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返洛杉矶 > 第103章 聚餐与舞厅
    韩初冬没再多说,随便买了瓶香水、一支口红。

    之后接连跑了三家卖化妆品的店,得到的反馈都是——没有那种面膜。

    回家路上,他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感觉自己被理工科思维限制住了,没有往这个更暴利的行业上想过,两相比较,卖电池的市场和利润率,哪有卖化妆品高?

    挣男人的钱不容易,手表、汽车等等都需要高技术、高投入,挣女人的钱就容易多了。

    只要好看,只要别人拥有,就不会缺少顾客。

    甚至还有男人为了讨取女人欢心,从而大把大把地掏钱出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钻石。

    平心而论,哪有男人真会为了一块亮晶晶的小东西,发自内心地乐意去掏出一大笔钱?

    无非是为了让女人开心而已。

    走神考虑着这些事,虽然并不清楚具体的市场规模情况,但韩初冬觉得化妆品市场目前不一定就比半导体产业小,整个女性用品市场更是大到惊人,而且门槛还相当低。

    比起研发费用,宣传成本才是大头,作为未来人,他当然知道那些东西有多么暴利。

    对此很是心动……

    到家后在屋子旁的空地上停好车,带着给老妈准备的礼物进门。

    放在桌子上后,第一时间来到后院。

    见小家伙背对自己趴在那不动弹,韩初冬顿时紧张起来,等开门时候看见它回头看向自己,还艰难地站起身,这才稍微松口气。

    愈发觉得它很可怜。

    脱掉外套、解开领带,把小奥瑞卡放在膝盖上,亲自帮忙擦干净鼻涕、眼液,涂抹上药。

    它喘气时候能听见轻微呼噜声,好像很吃力的样子。

    抚摸着它的脑袋,韩初冬见盆里的狗粮减少一些,粪便看起来很软,但至少不再像昨天那样拉稀,为此很是欣慰。

    强行喂入流食和葡萄糖溶液,这是为了让小家伙有体力去跟疾病抗争,据说熬过十五到二十天,就有可能产生抗体,意味着接下来还是要继续照料。

    陪它坐坐,玩了会儿。

    刚回家时候它能跑能跳,这几天走起路来慢慢悠悠,就像路边上了年纪的老大爷。

    身子看上去依然挺肥,不过主要因为毛发多,实际上已经瘦了点。

    韩初冬本就不是多心狠的那种人,这只小狗生病的事,更是戳中他心里最柔软的那块肉,目前只期望它能坚强点,熬到体内产生抗体的那一天。

    喷完专用的消毒水,把它放进狗窝里休息,准备明天再带去宠物医院请兽医观察情况,该打针就打针,该吃药就吃药,多花点钱不算什么。

    洗手换衣服,晚上去烤肉店吃饭。

    正宗的神户牛肉,肉脂纹路简直精美到跟艺术品一样,吃在嘴里倒是跟普通牛肉差不多。

    全家人聚餐,把保姆也带着了,未来相处的日子还很多,更何况这位姓赵的中年阿姨,跟赵大军是近亲。

    她得知一盘肉就要四十多美刀,愣是没敢多吃,为人很本分,干活也勤快。

    韩初冬他老子如今适应得挺好,大房子住着,豪车开着,最近还偷摸着买了块劳力士金表。

    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普通,久贫乍富,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家里发达了,养了个好儿子。

    想着把“代理警监”的前面两个字去掉,正式当上分局警监,韩一枪此刻举杯告诉说:“初冬,这周日跟我出去应酬一下,约了上司他们到布鲁克赛德高尔夫俱乐部打高尔夫,我最近正在练习着呢,你也赶快学学。”

    “哟,韩警监混大了嘛,不是说找不到门路吗,怎么搭上关系的?”

    “有位朋友帮忙邀请,我根本不认识上面那些人,最近争取做点实事出来,把一些原先收钱太多的家伙们踢出去,用我的人在唐人街治安,这几天专门请我吃饭的人可不少。”

    韩初冬翻白眼,他当然知道韩一枪在炫耀。

    不过当前家里不缺钱,倒是不用担心他步入前警监的歧路,即使再乱,至少不会乱成之前那样,好几十号人在孟欧之风牌匾那打群架都没人管。

    “行吧,我待会儿就去买一套球杆,另外还想再买一辆车,两个座位太不方便,到时候这辆捷豹给你开,也算是生日礼物了。”

    后面这句话是对他老妈说的。

    韩初冬上学时候,见有些出来镀金的留学生经常换豪车,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现在自己也有钱,才发现车这东西只是代步工具而已,没必要多在意,一天能挣十几二十辆捷豹敞篷车,就真的成了随时可以换掉的大玩具。

    ……

    带着一身烤肉味离开。

    晚上八点钟出头,小东京这边灯光五彩斑斓,没有唐人街热闹,商店门口挂着各种造型的霓虹灯。

    稀疏的乌云没有将月亮全都遮蔽,韩初冬和家人们分开后,打了个车月光兔歌舞厅找西瓜头他们。

    韩父成为警监的消息早已传开。

    等他来到朋友们的桌子旁坐下,以前就见过面的老板,当即送来水果和酒水,那叫一个客气。

    他的朋友们跟着沾光。

    此刻赵大军乐呵来句:“我刚刚见到李黄毛,那家伙一个人坐着喝闷酒,看见我们之后连屁都没敢放,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以前就上不了台面,现在更不用在意,别管他,在加州搞得怎么样了,还有多少乡镇没卖?”韩初冬喝了杯酒吃着瓜子。

    西瓜头周楠告诉说:“差不多全都跑了一遍,新玩具出来后还要再继续跑,你的那些玩具很好卖,基本都是满车出去,空车回来。”

    “继续加油,还剩几个州的代理权没人要,到时候如果愿意忙,就给你们去开拓新市场。”

    出售代理权那会儿,有几个人少又落后的小州没人愿意去,其实也有点市场。

    周楠立马点头回句:“行,等明年应该能腾出手。”

    “喂喂喂,你们看那女的,好像被人灌多了?旁边那猥琐男正伸咸猪手呢,我要不要去英雄救美。”赵大军用眼神往远处瞥,示意让他们看。

    韩初冬看过去,瞧见有位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正强行搂着某位女人,而她明显挺抗拒。

    再看看,可不就是侯哥他那位年轻老婆。租店时候看见过一次,后来帮忙送钱给自己,也见过一次。

    吃烤肉陪韩一枪喝点白酒,来这边也喝几杯啤酒,此刻发觉那边有点不对劲,没多想就起身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