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成熟的你
    那天后程燃一连感冒了几天,心想果然还是没法和秦芊这样经常锻炼的相比,人家风里来雨里去没问题,自己稍微淋了下雨就伤风感冒。头疼的程燃没有做题,也没有去邮箱看各条线提上来的报告,他只是单纯打开CQ,浏览了一下留言,然后看到了秦芊那个昵称是“婆娑飞天”头像更新的个人说说。

    是四个字,余温尚存。

    吧嗒,程燃手一抖关了电脑。倒回床上,心想还不如做题。

     ……

     程飞扬这几天在桃源中心参加会议,十三号政府办公厅批准了蓉城企业管理协会更名,并联合蓉城企业家协会,乡镇企业家协会,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个体劳动者协会和私营企业者协会,女企业家协会,青年企业家协会七家协会共同组成蓉城企业联合会。

    蓉城市长,副市长,一位副书纪,人大副主任到场出席会议,在企业联合会上程飞扬被推举为名誉会长,协会一般是比较松散的组织,更多对于会员单位意义在于人脉,资源,交流和影响力,而蓉城政府有意牵头成立比协会更为紧密的企联会,是想要把市场行为和企业行为更进一步规范,补充约束市场行为。

    这对程飞扬倒是好事,七家协会共同联合成立的企联会,从平台上来说会员单位覆盖蓉城各行各业,已经足够造成影响力,程飞扬取得这个名誉会长职位,说要如何号令联合这些企业倒不至于,但至少有利于正面影响力,毕竟这可是铁打的官方赋予的招牌。

    而且对于程飞扬来说,整个企联会同业异业那么多,既然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了,那么近水楼台,伏龙的产品线基本能满足各大中小企业需求,所以程飞扬拿个头衔,不仅是影响力的提升,还能帮伏龙进一步拓展产品市场。

    只是程飞扬这个名誉会长还是不算名正言顺,至少就以蓉城目前50强私企排名来说,程飞扬的伏龙以38亿产值销售额只位于第二位,第一位是希望集团的刘氏富豪,产值销售额已经达到了52个亿。人家拒绝也很简单,其实也是看着程飞扬眼红,你可以卖会员单位路由器可以卖交换机可以卖线路,但自家产品销售范围有限啊。

    程齐的联众平台入选今年蓉城计算机互联网十大网站。这年头受加强信息化建设红头文件影响,什么都搞个排名,蓉城也举办了个官方的十大网站,邀请了各路媒体,CQ虽然用户增长迅速,但所有人对其的印象也不过就是个聊天小程序,并未受重视,所以在各方视野中直接给忽略了。

    现在的风潮是网站,门户网站的火热导致时代觉得互联网原来就是这么个东西啊!包罗万象的冲浪和信息阅读带来巨大的点击流量,这是互联网的1.0时代,堪与海战中大炮巨舰时代相媲美,带着群雄逐鹿华丽厮杀的浪漫,所以蓉城也评了个本地互联网,程齐还不是第一,排在第一受各方宠爱的是天府公众多媒体信息网,网站创始人周东受万千青睐于一身,在现场更是口出狂言,下一步就是要整合他们只是觉得“小打小闹”的棋牌游戏平台,同时利用信息网优势搞论坛社群通讯体制,代替现在很火的即时通讯。

    不过也够的上对方这么霸道总裁,天府公众网啊,有155MBIS高速接口和全国八大区中心国际出口相连的杀手锏,省内就覆盖十六个地、市、州,在国内都有极高知名度。要说用户是肯定不缺的,直接强势连接城市信息门户,难怪对方有这么大的企划,直接就要正面战场打程燃手上的联众和CQ。当然对方其实并不知道这两者都归属于背后的程燃,甚至更不是针对程燃来的,人家一口气提出的计划中,这只是多路进军的其中两条而已。

