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返洛杉矶 > 第104章 挡箭牌
    有点醉,却也没醉得太厉害。

    眼见不一定就是真实,韩初冬来到侯哥他老婆那桌之后,故意装作刚看见她,试探着问道:“嫂子对吧?我从你家租下了牌楼那的三家店,好久没见了。”

    凑近了看,确实是位容貌出众的小妇人,年纪大概只有三十左右,比姓侯的那位年轻许多。

    几个人喝酒,就她一个女人,在场的全都是唐人街地区出了名的老混混,年纪普遍有四五十岁,平日里的混乱治安,跟他们存在很大关系,原先月光兔酒吧的老板还专程到这桌来敬酒。

    这妇人推开身边那人,整理着衣服,眉眼间都是恼火。

    当然不是在生韩初冬的气,她站起身,挤出笑容回道:“是你啊,生意很不错,恭喜了。那几间商铺你要不要,如果想买我可以降价卖给你,二十万美刀就拿去。”

    一年租金原本就要两万多美金。

    孟欧之风牌楼附近,属于唐人街位置最好的地段,三间连在一起的商铺,能值个三十万美金出头。

    韩初冬想不明白怎么就降价这么多,但主动送上门的便宜,干嘛往外推呢,果断说了句:“我有点兴趣,今晚喝得多了些,要不然明天谈谈吧,嫂子你明天早上来我店里,当面聊一聊。”

    “可以,那明天早上联系,能不能帮我叫辆出租车?我也喝多酒,送我出去吧。”

    这女人拎着包,站在那都左右摇晃,整个人快要瘫在韩初冬身上,他能清楚感受到源自于胳膊处的雄伟压迫感,顿时心猿意马。

    本就想着能帮便帮一把,哪有拒绝的理由,直接把她送出了月光兔歌舞厅,门口刚巧有出租车。

    给了司机五美刀,还告诉司机说记住他车牌号了。

    此刻在路边,韩初冬俯下身子,正要和侯哥的老婆说已经帮忙付了车费,直接回家就行。

    两人目光对视,韩初冬忽然发现她那眼神,没先前迷离,想着就算醒酒哪会这么快,猜到是在装醉。

    稍微有些尴尬。

    刚才送出门期间可没少吃豆腐,不过没那么明显,也不知对方有没有察觉到。

    挥挥手道别,司机踩油门上路出发,望着那辆车,韩初冬摇头笑了笑,转身往月光兔歌舞厅里走去……

    来到卡座坐下。

    今晚换个发型,把西瓜头梳成三七开的周楠,挤眉弄眼调戏说:“冬哥你怎么又回来啦,我们刚刚还猜是不是终于能有美事轮到你,那女人年纪比我们大了点,但长得真漂亮,干嘛错过机会。”

    “胡说什么呢,之前就认识,喝多了送出门而已。”

    说话时候,韩初冬的视线瞄向那桌,只见有位光头正盯着自己看,这会儿还起身朝自己这边走来。

    光头中年人身材壮硕,大金链子大金表,牙齿因为长期抽烟,又黄又黑,来到韩初冬身边坐下。

    带有威胁的意思,压低声音对韩初冬说:

    “刚听你跟我乔妹子聊天,她那些店租给你了对吧?当哥的劝你一句,无论开出再低的价格都别买,那几家店不适合做生意,容易有祸事,明白吗?

    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懂事,别到时候出了麻烦,连为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韩初冬总算明白,那女人为什么要把价格压低到二十万美刀卖给自己了。

    就说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摆明了是丈夫进去后,之前积攒的那些家底被人惦记上,她又没能力守住,不如换成现金。

    三四十万美刀的商铺,值得让某些人铤而走险。

    韩初冬来钱容易没错,并不代表其他人挣钱也容易。

    脸上笑容玩味,发现小看了刚刚那女人,往深处细细琢磨,韩初冬发现这是在拿自己当挡箭牌呢。

    又或者是狐假虎威,想要利用韩一枪的名气,吓退这帮盯上她的虎豹豺狼。

    如果麻烦解决了,估计“二十万卖店铺”这句话,最后也会变成一句酒后醉话。

    觉得这大概就是真相,不由感慨起人心叵测。

    最开始分明是好心泛滥,想要帮侯哥他老婆一把而已,怎么就被当成了挡箭牌?

    突然觉得自己经验太少,要学习的还有许多,韩初冬这会儿陪笑,装嫩来句:“我懂我懂!大哥喝酒!”

    光头男很满意他的态度,很给面子地喝了杯,离开回到他们那桌去。

    如果好好说话就算了,估计会很乐意帮忙。

    但是被人算计,这让韩初冬感到不爽,因此根本没搬出自家老子当靠山,直接服软,不准备被谁白白利用……

    侯哥他老婆叫乔薇。

    两人婚姻算不上你情我愿的自由恋爱,她老子欠赌场钱,又没办法还上。

    被逼得没办法之后,姓侯的趁火打劫上门提亲,浑浑噩噩也就答应下来,晃眼间已经六年过去,早认命了。

    有些人天生就机灵些。

    和韩初冬猜测的差不多,乔薇的确在拿他当挡箭牌,也没真想过要按二十万美金价格卖出店铺。

    只是恰巧见到韩初冬,想起那位当上代理警监的韩一枪,随手而为,当众说要把店低价卖给他,想着让其他人忌惮,免得被谁抢走。

    虽然聪明,说到底只是个没什么势力的女人,为了不被别人欺负,靠耍小手段求生。

    不过乔薇没想到,有色心没色胆的韩初冬,竟然把皮球踢了回去,压根不按照她的想法来。

    当天晚上就有人大半夜敲她家门,还是想逼着这女人拿些好处孝敬他们,某些人甚至抱着财色兼收的想法,平日里嚣张惯了。

    吓得乔薇独自在家,躲在窗帘后面偷偷往外看……

    ————————

    韩初冬打车回家,晚上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刷着牙下楼看小狗,见它站着摇晃尾巴,心情顿时跟今天天气一样好。

    吃完早餐,直接去市区那家宠物店,接受所谓的血液疗法。

    兽医把得过犬瘟热,并且已经痊愈的同血型狗狗的血液,注射进小奥瑞卡体内,那些血液中带有抗体,算是比较有效的办法之一,同样可以提高存活率。

    价格包含在两千美金治疗费用内,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一两个月内依然要继续观察、细心照料。

    挺恨卖病狗的商人,但假如不是阴差阳错到他手里,可能这个小家伙已经一命呜呼。

    有多少人能像韩初冬这样,花普通人半年工资给刚带回家的小狗治病?

    说起来,也算小奥瑞卡运气好,跟前两天相比,它的症状已经好转许多,今天早上没有流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