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哦【保底月票】
    时如静水流深。

    程燃重生后的高中第三学年,就这么到来了。放目看这段的历程,很多事物在潜移默化的推移改变着,有新的蓬勃的生机在生出,有旧的事物逐渐隐没,像是脚下的大地和头顶更迭的星辰。

    程燃协助父亲创建的伏龙公司,在全国各主要省市都设立了研究所,办事处和技术中心,经过艰难苦战技术攻关后的新接入网产品,令伏龙交换机网络地位迅速提升,从最早只能在县级和少数不发达地市级网络运行,到开始向国外公司把持的更高端市话网络宣战,硬生生用产品力在地市和省会城市撕开一道一道的口子。

    蓉城中央研究部,上海研究所,深城技术中心,京城研究所,杭州技术部,美国圣克拉拉芯片所……

    一个一个的名字,代表着一群又一群的伏龙人,在那里的扎根和奋斗。

    然而这些开拓步伐后面的代价,其实很难为人所知晓。

    譬如之前伏龙上马的ECT集群技术,这是一种欧洲广泛应用于企业内部无线通信的技术,项目组加班加点投入工作,其间走了不少弯路,每一个弯路都足以让这个项目宣告流产。

    但项目组全体仍然苦苦攻关,克服了种种困难之后,中国无线管理委员会恰时颁布了ECT可以使用的工作频段,结果国内法律规定的频段和伏龙机遇欧洲标准开发的频段不重合,但伏龙内部却并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等披星戴月把商用的实验系统测试完毕,准备大规模投入市场的时候,才发现中国无线电管理委员会不给于伏龙非中国频段的系统市场准入证,而即便中国无委会能够通过,不符合无委会中国标准的手机无法进口,所以手机配套问题也是彻底无解。

    那么就意味着让人痛心的结局,伏龙无线研发部的ECT羡慕组所有成员,浪费了上千万研发费用付出了无数心血的系统,只能躺在实验室里,白开发了!

    项目组组长张晋是个单眼皮,总是蓬乱着头发的年轻人,浑身洋溢着对工作的激情,拥有无限活力。

    在攻关研发的那些日日夜夜,他所率领的所有年轻的项目组成员在实验室里加班,播放着后街男孩和西城男孩的歌曲,每天晚上的音乐热情澎湃,弄得其他部门加班都是纷纷绕道经过,但却记住了他们在音乐下认真工作的忙碌身影。

    然而,现实给年轻上了沉重的一课,辛苦和努力并不能完全带来回报,当一切努力都被宣告等于零,他们没能跑赢政策和市场的时候,人们不会忘记,那个叫张晋的单眼皮年轻组长,深夜跪在实验室痛哭流涕的场面。

    这样的画面,还有很多。

    伏龙就和这些年轻人一样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知道更多残酷的事情,譬如付出不一定有回报,譬如市场不相信眼泪,譬如扼杀你也有可能是国家意志的举措。

    市场的风险,技术的风险,政策的风险,周边配套的风险,还有那些如同开了挂般的强大对手,这世界的乱舞群魔……

    就是程飞扬的前路。

    ……

    山海的朋友们来到了蓉城定居,俞晓,柳英,姚贝贝都进入了十二中,姜红芍从京城回到蓉城之后,和山海的朋友们见了几面,大家约出来吃了几顿饭,当听到杨夏以优异的笔试成绩转学十中,姜红芍由衷的为她高兴和欣喜,杨夏也感受到了这种情感,两个坐在一起的女生席间手牵起手,似乎变得更要好了,一度让柳英很是吃醋,嚷着不干不干,红芍是我的不准抢。

    命运的变动总是奇妙,似乎这种相聚又让她们加深了几分情谊。

    大家都询问杨夏什么时候搬到伏龙新建的家属楼来,因为这边的房子在装修的缘故,所以她是一直住在表姐家的那边,接下来上学放学大家都不同路。因此才有了那条路线上的朱旭会在公交车上和杨夏遇到的事情。

    当然那天和杨夏打了招呼后他还是对朱旭点了点头,结果朱旭就像是躲瘟疫一样的和他们错身而过了,程燃都感受到他经过的低气压。

    有点搞不明白这个朱旭,上学期的事情,这还记着呢……身为男人一点不大气,还怎么做大事?

    当然报名中还有个插曲,就是遇到了秦芊。其实自暑假开始,秦芊就特别说起过她假期里会有艺术团的表演,而且是好几场的演出,所以假期里打工的事情,她就只能看着情况再来了。

    当然这无可厚非,仔细想想,两人好像除了艺术宫那次碰面之后,就好像再没见过了,所以这开学报名的时候正面遇见,程燃还是冲从走廊过来的她挥手打了个招呼,同时笑了笑说,“好久不见。”

    秦芊是和要好的一群女生一起的,最开始在那边莺莺燕燕,等迎面走来程燃打招呼后,秦芊声如蚊讷说了声“你好!”就错身而过了,程燃正错愕的时候,她旁边的一群女生“啊啊……”得打量着他,笑着说“程燃,假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噢……”

    拖长的尾音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结果搞得程燃完全发懵的看着这群女生们走了过去,然后在她们随即又起哄的时候,秦芊在那边微作恚意,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才收敛许多。

