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启完美年代 > 第八章 计划
    夜幕下,郭家灯火通明。

    “什么……你是说,徐牧那小子卖了二十辆车给泰禾米厂?我咋就听着不信咧?”

    郭大强手中的酒杯刚举起一半,就被儿子刚才的话给惊住。

    不仅仅是他,就连周围一大家子人,也都安静下来。

    半晌,倒是郭震母亲白晓娥小声开口道:“我听说泰禾米厂厂长是他外公,这里面是不是……”

    都是一个村子的人,相互知根知底,徐牧母亲苏瑞英家里的事情,郭家哪会不知道?

    不过,就算是亲戚帮忙给家里孩子赚钱,也没这个帮衬法吧?

    “任谁也没这么惯孩子的,这起码十多万丢到水里,是你愿意不?”郭大强放下酒杯,满脸的不可思议。

    倒是郭嘉涵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继而推了推郭品尚问道:“爸,你说那家伙会不会骗他外公钱啊。”

    “什么叫骗?”

    郭品尚瞪了女儿一眼,偏头皱眉问道:“……对了震震,那徐牧有没有说一辆车他赚多少钱?”

    “不赚钱。牧子说了,多少钱从叔你那拿的,就多少钱卖给泰禾。”说到这里时,郭震显得有些激动:“按我说啊,牧子就是仗义,不赚一分钱就给家里人帮忙……”

    “切!”

    郭嘉涵嗤之以鼻,抿了一小口健力宝,吞下后,才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道:“要么是他吹牛,要么……就是他会找我爸多要点优惠,好从里面赚差价。白花力气的事,傻子才会做呢。”

    “嘉涵这话有道理。”说话的是她母亲陈舒娅,只见她抿嘴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继续道:“这亲戚归亲戚,生意归生意,要是连这个都拎不清,那徐牧就是在给震震吹牛。”

    两母女在这一点上,倒是达成了共识。听她们这么一说,郭大强夫妇也连连点头。

    不过他们心头疑云未去,如果这事是真的,那泰禾米厂生意这么好?花这么多钱买车,难道为了收粮?

    半晌不发一言的郭品尚咳嗽两声,沉吟着摇头道:“徐牧那孩子看着沉稳,事情应该不假。泰禾我也知道,人家苏厂长打拼这么久,不可能平白无故买这么多车,这里面肯定有其他道道。震震你说说,那徐牧卖车签了合同没有?还有没有其他的附加条件?”

    “我不知道哇!”

    郭震正努力掰扯着自己碗里的鱼片,闻言茫然地抬头回道,接着仿佛想起什么又兴奋起来。

    “牧子给了我两千块,说是他外公给的,明天要我在镇上找家门店,扯几条红幅把叔家那车的厂家招牌打起来,还印了好多传单,说是要做广告咧。”

    两千?

    这可不是小数目。

    郭大强两口子皆是震了震,面面相觑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钱都给了,貌似……这么大的事,还真靠谱?

    “开店?印传单?”

    这下就连郭品尚也有些糊涂,努力思考半晌,也弄不懂徐牧的用意,终究还是摇头失笑:“琢磨不透啊,徐牧那小子到底想干嘛?”

    这卖车根本就是一锤子买卖,郭品尚实在是想不通,徐牧这摆明要大干一场,准备持久战的样子,到底搞什么名堂。

    而且,那苏广发难道老糊涂了,出钱任这小子胡闹?

    不知不觉中,郭品尚兴趣大增,本来只是一着闲棋,现在倒是引起了他的极大重视。

    好歹,连那苏家老爷子也参与了进来……

    “那家伙……该不会是准备打着咱家的招牌招摇撞骗吧,爸,你可别被人骗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郭嘉涵突然脆生生地开口道。

    听到这话,郭品尚浑身一紧,瞳孔骤然收缩,随即又放松下来。

    不管那小子打什么主意,难道自己这老江湖还真能被人阴不成?

