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零七章 如山
    对于秦芊的贡献,程燃让蒋舟给予她绩效奖励,而且,也将这些推广到天行道馆的宣传体系里。

    道馆的宣传部门是蒋舟招来的应届毕业生,负责的是一位做过保健品销售,曾经和自己老公开了一家平面广告店,结果老公做传销最后跑路了,店子也败落了,她还拖拉着几岁的孩子,出来打工挣钱,叫做李惠的中年女人。蒋舟重情义,以前就在他们店里干过兼职,一直有联系,知道她的情况,他在天行道馆有权力,这个时候想着帮衬李姐一把,所以让她在天行道馆负责宣传部门。

    李惠有干劲,能说会道,但在拓展能力上面不足,不过程燃也没想过一步到位,带队伍,其实有可塑性更好,队伍跟着道馆一起磨炼出来,适应性最契合。

    当然,天行道馆目前来说就是程燃的稳定现金流来源,也没有需要过硬宣传外交的地步。这些在天行道馆开业之初,凭借前卫新潮已经占住了市场的蓝海,所以服务体系比较强,宣传部门反倒是最弱的。

    在秦芊的广告计划提出后,面临的难点还是招商引资的能力不足。

    秦芊能拉到医院的广告投放,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开门红。但对于计划中很多展位灯箱,展架的广告位,除了电脑城商家在网吧的供应链上近水楼台表示有意之外,其他的还没有主动上门的。

    于是李惠就带人去主动攻坚商家,不过收效很轻微,几天下来,推销出去几个单价收益都不高的展位,而且商家其实还很保守,不愿意以年签约,只愿意最多三个月投放观望效果,更像是打水漂的施舍形式。

    这些都是眼前在做的事情。在投给了马老板三千万后,本来很有钱的程燃手头上一下子又缩水了不少,现在也只有数百万现金,还要留待CQ和联众的不时之需,所以能开源一些,也还是好的。

    程燃还是给李惠他们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往地产商,饮料商,文具商,日用品总代这些去谈,张薇和徐兰的炎华置业当然第一个进行了支持,拿走了天行道馆一个大展位,两个灯箱,一个弓形架,签下了五万的合同单。道馆自然就不再安排其他地产商的广告,但装修公司可以找几个进来。

    这些都是李惠的宣传部门挨着去攻克的骨头。

    道馆的广告业务每年能够带来上百万的收入,这块还是值得挖掘。

    当然其他行业还有挣钱的事情,但程燃没有想过广撒网多捞鱼这种好事,要一口吃成胖子。

    一来眼下的状况其实是好的,有对未来的投资,也有眼前俯拾之间就可吮吸的现金流,把天行道馆一隅经营好,把CQ的互联网根基扎牢,队伍扩充,也是在完善他的体系,进行人才和技术储备。

    眼下的事情,虽然他有超前的眼界,但不是说涉足一个领域,就能鲸吞海吸挣钱的。

    股市那种收益形式还是他打住风口浪尖的脉搏,凭借两世为人的积累,从刀尖上博取的收益,风险还是很大的,他只是用前世经验规避了部分风险,但如果走眼踏错,就损失惨重。

    换作其他任何领域,稍微和实体沾边的,都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去搭建架子,这就非他所愿。忽悠放卫星搞融资倒是能快速来钱,但很容易推波助澜把自己给忽悠进牢里面,这不太值当。

    流行乐坛中颇有地位的一个金曲奖在这个月进行了颁奖,秦西榛榜上有名,但在高雄颁奖现场的时候秦西榛却并没有到场出席领奖,而让人感到厉害的是主办方一改会临时修改得奖,把奖杯给其他人的“惯例”,奖项由秦西榛歌曲在地区的编曲人代为领收保管。

    此举登上了很多报刊杂志,引起了很多议论,主要围绕她的个性和神秘。

    “小天后缺席金曲奖,放弃宣传和‘事业’的蒸蒸日上,一心只是音乐至上,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爱她的理由!”

    “音乐评论人韩磊表示这不奇怪,能够糅合那么多风格,或是温柔婉约,或是荡气回肠,甚至她可以让这些出现在同一首歌里,她知道自己好,听者知道她好,又何须接受主办方奖项的恩赐呢?”

    “底下的规则谁不知道啊,要不你有后台可以分一杯羹,要不你自己很有关注度让主办方利用来让一大群人分杯羹,太阳底下有新鲜事吗……不出席说明秦西榛知道这些都是浮云,能留存人心的,永远是作品!这也是她能唱出那样水平的原因吧……”

    各方说法甚嚣尘上,难得的是一片赞扬。程燃心想秦西榛不领奖,居然看上去还比领奖的影响还高。

    而且金曲奖项竟然没有拿她做惯例对待,看来这是罗家倒台的作用力,让秦西榛显得不好招惹,如今乐坛娱乐圈各方都对她保持了充分的尊重和敬畏。

    程燃手上有秦芊送的索尼播放器,里面只有唯一一张CD,封面是秦西榛坐在椅子上,穿着一件小V露背礼服,回头眼波如秋的图片,这幅宣传照片把她那种高深莫测的神秘和魅惑表现得极为到位,让人一看就有忍不住进入她音乐天地寻究感。

    这个CD程燃有时候会挂上耳机,听上几首,里面有他想听到的所有歌曲。

    流金岁月,理想,孤独,义无反顾和醉生梦死……

    但还是有些欠缺,毕竟有些歌,目前还是不存于世的,程燃想着要不再让秦西榛唱几个听听……

    但想想程燃又摇摇头,把自己真当位面之子了?想听歌随时有最好的声音给你唱啊?秦西榛人现在已经这么大一牌,连权威金曲奖都可以想不去就不去,似乎再不是他可以任意拿捏的对象啰。

    老爹的伏龙可以说是自诞生最初起,就进入的是竞争最为激烈,竞争对手都是通讯巨头的局用交换机市场,尽管从川省打开局面,但进一步以川省模式扩向全国,又将是更为艰苦的战斗,还需要更为稳健扎实的基础。所以伏龙内部开始改变宣传策略,别看今年销售三十几个亿,然而市场的惨烈,大家都已经体会过了,特别是在如今技术不断革新变革的时期,兴许今年几十个亿,明年销售不出去破产的都有。

    程飞扬提出了要打硬仗,避免安逸,从内部进行整顿整风的理念。

    在伏龙内部被称之为“整风运动”。

    整风运动是提出严格贯彻末位淘汰制度,严格规范生产研发管理,一方面对外引进集成产品开发管理体系,一方面要让内部做到一根绳,能战斗,要保持斗志。因此不惜以高赔偿开除末位员工,割除腐肉,甚至要在各个环节严控把关,促进生产线优化升级等各项规章政策。

    军队的生涯给自己父亲带来的是忧患意识,绝不轻易满足沉溺安乐。程燃有时候觉得大概是因为自己父亲这种性子,倒是让他看到了感觉一辈子在自己舒适圈之外奔波操劳好像挺没意思,所以程燃有时候性格大有和程飞扬相反的趋势。

    不过有一点必须要承认,程飞扬这样的,程燃是确确实实佩服的。

    因为他就无法做得到。

    同理如果伏龙在他手上,程燃估计开不了三个月吧。

    没有毅力,恒心,还有百折不挠的坚韧神经,一般人站上那个位置,就形销骨毁了。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程燃有时候看程飞扬的背影,会觉得从前是那样,现在也是那样。

    依然如山巍巍。

    =====

    昨天那兄弟是核电站的,出差了,等他回来给我讲讲个中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