没有。

    三刀插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