    程燃很是莫名其妙。

    而接下来他们还打了几次招呼,在开学秦芊恢复了天行道馆打工的时候,在清晨上学的街道前,而且很有些生物钟的一连几天恰好上学时撞见,在中午晚饭后溜达时碰见,甚至就是在张平体育课拉着自己路过偏僻行政楼,还在楼后面的角落还能撞见排练体操的秦芊体操队一群女生。

    九月虽然从气象上来说已经进入秋天,但是暑气仍然蒸腾,“秋老虎”仍然展现着威力,所以学生里大家会约着在放学或者周末去游泳,张平几个男生也约了程燃游泳,就在十中不远处的省游泳馆,感受着穿着衬衣能把身体都蒸湿透的天气,程燃点了点头答应了。

    结束了体操队排练表演的秦芊在换衣室里,就有袁慧群一群女生们围了过来,问,“买了吧,买了吧……我的已经买了,说好了周六去,敢不敢穿嘛……”

    旁边就有人笑,“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比基尼吗,我还是我妈给我买的,你们到时候穿我就穿!”

    “那就说好了,我们到时候游泳一起穿……”

    “一起一起……嘻嘻,先摸摸大不大……”

    “爬远点!”

    一群女生在更衣室嘻嘻哈哈互相掐掐弄弄,在约好了游泳的这个周六,袁慧群换好了在她口中“性感到哇塞”的泳衣,才看到秦芊穿着身蓝色的连身泳衣,扭扭捏捏的走出来。

    大家碰面的时候都是一阵“切!”,她们平时都是跳舞的,如今又是一个体操队,自然对自身的体型很是自信,所以平时也会开开类似这样的玩笑,然而也不全部都是很“大胆”,大多数女生们的泳衣,还是偏向保守的,但那种经常运动和保持得很好的少女身材体态,还是让她们很是成了焦点。

    秦芊入水就把整个脖子连带嘴巴都浸入了水中,袁慧群在旁边一脸嫌弃,“你不至于吧……不就是露了背和一点点腰而已嘛,你还没我露的多呢……哇你看东南方向几个帅哥在偷偷看你哦……”

    秦芊游到一群人背后去了,戏了一番水后,袁慧群和秦芊都靠在岸边,袁慧群忽然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最近在学校里撞见程燃的时候,突然变多了。”

    秦芊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袁慧群斩钉截铁道,“我看他就是在故意制造偶遇啊,否则你想啊,平时没怎么在早上进校门前撞见过他啊,结果怎么样,一连几天我们都碰到他了,你说要不是没有专门比着你上学的时间,我是不相信的!”

    “还有啊,就连下课去园林那边转转都能碰上……”

    “他和张平也来偷看我们体操队练习了吧!”

    “啊,我还说听到谁叫我名字呢!袁慧群你今天也来游泳啊……秦芊也在!”从岸上的那一边突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然后秦芊和袁慧群就这么看到张平和程燃刚刚从标准游泳池走到这边的大池子来。

    袁慧群像是中了毒一样僵在原地,秦芊面对程燃挥手打招呼的“真巧啊!”说了声“真巧!”之后,半颗头已经沉到了水里,就差吐泡了。

    随后就是袁慧群忙不迭的追问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从谁那里听说了我们今天约了游泳你们跑来装偶遇吧!

    张平大喊冤枉,说早和程燃约好了,那边还有刘景瑞他们,要不要我把他们叫过来。

    袁慧群就呵呵笑着打量两人,主要是程燃,说,“就当你们是好了!”

    随后又意味深长盯着程燃,一副促狭表情。

    等程燃和张平游过去了,秦芊身子才从泡着的水里抽离,“我去上个厕所。”

    更衣室里面,秦芊上了厕所出来走过走道,片刻后又退了回去,看着面前的全身镜。

    她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然后轻轻拍拍自己耸起的胸脯,脸有红晕,但下一刻决定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取而代之的是挺直腰背展露出高佻曲线毕露的身材,就这么走回泳池,沿途很是收获一波目光。

    她来到岸边,在袁慧群面前站着,迎着头顶的烈日,平缓呼吸。

    水里只露了一颗头的袁慧群看了她片刻,不明白初时还夹着身子扭扭捏捏的秦芊怎么这个时候突然这么自信了。

    然后她微微张开嘴露出轻微讶异的表情,秦芊竟然深呼吸后,轻轻小助跑,然后一个鱼跃噗通漂亮的扎入水里。

    这个动作引来了周围很大一波视线。

    然后秦芊手扶着扶梯破水起身,任由无数水注从她的泳装坠落。

    水面袁慧群不住鼓掌惊叹,“你这么厉害!”

    “以前学过,”秦芊淡淡道,然后视线环视了一圈,“张平……他们呢?”

    “走了啊,刚刚就走了。你上厕所的时候……”

    秦芊重新整个身体嘴巴以下埋进了水里,咕嘟吐着泡泡。

    哦。

    ===

    ===

    稳定连续更新,有的人说我做不到,有兄台想不开说要抖音上吞刀片和我打赌,旁边吃瓜群众摇旗呐喊。

    我说,票给我,榜我们往上走。

    一起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