    那不是扯淡嘛。

    见话题似乎有些沉重,白晓娥赶紧凑了句:“那可不会,牧子一家人咱都知根知底,他干不出这种事。”

    郭品尚也是点头,不轻不重地在女儿螓首敲了一记:“别瞎说。对了震震,既然徐牧要你帮忙开店,那就让嘉涵也跟着去涨涨见识,反正她呆在这里也无聊。”

    连他都摸不清那小子的路数,郭品尚心中痒痒得不行,若不是顾忌长辈威严,连他都想去瞅瞅,看那徐牧到底是准备要干嘛。

    “好啊好啊!”郭嘉涵喜孜孜地娇声嚷嚷。

    昨晚初来的新鲜感,在经过一天的消磨后,早就消失殆尽。

    要是能够去街上玩也不错,而且,开店这种事情也有趣得紧,若能揭穿徐牧那家伙的阴谋,那就更有趣了。

    她对徐牧第一印象并不好,也不喜欢博眼球出风头的家伙。

    而且,昨晚刚见面时,那家伙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超级无聊,也超级无礼。

    对男孩子偷偷摸摸看自己她早已习惯,绝没见过有人那么肆无忌惮的观察。

    臭不要脸……

    要是徐牧知道,昨晚自己那纯欣赏的目光,会得到郭嘉涵如此评价,一定会大呼冤枉。

    世上男人遇到美女,不向来都会多瞅两眼的嘛?

    这特么也有错?

    **

    石岩村乡民们几乎家家都有竹床,类似于单人床大小,全竹制作,极为轻便。

    夏天傍晚时搬出来,用井水清洗后,一家人坐在上面谈天说地,消暑纳凉,在缺电的年代,这竹床便是农家夜晚最大的享受。

    当然,更多的农家不叫竹床,干脆叫凉床。

    这时候的石岩村,早已鸡鸭归笼,牛狗入棚,除了类似郭家那种大户,基本都各自在院子里竹床上纳凉。

    院墙草丛传来阵阵虫鸣,隐约有路过的村民低语,和偶尔响起的婴儿啼哭。

    此刻的徐牧,躺在院中的竹床上,手中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拍在身上,驱赶着嗡嗡蚊虫,发出“噗噗”的闷响。

    而他的思绪,却早已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今天临时做的决定,虽是灵光一闪,但随着徐牧在心中不断演算,察遗补缺,自觉得成功率也随之增加。

    卖车也好,帮外公度过这一难也罢,对他来说,其实也是顺手推舟。

    他不会让自己失败,这可是他赚取第一桶金的关键一步。

    当然,徐牧并不认为他刚一出手就能帮泰禾打败福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饭要一口口的吃,事要一步步的做。

    若是可以的话,徐牧不介意运用一些手段,把即将风生水起的周福哲,于未发迹之时打落尘埃!

    天色微凉,璀璨星河高悬夜空,忽明忽暗,神秘悠远。

    而徐牧仰首望天,慢慢地,一颗心也随之变得澄净下来。

    此刻静下心来,徐牧却是莫名开始想念前世的那个她,那魂牵梦萦的俏脸,似乎正在星空中对他微笑。

    是的,她爱笑。

    爱笑的女孩,同样也爱哭。

    犹记得两人第一次吵架是参加工作后,具体为了什么事已彻底忘了,当时的徐牧关了手机,出门硬着心肠在网吧呆了一个晚上。

    他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心理,是想拗一下女友爱耍小性子的毛病?还是不耐烦对方的撒娇?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等徐牧第二天早上回去,就看到她从沙发上冲过来,披头散发,死死地抱着他的腰,“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上,眼泪鼻涕一塌糊涂。

    “答应我以后不要关机好不好,我找不到你,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那天的徐牧很心疼,紧紧抱着对方,在心里发誓,绝不会再让她掉一滴眼泪。

    可最终……他还是食言了。

    往事如电影般一帧帧划过脑海,不知不觉中,徐牧的眼前有些迷蒙。

    那个傻丫头,对她好一点,她就可以付出一生……

    人生几经跌宕,在临近四十岁时,徐牧一无所有,唯有她还默默坚守身边。

    那时候穷困潦倒的徐牧也曾想过,假如时光倒流,他绝不会去撩拨这个傻傻的女孩,不打扰对方安宁的生活。

    现在,时光真的倒流了……

    徐牧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这辈子,他不再是单单为自己活着,为了家人,也为了她……

    而现在,她在哪里?

    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攫住心脏,徐牧心中突如其来有种冲动,猛然从竹床上坐起,他喃喃失神道:“明天……明天我就去找你,等我。”

    “说啥咧?”

    这时苏瑞英正好端着木砧板过来,上面放着几片西瓜,借着遍布大地的银辉,甚至可以看清那砧板上的汁水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