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返洛杉矶 > 第76章 被抢
    怎么说呢,这个年代的人还很“简单”。

    因为没有渠道去获得各种发生在全球的消息,脑子里想法不多,整天接触到的就只有身边事。

    而从报纸、电视台的那些报道,谈不上公正客观,都经过了一定程度上的“加工”,往往很难保证客观性。

    这既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唐人街识字的男性,几乎人人都看过武侠小说,再加上受到传统思维的影响,讲究个有仇必报。

    韩初冬就因此摊上了事。

    夜里突然出现一伙人,砸掉门锁闯进暴风电器商店里之后,一通摔砸,弄坏不少东西,也抢走不少东西,随后扬长而去。

    大半夜接到熟人电话,韩一枪匆忙叫醒了他,和儿子一起开车赶过去查看情况。

    夜里两点钟出头。

    街上没多少人,一位刚下夜班的年轻人看见了有人进店抢东西,回家后便匿名报了警,队里有值班的同事,又赶紧告诉韩一枪。

    匆忙赶来孟欧之风牌楼这。

    进店后。

    韩初冬开灯查看情况,有些冰箱、洗衣机不好带走,被砸出了坑,收音机、电视机那些好搬些的,全都已经被带走,店里没放钱,但抽屉明显被打开过。

    电器店里放着些样品,更多货都在仓库里,损失是肯定的,数额可能有五六千美刀,就连门玻璃都被砸烂。

    “不太像单纯的抢劫啊,你最近惹到人了?不好带走的也被砸,显然是出于报复心理,早知道应该在外面安装卷门。”韩初冬说道。

    大半夜被叫醒,又出了这档子事,心情能好才奇怪,以至于说话都没好气。

    韩一枪闻言,也觉得可能是自己这边惹到事。

    气鼓鼓地回答说:“干我们这行谁能不结仇,说不定就是哪个被我抓到的王八蛋干的,我非得把人揪出来不可!他娘的,今天这损失大了,居然敢惹到我头上,天亮了我就去挨个问话,尤其是最近刚从牢里放出来的那些人,我觉得他们最有可能!”

    同样觉得是针对韩一枪,韩初冬最近安分守己,并没有惹到什么人。

    想起点什么之后,再次提醒道:“还有卖家电的那些同行,也许有谁眼红我抢了他们的生意呢,不知道另外一家店怎么样,我待会儿去看看。”

    先上楼查看芒果玩具,里面没多少东西,门窗也都安然无恙。

    他老子在朋友那登记,韩初冬则去了另一家店。

    开过几个路口,到达后刚巧碰见有群黄种人,总共六位,正蹲在路边打闹笑谈。

    其中有个人他还认识。

    据说家里老头是韩一枪上司的那位小黄毛也在,上次听说这家伙被捅进医院里,此刻明显喝多酒,站在那都摇摇晃晃,还往暴风电器门口撒尿。

    另外还有人拿着匕首,往门边墙上刻字。

    隔着条马路,看不清究竟刻什么。

    唐人街那边被谁砸了店,此刻已经一目了然,坐在车里盯着小黄毛,韩初冬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上次就觉得这家伙脑子不好,现在看看简直就是神经病。

    那些人喝醉了,他可没喝醉。

    在美国生活那么久,总归学到了点经验,比如千万别招惹醉汉、疯子,尤其是在夜里时候,要不然下场多半好不到哪去,既然有人拿着匕首,说不定身上还有其他家伙呢。

    知道谁针对自己,韩初冬有的是机会出气,坐在车里,眼睁睁看着铁栏杆后面的玻璃门被砸掉。

    他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有种掐死这帮人的冲动。

    很快便看见他们,钻进两辆车里离开,一辆凯迪拉克的火箭尾轿车,还有一辆是吉普。

    开得摇摇晃晃,还撞到了路边垃圾桶。

    侧身找到几枚硬币,韩初冬下车打电话报警,告诉说自己看见有人砸了商店,而且还准确报出车牌号。

    这边不归韩一枪他们管,电话那头得知人没进去拿东西,只是说明天会派人处理,语气慵懒,根本没上心……

    韩初冬坐了会儿,果然没见到有人过来处理。

    索性先开车回唐人街,只剩韩一枪和韩初冬他妈,正在乱七八糟的店里打扫卫生,将破碎的玻璃扫干净。

    “儿子,那边出事没?”

    “嗯,玻璃门被砸了,东西没丢。”

    正憋着气,韩初冬问他说:“我听说你有位上司,儿子染成黄毛,上次被捅了的那个,他爸人怎么样?”

    韩一枪顿时烦躁,估计工作上没少受气,跟自家人说话没藏着掖着,直白道:

    “还能怎么样,当年那黄毛的爷爷就是队里一把手,人们喊那家伙李汉奸,我刚工作时候看见过,简直就差喊白人上司爹了,老狗东西贪了不少。

    后来把他儿子又扶上去,一样也是跪着,自己屁事不干,出事都让我们顶。你当我怎么涨工资的,前一任帮忙背了锅,说自己收黑钱,看他最近老婆换车又换房,估计没少拿钱。人家帮忙顶罪了,黄毛他爹肯定要出血,不过只要工作保住,接下来还能继续捞,赌场、鸡店那些哪个不带他分钱。”

    听到这番话后韩初冬就有数了。

    想着难怪那黄毛那么嚣张,家里有钱又有权,日子过得太舒服,膨胀了。

    两相对比,韩一枪蹭烟蹭酒的举动,简直已经很干净,毕竟局势那么乱,太正直的人很难在大染缸里混下去。

    见儿子想事情,他老子琢磨出点意思,问道:“怎么问这个,李家小黄毛干的?我记得在学校时候你就经常跟他打架,要真是他明天我就逮人,跟他老子的那帮人都不是好货色,我不怕。”

    当然不怕。

    以前还会为保住饭碗而担心,如今儿子挣到几百万美刀,自己开上大奔驰,还怕个屁。

    工作丢了就丢了呗,又不用自己养家,瞧不上那点工资和退休金了,韩一枪如今走路都飘,人生从没这么满足过。

    对付一个小黄毛没意思。

    比起不痛不痒的拘留、罚款这些,韩初冬更喜欢一巴掌直接拍死,看见那家伙就觉得烦,都知道他老子也不干净了,要对付就连根拔。

    压低声音告诉说:“嗯,我看见那小黄毛砸店,你就当作不知道。能不能搞些你上面那位的黑料给我,我花钱上报纸,搞死他,实在不行就往税务局捅,到时候让你当一把手。”

    韩一枪吓一跳。

    接连两位李家人都是他上司,被压太久了,没敢动起过这方面的心思,赶忙提醒说:

    “你可别乱来啊,这里面门道太多,一不小心你就陷进去了,想整人还怕没办法?

    随便往你车里塞点货、把你指纹留在某个现场,到时候连你公司都是他们的,钱多了总有人会眼红,那些烂事我见过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