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八十五章 我很失望
    自己班郝迪遭到外班侮辱,张平出头,整个班同仇敌忾,关键时刻章隅竟然没有出卖,这让全班都有一些意外,似乎对他的看法都产生了变化。但如果要问这样的变化是多长时间,答案是不到四十分钟。

    章隅一堂课结束,就开始布置今天作业,并以最近整个班上状态滑坡为由,作业那是布置得近乎海量,而他就顶着一个班的怨声载道,面无表情挎包离开,暴君般冷酷。

    下课后张平简直像是成了英雄,很难相信平时那个性格中怎么都不会有这一面的他居然会为了郝迪出头,当然张平也只是冲十二班后门踹了一脚就跑,在对方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两座大山压境的时候也没敢第一时间站出来,但毋容置疑能够能够做到这些已经让人对他另眼相看了。

    郝迪脸红红的跟他说了声谢谢,张平则是挠着脑袋,心有余悸说多亏了姜哥。

    其实谁都知道如果不是姜红芍站出来,今天这事又哪里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就揭过去。

    恐怕他张平怎么都要挨上一个警告记过或者全校通报批评。

    可是今天那些挺身而出的身影,一个个起身说“是我做的!”的情形,又让整个五班上下想起来就觉得心中热浪翻腾,有血缘一脉连枝的亲戚兄弟都可能有所龃龉,更不必说不同家庭不同性格人组成的一个班级,不必奢望大家平时都亲如手足,然而却在这样关键时刻豁出去相互支持,好像以前在大家这里作业多就是比天还大惩罚的事情,眼下也不算什么了。

    这共同的秘密成为了众人恐怕多年以后也能津津乐道的记忆。

    下午的时候程燃收到一张纸条,“放学后一起走。”程燃回头向左后侧姜红芍的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

    老姜嘴角抿起笑容。

    对于想要重夺第一也必须保持勤奋刻苦的她来说,还有什么比能在每天埋头填满了每一分钟时间的学校里,能偶尔有和那个男子在下课间隙,或是放学共同走出夕阳铺陈为金色的操场去乘车走过一段路,这样共同的交集更让人感觉内心踏实安稳的呢?

    这是属于且仅属于他们独有的时光,无论是迷茫不确定的未来,还是彼此背后的高山海隔,都无法夺走的事物。

    于是在带着些未褪暑气的这个下午,程燃和姜红芍背着书包,走下楼台。

    高三楼那边的羽毛球场有击球的身影,操场上还有未散去踢球的人群。

    园林一般的内部路上,夕阳在两人身上披了层纱,带来暖洋洋的热度。身边的她就简单的白色短袖衬衣,蓝色的校服宽松裤子,伸出手指在程燃面前一晃,修长手指沾染着今天钢笔笔胆破裂溢出的蓝墨水,她眸子眨着,冲程燃促狭胁迫笑道,“过来,抹你脸上。”

    说着手作势欲探,程燃却临危不避,而且眼睛明亮。

    姜红芍见势不妙紧急收手,主要是程燃稳如泰山的表现让她心生警兆,若是自己的手这么一挥就有去无回落入魔爪,而根据她历来对程燃无耻的认知这肯定是他做得出来的事情,那到时候自己就失去进退有据而被动了,自己总不能再踹他一脚?

    所以她不自然的收回手,又为了掩饰尴尬,装作若无其事的深呼吸四顾。

    程燃能嗅到暖风送爽过来她发梢淡淡的清香,道,“今天很仗义啊。”

    姜红芍笑,“谁叫我是班长呢?不就是需要背锅的时候背锅……”停顿了一下,她眼瞳扫了程燃一眼,“倒是你,紧接着就站起来了,形象很光辉嘛!”

    “是吗,数过了吗?有多少女生眼冒星星了?”

    姜红芍呵呵一笑,“女生倒是没看到,就注意张平看你时候的肝肠寸断了,所以迫不及待暴露自己……魅力真大呀……”

    程燃看她一眼,“你怎么不说后面全班男生站起来是冲你去的呢?”

    “哪有……是大家同舟共济吧!”姜红芍歪头看过来,“而且,哪里有全班男生?”

    “之前一直没有问你,成绩降了那么多……”停顿一下,姜红芍眸子带着些许忧虑的疑惑,“有什么事吗?”

