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返洛杉矶 > 第102章 这些就是面膜啊(第三更)
    望月希子的性格很软,似乎没什么脾气。

    韩初冬见她连这种问题都要征求自己的想法,不由觉得好笑。

    仔细想想。

    龟梨二合似乎没结婚,这次来洛杉矶居然要把望月希子带上,他开始琢磨起那家伙是不是有其他想法。

    男人嘛,当然更懂男人。

    对龟梨二合并不熟悉,但望月希子在韩初冬身边待过几天,老实说他对那位混血姑娘比较有好感。

    觉得让她去当小间谍,简直是在把小白兔往老灰狼嘴里送。

    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要把她调回来,找个理由跟龟梨二合要人,直接往他公司里派个财务小组,也能起到监督作用。

    这个念头产生后,顿时扎根生长,韩初冬拿着听筒,开玩笑道:“可以啊,我们吃饭时候把你带上,算是奖励你一顿大餐,一直没问你在那边适应得怎么样,假如不喜欢就回来吧。”

    说完觉得自己这番话太不……老板,随即补充说:“这次我想跟龟梨二合敞开来谈谈财务监督的细节,也许之后就不用再这样小心,你可以来芒果玩具,或者暴风电器工作,目前都还缺人手。”

    “那么……我还是回洛杉矶工作吧,刚好我母亲身体不舒服。”

    望月希子想想正在欧洲度假的母亲,默默在心里说了句抱歉。

    在回曰本之前她对这份工作抱有期待,但十多天过去,新奇感消失之后,独自来这边工作已经变成了煎熬,韩初冬的这番话刚好符合她想法,脸上也浮现出微笑,有种松了口气的欢快感。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还不太适应,想法和现实产生偏差,难免会觉得不舒服。

    如果是那种被社会反复摧残过的老油条,这会儿估计多半会为收入考虑,待在这边当商业间谍能拿两份工资呢。

    聊了几句挂断电话。

    望月希子小姐开心地出了门,满心期待着到时候直接飞回洛杉矶……

    韩初冬当时担心龟梨二合耍滑头,贪掉本该交给自己的钱,于是才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望月希子。

    一起合伙做生意,关系又不是太好,难免会对生意伙伴产生提防心理。

    这回龟梨二合要来洛杉矶谈其他玩具的授权,韩初冬准备敞开来跟对方聊聊财务方面的监督问题。

    假如龟梨二合拒绝财务组的进驻,接下来就不会再有其他合作,因此确实不需要继续安插小间谍,反正当时只给了北海道地区的魔力球代理权而已,另外找代理商很容易,耽误不了做生意。

    话说回来。

    要不是因为望月小姐长得漂亮,估计韩初冬也不会有闲心思去操这种心。

    决定派她过去前就曾犹豫过,现在还是不太放心,作为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哪有把小美女往别人碗里送的道理,留在自己身边肯定更好。

    论起私心,或多或少都有点……

    ——————————

    花钱找律师保平安。

    韩初冬请的律师有点能耐,详细了解过邓肯YO-YO球的外观专利后,直接去洛杉矶联邦法院请求撤销,原因在于超级魔力球的凹陷造型,跟邓肯YO-YO球的造型完全是两种样子,总不能因为都是悠悠球,就认定为侵权。

    那家公司纯粹是看韩初冬挣钱了,抢走属于他们的悠悠球市场,然后便开始无理取闹。

    邓肯YO-YO球曾经火过一阵子,这家公司创始人已经四十多岁,本世纪五十年代时候他在电视上表演悠悠球,闯出了点名气,公司规模撑死也就四五十万美金。

    联邦法院那边的人审核完之后,当即判定不符合诉讼程序,直接驳回了那家公司的申请,连开庭都不用。

    反倒是韩初冬这边,查到两家侵权生产魔力球和起泡玩具的美国本土公司,派出律师前去交涉,私了还是上庭,让他们自己选一个。

    在美国,侵犯专利的犯罪成本比较高,有人敢偷偷摸摸生产,不过被查到后会付出点代价。

    因为有利可图,铤而走险的商人只会越来越多,做这种低门槛的生意少不了麻烦,只能尽量减小损失。

    位于唐人街的实验室里,研究干电池的团队人数已经扩张到十位。

    韩初冬让第一批员工找了些有能力的同学、朋友们过来,他亲自面试过,不能说那帮加州理工的学生有多牛,至少能干些他懒得亲自干的杂活,比如继续调整配比,结合成本优化电池生产方案,以及解决量产时候的原料问题。

    刚重生到这个年代,开始决定做生意时候,总觉得会很难很难。

    如今发现当时觉得困难,是因为手里的资金不够,现在上百号人直接给韩初冬打工,还有不断增长的资金可以用作投资,一下子轻松多了。

    临近感恩节,玩具销售高峰期即将到来。

    那些代理商们没多少存货,他们催韩初冬,韩初冬只好去催杨光年。

    光年塑料厂的杨老板最近混大了,韩初冬吃肉,他跟着喝汤。

    从芒果玩具公司离开,找杨老板当面谈谈扩大产量的细节后,想着老妈今天过生日,决定先买些礼物以及蛋糕,早点回家。

    近期韩初冬很怕回去,主要是怕到家后听闻噩耗,不过那只名叫狼王奥瑞卡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幼崽,求生欲望比较强,接连四天注射干扰素,除了鼻涕多一些、睡觉打呼噜之外,暂时还没出现更严重的症状,也能自己吃点东西。

    它食欲不佳,因此还是要注射流食,能感受到小家伙的痛苦,韩初冬这位当主人的也会觉得难受。

    开车来到蛋糕店,买了份装饰有奶油桃子的生日蛋糕,亲手在上面写“祝母亲生日快乐”。

    虽说从思维上并不是亲生母亲,然而既来之则安之,不想去当孤家寡人,也不想让那些都是好人的长辈们痛苦。

    然后又去买了对金手镯、一条金项链,中途路过家卖化妆品的商店,找了圈都没找到面膜,只有涂抹的瓶状面膜泥。

    叫来店员,韩初冬问道:“你们这里的面膜在哪呢,我是说装在盒子里,一片一片白色的那种,给我来两盒,欧莱雅的这瓶润肤乳也要了。”

    美妆店店员面带疑惑,耐心解释说:“你们男性不懂,这些就是面膜啊,涂在脸上干硬后,有些确实是白色,我推荐这一款,能补水祛斑,给你女朋友买?”

    “……抱歉,你在店里工作多久了?确定没有那种软软的,能挤出水,撕开袋子后直接贴在脸上的面膜?”

    韩初冬表情古怪问道,心想难不成那种面膜还没发明出来。

    店员真没听说过,耐着性子好脾气介绍道:“市面上最火的品牌都在这了,要不然买一盒眼影吧,口红也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