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七十五章 隐蔽的剑客
    秦西榛微微愠怒,为什么程燃一开口就是钱……知不知道她在这里租房子很贵的,而她也不能老是去人家家里蹭饭,经常买干面包和麦片对付一顿,自己异国他乡这么省吃俭用,而你久不联系,乍一开口就是跟我谈钱?

    秦西榛眼珠子眯了起来,深呼吸后道,“我现在手里能动用的大概是一千万,除此之外,还有些保险,购买的基金,如果要取出来的话,可能预定收益没有了,但还是能退出来的,我还买了几处商品房和商铺,动产不动产加起来,现在也许能有一千六七百万,稍后可以让陈木易帮我计算一下,这些就是我的血汗钱了。”

    程燃道,“不用陈木易计算了,看似含糊,其实你报的肯定是准确的。”

    “打你哦……你要借多少,”停顿了一下,秦西榛道,“出了……什么事吗?”

    她又想到了港城罗家的那场碰撞,那种剧烈的波荡,现在回忆起来还很是难以置信。陈木易大概是惊到了,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在问程燃究竟是什么来历,是不是该去拜访一下他的父亲,陈木易唯一能给自己的解释,就是完全把程燃父亲想象成背景深厚能量无限的存在了。

    每每想到这些,她又会忍俊不禁。自然能想到在一中自己做他老师时候整蛊他的那段日子。

    而这段回忆想起来往往像是山海那个夕阳照射下青草满地的坡崖,一切熔在金子里。

    知道了程燃这些事情之后,也才会心里隐隐不安,因为他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大概会是很大的事情,这才让人心生惶惑。

    程燃道,“不要胡思乱想,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临时遇到了一个挣钱的事情,想拉着你一起入股,会给你最好的回报率。”

    “怎么听都感觉这话有问题,但是是你说的,那就行吧……你要多少?”

    “房子就不要动了,定期和基金也可以取出来。”

    “那大概能凑出一千两百万。”

    “好,就一千两百万吧。”

    “我让陈木易稍后联系你交割。”

    程燃微笑,“怎么这么爽快?不像是你啊?”

    秦西榛轻描淡写,“程燃,这是我全部的身家。”

    “嗯。”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就把行李打包到你家,你负责给我赚钱干活,什么时候还够了我什么时候走。”

     ……

    再谈了一些细节后,这件事就确定下来。

    正是知道秦西榛的个性,所以程燃直接开门见山。也做好了可能会解释一番甚至接受她讨价还价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些都没有。

    秦西榛的干净利落让他有些触动。

    转念一想,是什么让这个财迷眼葛朗台拿这么大一笔钱进行风险投入都毫不动容,难不成是真的觉得人奔钱的日子很让人厌倦,所以真打算如果失败了借此傍个大腿好退休?

    还真是对他很有信心啊。

    很快陈木易就把这笔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程齐则是一早就把手上有的一百五十万送到。再加上程燃现在手上有的现金,大约凑在一起,账户上一共是一千七百万人民币。

    找了一个时间,程燃让赵青在证券交易所找了个券商开了一个交易账户。

     1997年,在广东湛江就发生了第一宗网上股票交易,如今很多证券公司已经开辟了网上交易这个业务,虽然网上股票交易还没形成气候,主要是家里有电脑的人少,且拨号上网以分钟计费,网费对于一般人而言是个很大的负担。

    在此之前,证券交易所是最热闹的地方,可谓是人山人海,营业厅四面都是电脑,所有人排队用账户卡划卡进行交易,而划卡有个交易期限,到了后就自动退出界面,必须重新刷卡,后面还有人等着,始终霸占一个机位也不好意思,所以没交易完的人多数都自觉重新走到队列后面排队。

    而排队交易也相当的尴尬,后面的人能看到前面人的屏幕交易,有时候能够看到上面躺着的账户金额,几千小数位的还好,若是上面有个几十万躺着,往往能让后面的人倒抽一口凉气,可谓是相当粗放原始。

    赵青看到资金入账这么大一笔钱,还是很为吃惊。他负责程燃手上所有的资金账目,当然知道光靠天行道馆,他不可能有这么大一笔资金。

    听到程燃说是借来的之后,赵青表现了担忧,“你知道股市有风险的吧?我在里面投了五千块钱,钻研过一段时间,这是必须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却研究各种技术参数的?我那五千块虽然盈利了两三千,但那是我花了时间来计算的结果,你要不要看我的备忘录,我写了厚厚一本各种分析……除此之外,身边亲戚朋友也有炒股的,但被套牢和亏钱的几乎都是多数。”

    赵青的疑惑很明显,一来股票需要计算,就算你程燃成绩好,脑袋很灵光,但这也是要付出时间搜集大盘各种信息的,你一个因为要上课抽不开身让自己帮忙入市的高中生,确定能干这件事?

    程燃道,“也许可以试试。”

    赵青欲言又止,大概是想再劝说,但却也不在多说了,点点头,“我会帮你把关的。”

    这就是赵青的优点。

     整个这些事,程燃不能告诉程飞扬和徐兰,不消说,两人知晓了只会带来无穷尽的担心和诸多不便。

    而赵青是个再好不过的人选。

    于是就在四月这个无声无息的周一,程燃把这件事敲定了下来。

    把他这场仗定义为“借东风”,又可以算是“游击战”。

    那一千七百万资金就像是他手中的军队。

    他把这支军队分成四个战斗部。

    在他手上那将就作业本写下的一大堆数据作战图中。

    这四支战斗部要在不同时段进行出击,其中又分为埋伏,游走,袭营,合并,破敌……诸多战术。

    而这每一步,都通过了精密的计算。

    因为程齐的前车之鉴,程燃看到任何有前车之鉴的经验都可能因为变数的介入而变得脱离轨迹,所以他在决定向秦西榛借钱的时候,先埋头搜集的那些数据信息,就是为了这个做准备。

    他必须确定他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受到外部的变数,比如他的介入而改变的。

    等到搜集了的信息确定了这一点后,程燃才决定入市做这件事情。

    所以他开始给赵青下达指令。

    “宜安科技,时价12.5,在这个时段和这个时段……逐步买入5000手。”

    埋伏。

    “广信股份,在这个时段和这个时段……买入三十万股……”

    “湖山置业,买入20万股……”

    在一条条信息发布后,赵青开始忠实的执行这些操作。在数据洪流中的军队,进入潜伏的状态。

    在平静时日中的程燃,就像是隐秘的剑客。

    在等待厮杀震啸山林的那个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