    对此CQ系这边李明石他们到没有多大反应,那样子就像是一头牛被苍蝇撞了一下,信息港似的论坛社群通讯对抗即时通讯?玩呢?这就像是几个小屁孩关起门画个圈圈自己玩去。

    而联众方面却是当时在评选现场,看来是受了对方的气的,也难怪,对方直接就在会场当记者说明自己的战略,压根不把联众当回事,觉得在信息网上开个地盘,也就能把棋牌游戏这种玩意儿一网打尽了。程齐主要是憋屈在人家记者都找对方采访了,没给他话语权,根本不给他表示异议的机会啊。

    所以程齐这边问程燃,什么时候能开通CQ币对联众币的单项兑换。这条通道一打开,等于是对联众进行一波内力灌顶,以程齐的话来说,“不膨胀一波都对不起周东的挑衅!那就比比看有没有人跑到信息港玩棋牌。”

    当然,其实做事业,也并没有那么多非要盯着你的你死我活,其实大多数在市场利益上的交锋,最后还是要归结于一点,自己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在一个台阶上和对手角力,远不如直接迈上几层台阶看以前可以和自己扳手腕龇牙咧嘴的角色,变成匍匐在雄狮爪下的温顺小猫,这才是程燃认定的王道。

    所谓的你上上下下ABAB累死累活一套组合拳,敌不过一个简单的平A。

    且攀风景且看山。

    到头来再多的弯弯绕绕,也只是脚下那隐约可见的蜿蜒小溪而已。

    ……

    这段时间和杨夏之间产生了一些别扭,事情始于程燃拒绝了班主任孙晖让他评选省优的事情,那个下午杨夏找上来,杨夏进入十中之后,仿佛山海双方的那种关系又继续,她仍然会在程燃面前笑话他头发不打理凌乱的样子,班上人知道她和程燃姜红芍以前同学,专门问她程燃在山海是不是也很受欢迎,她倒是报以翻白眼的表情,嘴上说都不知道他哪里受欢迎了!

    而反倒是杨夏和姜红芍之间见面都会打招呼,有时候还一起去溜达学校,关系极好。也立即让杨夏成为十中话题很热门的女生,几乎每个班都有男生在讨论她,更觉得她和姜红芍并肩走在学校里的场景,简直是十中银杏林最让人难忘的画面。

    杨夏大方叫了程燃出去,倒是没引起什么咋呼,大概她到来十中面容上的那层冷淡保护色,让她令一般人觉得遥不可及,甚至根本不会关联去想这样的她会对一个男生有什么心倾之类的想法。

    所以她来找程燃就单纯是找程燃,两者还因为双方彼此间以前还是同学的关系,自然会在程燃面前解除些许冷淡感。

    两人站在红立柱的走廊护栏旁,远处天幕云层上有金色和黑色交织的斑,倒映在她的眼瞳里,她道,“你为什么不评省优?”

    “如果是为了保送的话,凭了省优也不一定能保送,”程燃道,“而且我并不为了保送,高考是试金石……挑战一下才有意思。”

    “你这是本末倒置……”杨夏道,“你是为了高考而高考吗?最后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最好的学校吗?”

    “那么眼前明明有这样的机会啊,省优的确不保证能录取,但那是一个可能,有时候我们哪怕为了一个可能,也要拼尽全力不是吗……”

    程燃看到了杨夏眼睛里的恼意。

    她是真的很生气。

    她觉得程燃太不珍惜。

    她道,“程燃,你有没有体会过,有时候只是一个心头隐约的可能,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你用尽全力也要去争取的感受。我是如何来到十中的……本来我一直都以为,是来不了的。”

    “我不想说你这样自信的要去应考,最后却完全不能预测的结果,你到底能不能考到最好的大学里面去……如果你单纯是因为觉得姜红芍拒绝保送很酷,想要跟着效仿的话……我真的觉得你……”

    她的眼瞳里面,是暗色的那些天光,还有那样的焦虑。

    “你怎么……还是这样的不成熟。”

    .

    .

    .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