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终极狂兵之上门女婿俏总裁 > 第四十二章:吃点烧烤
 “什么?”

李清远大惊,脑袋嗡的一声,“不!不可能!那都是我的家人!”

张少枫继续为其施针,“也许你听起来可能匪夷所思,但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中的毒叫噬心散。

这种毒无色无味,长期使用会慢慢侵蚀你的身体器官,上次我故意气你就是为了把你的体内的毒素排出来。”

“唉!”

李清远一声叹气道:“张先生,上次是真对不住你……”“别客气。”

张少枫施完最后一针,笑道:“你送我老婆那么大礼物,我还没谢谢你。

救了你们夫妻算是两清了。”

李清远身体燥热难受,体内好像有一道火龙在穿梭,慢慢蜷缩在一起,猛地一窜,挤压在嗓口。

噗!李清远一口口黑血不断地喷出,身体变得更加劳累,眼皮都快睁不开,“谢……谢谢您……”刚说完话,便晕了过去。

张少枫拔出龙须针,坚硬如铁的龙须针立即变作棉絮状。

对着李清远说道:“话,我只说到这里,是吉是凶,以后自求多福。”

踏步走出,跟李医生交代道:“他们夫妻身体虚弱,可能要睡上一段时间,如果我不在的情况下,就交给你了。”

李医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可随即一想,怎么张少枫口气不太对呢?

又不是生离死别?

刚想询问,张少枫已经带着关欣语远去。

夜晚中的街道,依旧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张少枫和关欣语二人牵手走在人行道上,晚风拂过,吹起关欣语的秀发随风飞舞,关欣语轻轻撩起。

轻声说道:“你可又帮了我一个忙。”

张少枫紧紧抓着关欣语的手,嬉笑道:“什么忙不忙的,都是自己家人。”

张少枫嗅了嗅,一股烧烤的香味飘然而至,转身问道:“你饿了吧?

前面好像有烧烤。”

关欣语反问:“是你饿了吧?”

张少枫嘿嘿一笑,拉过关欣语说道:“走吧!走吧!小可爱,这个味道太熟悉了,我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在一个幽深的胡同口,一位老汉架起简单的烤炉,旁边有几个矮桌子和小板凳,正烤着烧烤。

香味诱人,让人闻着味道都会垂涎欲滴。

张少枫看到那个老头,大呼道:“全叔?”

老头一愣,看到张少枫后,咧开嘴笑了。

“好孩子,是你啊!快,坐下,全叔给你烤羊肉吃。”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王保全,在没当总裁的临时男友前,就寄住在王保全家里,之后虽然很少去看望,但一直有寄钱回去。

这时看到王保全红光满面,双腿站的也很笔直,张少枫笑道:“全叔,你恢复的好快!”

“是啊,都是托你的福,按照你的药方,我现在已经痊愈了。

哈哈……”王保全看到关欣语后,双眼呆直。

“孩子,这位女娃娃是……”张少枫将关欣语搂住,嬉笑道:“这是我新认识的婆娘,怎么样?

够喜人吧?”

王保全也笑道:“孩子,你本事真大,这才几天不见,都能找到仙女般的婆娘。”

关欣语对着王保全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孩子,别站着了,快坐下。”

王保全为二人搬了两个小板凳,将桌子擦了好几遍。

张少枫大大咧咧的坐下,见关欣语秀眉微皱,有些不情愿。

便呵斥道:“发什么愣,赶紧坐下!”

王保全急忙说道:“少枫,跟自己女人好好说话,千万别发脾气……”张少枫却是摆摆手笑道:“女人,三天不打,就会上房揭瓦,一天不骂,就会蹬鼻子上脸。

哈哈!”

关欣语冷哼一声,本想转身就走,可这家伙也算帮了自己大忙,便忍气吞声的坐在小凳子上,扭过头不想理他。

王保全将之前考好的羊肉串给他们端过来,竖起大拇指,“家教真严!快吃吧,这肉串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张少枫一点也不客气,抓起横着咬在嘴边,从右向左划过去,肉串上的油都留在嘴边,张少枫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

关欣语却是对这吃东西的样子一点也不习惯,轻声说道:“你能不能斯文一点?”

“你不懂,吃街边摊一定要放开了大口大口的吃,像你们平常细嚼慢咽的吃,哪能体会这种快活。”

关欣语表示不能理解,张少枫问道:“你不喜欢吃?”

关欣语摇摇头说道:“不饿。”

“好吧。”

张少枫抓起五六串,并在一起,将一头全部塞进嘴里,用力一划,只一瞬间,将肉串全部吃完,就连竹签上的油渍也被舔干净。

张少枫乐此不疲,依旧用滑稽的方法吃着。

突然传来嘭的一声,紧接着传来全叔的怒吼声。

“你们……干什么!!”

几个光着膀子,面目狰狞的小混混邪笑道:“老头,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来做生意,也太不把北海一条龙放在眼里了吧?”

张少枫一回头,见小混混把全叔的烤炉踢翻,围着全叔不怀好意。

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犹如平地炸雷,几个小混混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刚才的吼叫声是从年轻人嘴里传出来的。

“小子,别多管闲事,不然我让你爬出去,信不?

?”

张少枫见是小混混,没兴趣多理会。

“给你们三秒钟时间,赶紧给我消失。”

小混混哈哈大笑起来,“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死!敢跟北海一条龙这么说话。”

突然一人见到关欣语,双眼发出贼光,嬉皮笑脸的说道:“小子,马子不错啊!”

另一人也被关欣语绝世的容颜吸引,“小子,你可以滚了,马子留下给哥几个耍耍。

嘿嘿!”

张少枫脸色一变,双眼变的深邃,任何侮辱关欣语的人,必须死,杀意顿起,抓起竹签便要甩过去,一道细腻柔弱的手压在自己的手上。

张少枫抬眼一看,关欣语摇摇头,“少枫!不能再杀人了!把那些人教训一顿就是……”张少枫脑袋嗡的一下,关欣语的这句话回荡在耳边,曾经也有人这么劝过自己,仿佛遭受雷击般,思绪开始凌乱,脑海中浮现出那道靓丽的身影,渐渐和关欣语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