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七十六章 视而不见
    程燃并不是要拿这些钱来炒股,外来变数可能会影响股价,从而导致事情的发展和他所知道的走势不一。

    所以程燃最近进行的那些计算,其实是为了确认股市暗流中不会动的那些趋势。

    什么是股市里不会动的趋势?一是国家政策的刺激,这些可以通过政府报告和一些数据中看得到端倪,从而映证符不符合程燃记忆中的前世轨迹。

    另一方面就是股市里潜伏的庄家,他们往往对一支股票进行了长时间的吸筹震盘运作,这个过程往往是提前了一两年,他们最终手里持着大量筹码,如果不能通过手段抛出去,最终就会砸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们是志在必得的,只要找到这些股票背后的运动痕迹,那么就能确认……这些庄家到底还在不在。

    庄家就是这片海洋里的巨轮,船大很难调头,既定了方向,他们就只能朝这方向上走。

    这就是程燃在寻找的东西。

    而他在这条航线上,看到了几艘这样的大船。

    相比起庄家的吸筹和内部消息透露出来的老鼠仓,程燃其实也算是在建一些老鼠仓,他所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的介入这些庄家即将要操控的股票里,谋定后动,随着庄家推高股价而得利。

    因为股票里大宗交易都要申报,而且短时间距离的吸筹成本很高,且会对股价产生影响,可能打草惊蛇。

    所以程燃要让资金不动声色的进场,而不引起大的波动,他对赵青的指示,是悄悄进村,在一个相对漫长的交易期对这些股票进行购买潜伏,搜集筹码。

    好在1700万其实不算多,中规中矩,最利于隐蔽潜行,相信以他的方式来做,就是潜入庄家股中,对方也看不出来,即便是被一些高手看出端倪,也只会认为是内部高管在建老鼠仓,只能一边骂这些蛀虫,一边还是按照规定的套路来打。

    因为这样的事不可避免,而操盘手自然也没法得罪高管,更没有办法改变策略,因为策略都是高层给出的答案。

    正是因为A股市场的这场行情在未来二十年里都会津津乐道,所以程燃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数出那些庄家股的名字,操盘手圈子有个挺顺口的口诀,囊括了当年那些庄家,叫做“宜安海虹东明珠,梅林湖山中信达”。

    只要是从这个时代过来的人,经历过这场A股市场波荡的股民,几乎都能数得出当年几个在这场行情中高开的这些股票,因为印象深刻,这些股票普遍在这场未来的行情中,动辄上涨四五倍,其中宜安科技好像是从七元开始高价达到一百二十六元,成为A股历史上第一支百元股。但在这场喧嚣过后,其实是一地飘零。

    程燃其实是不打算参与到这场行情中来的,因为股市这个事物,让他做长线投资可以,如果伴随着这样风险的投机来炒股,他其实是一直在尽量避免的,因为这里有人性上面的弱点,有影响成败不可预估的因素,说到底,怎么都避免不了被人为操控,他不需要选择这样一条极具搏杀风险的路径,重生者干什么不好,好好经营自己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

    若非程齐这边联众的出事,他也不会选择这一步,而且还要从秦西榛那里拿钱。

    接下来的每个交易日,赵青都会在晚上给程燃打个电话,以及做份报表从邮件发过来,程燃能够看到整个事情所进行的步骤。

    但偶尔也发现有些地方需要调整,程燃在十中的时候会因此占据一些思考空间,导致他和张平考完试在外面走路散步的时候,心思都沉浸在考量中。

    最近十中进行了一连串考试测验,今天考得这一科是物理,考完后程燃忽然意识到策略上可能要进行一些变化,正在思考,张平跟他说了两句话,发现他心不在焉,心想程燃可能没有发挥好,也就不打扰他可能进行的复盘。

    只是一路都有人在讨论试卷核对答案,那边的楼道口,大家正在询问姜红芍一道题的解题步骤,看到他们两人过来,苏红豆远远打起了招呼。

    张平对于苏红豆和马可倒是颇为殷勤,开口就是问,“考得怎么样……”

    马可摇摇头,“我觉得电场强度那道题有点难,铁球碰撞做功我求出来是10焦耳,但姜红芍说是12焦耳。”

    张平顿时脸色变了,“那我也错了,我得出才8!”

    “那你肯定没有计算铁球从管道口运动对管道壁的摩擦力。”

    大家七嘴八舌,说自己问题,又听姜红芍解释。这个时候姜红芍忽然微微侧目道,“某人这次肯定考得不错啊,都不屑对答案。”

    众人目光自然朝程燃看过来了。

    几个人都忍俊不禁,大家这个时候都没有再继续纠结考试习题上,当然知道姜红芍口中的“某人”,究竟是指的谁。

    苏红豆马可都不是瞎子,最近都发现了姜红芍和程燃之间有些疏离,但他们都不好深究,因为两人都是他们眼睛里高川仰止的存在,只是两人往那里一站,都觉得心思莫测,竟然连让人探知他们想法的念头都无法生出来。

    然而这个时候看到姜红芍这番说法,苏红豆和马可都悄然对视一笑,心想红芍哪怕平时自身再如何没有破绽,然而面对程燃,她似乎也绷不住了。

    程燃当然没有在意他们刚才对试题的讨论,而是判断出他要立即去隐蔽处给赵青打个电话,让他在购入股票的时候调整策略,否则会出一个大的纰漏,打乱他此前的布局。

    眼下所有心思都不在此处,听到周围喧嚣一时安静,还以为讨论完了,对姜红芍那边点了点头,就率先向前面的食堂大楼过去,打算在那里让张平帮忙买水,趁支开他的时间掏出手机打电话。

    张平愕然看到程燃就这么扬长而去,想了一下,赶忙跟上去。

    这边众人一时都很沉默,苏红豆张了张嘴,最后打圆场道,“估计是刚才的题做错了,连对答案的心情都没有了……”

    大家“哦”了一声散了。

    苏红豆和马可再向姜红芍看过去的时候,看到她闪烁的眼神里流露出几分神魂不属。

    不知为何,两个女生看到一向强大的姜哥,这幅怔在原地挑长睫毛些微律动的模样,竟然让人生出几分楚楚怜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