     程燃微笑起来,老姜对人对事很热心,当你向她寻求帮助的时候,她会尽到自己所能做到最好,所以无论是在班级还是年级学生会,她都有“姜哥”这么一个侠肝义胆的绰号。

    她在与人相处时也很知分寸,往往让人有如沐春风的舒适,这些修养很容易就让她卓然于群,然而这种卓约却并非高高在上,哪怕她有着良好的家室和极好的成绩,但与她在一起不会感觉到半点压力,她不会动辄掉书袋的给你讲问题谈事情,在一起会尽可能简单平实的表达她的观点,让你心悦诚服的接受,每一个和她相处的人,都会发现她偶尔会一言道出你不被人察觉的闪光和优点。

    她的修养也让她不会逾越去打听你不愿告知的事物,打听你的隐私,但往往这样有时候也让人觉得,她有颗不易走近的心灵。

    她像是恒星一样牢牢吸引着周围星体,不吝对那些宇宙中的冰冷荒芜给予自己的热量和光芒,但也让人觉得自己这样暗淡的星体本身却好像没能有吸引她的体量,只能被动接受她的温暖和给予,不免让人感觉沮丧和无力。

    因为不知能吸引到她的,又该是何等光芒万丈或有趣的事物,那大约都是一个平常人难以拥有和达到的。

    程燃其实也有这种感觉。

    但现在,程燃听到的是她这样从旁有些小心翼翼的问询。

    所以有些莫名心花怒放。

    “啊,我最近在炒股……”程燃笑着说道。

    “哦……炒股啊……”姜红芍点点头,两人并肩走了一截,她眨眨眼,又再眨了眨,然后转过头,“炒股……?”

    大概知道程燃本身就不是普通男生,但这个时候姜红芍仍然是有些惊奇。

    “就是玩玩,看看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投了一些钱在里面。”

    姜红芍当然知道炒股的情况,甚至她很早就知道股市的一些内幕运作——大家庭聚会的时候,有时也会有人说起这些事物,甚至家里有的亲戚和朋友本身就有在这些上面运作。

    但当然并不妨碍她在这个时候听到程燃说法的讶异,又想了想这个男子本就与众不同,姜红芍瞬间接受了这个设定,道,“那你挣钱了吗?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

    “差不多吧,也挣了些钱。”

    “那现在能收心?别忘了我们还准备‘黑风双煞’。”她没有问程燃挣了多少,几万几十万都没有意义,因为她所关心的并不是这些。

    “已经收尾了,后面没啥悬念了。所以我现在每天回去也基本上是在用功的。”

    “那好啊……我觉得要紧的是好的习惯,十点前做完作业,睡觉前背诵文言文和英语,最好能相互督促,我每天十点给你打电话督促你上床背诵,背完睡觉?”

    “挺好……又可以一起睡了。”

    在姜红芍作势欲打时程燃又若无其事骤然转折,“但今天估摸着不行了,我觉得就章隅布置的作业,十点做不完。还有……虽然他今天做了正确的事情,但我对他看法没有改变……”

    姜红芍咬唇横眉冷对,但又做出个握拳动作轻轻一挥,微笑道。

    “我挺你,谁叫他布置这么多作业……讨伐他!”

    而在不远处的操场,两人这番在夕阳余晖中并肩而行的画面,正落在了如今年级第一而且因为向校长争取到了踢球权利,如今名声甚为风云的朱旭眼睛里面。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第二姜红芍第一,他永远都在她的后面,落后令人咋舌的十几分差距,可谓是难以望其项背。

    一定程度上,他把她当做超越的目标,同时心里生出了连他自己都不清不楚的仰慕情绪。他曾经一度认为超越她是整个高中的心障,几乎是办不到的事情……但上回的测验出来他第一姜红芍第十的结果,让他一直以来的执念得以突破,颇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畅快之余,又生出几分失落和寂寞。

    那是看着原本自己触摸不到衣角的那个女生从高处跌落的失望,失望是因为不是堂堂正正,而这些失望在看着她与那个同样一起堕落下来的程燃并肩要走出校门的时候,这种失望和寂寞让他内心腾出了一股火。

    这火气驱使他动身,在周围友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注视下,向两人拦截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