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停步
    这是一个改革中剧烈变化的时代,无数人投身这个时代中,创造追逐财富,成王败寇,激荡风云。

    在南方,素有“90年代中国公众十大知名品牌”之一的健力宝总部搬迁到了广州,占据半百亿的饮料市场江山,被外界称为“饮料大王”,然而就是这个饮料大王,不会想到这将是它最巅峰的时期,此后就会因为产权不明确问题,逐渐在内耗中走向下坡路。

    在西部,以价格杀手结束了“洋强国弱”格局,掀起腥风血雨把外资挤出国内,却也同时打死了一片国内各省可谓是诸侯割据局面的大小六十多家彩电公司,在彩电业稳坐第一把交椅的长虹公司,也当之无愧成为了中国证券市场的龙头股,股价每涨跌百分之五,就可能影响到千分之一点四的上证指数,在目前四百多只沪市股票中,相当于十二只绩优股总和的影响力。

    在鲁地,曾经蝉联央视标王的秦池酒业已经因为“川酒入鲁”的内幕一蹶不振,甚至还不起三百万的货款。

    在北方,在深城,在苏州……历史正在记载着一个个崛起和坠落的星辰。

    而这些群星闪烁和群星陨落,都构成这个时代奔腾向前的大江大河。

    在蓉城。

    如果列出伏龙公司目前的发展历程,一家公司仅仅两年时间就做到营收接近四十亿,这在之前说起来,无疑是天方夜谭。

    之前在山海对程飞扬虎视眈眈的那位孙卓富,在山海也颇有名声,甚至私下里也把他排在山海市身家前几位的行列,而这位当初看来是一大劲敌的人物,现在靠着四处搞关系拉拢一些工程,几千万身家,然而路数剑走偏锋,有的工程资质还有问题,没准什么时候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虽然伏龙的营收不等于净利润,但这却是拓展市场的能力和公司体量的综合体现。

    程飞扬到目前的发展,使得曾经的一些高墙障碍物,如今回头来看,也就是一些小沟小坎了。

    先有农村包围城市,暗度陈仓布设接入网从贝拓手里抢市场,整合工厂提高产能,然后是对上王立刚雷伟。

    经历这些的伏龙,早已今非昔比,屹立省内第二私企的位置,实至名归。

    在外界一些对伏龙公司防范和直接是对手的眼中,对伏龙有很多非议,毕竟伏龙目前是兵马粮草齐动,本来就是落后一步,只能奋起直追,为了攻占市场,往往都是凭借自己的研发力量,招揽的大批少年班天才对一些技术突击上马,项目倒是可以攻坚,但在组盘中协调度不够,后期测试度也不足,只能是在客户的投诉检修中不断改进。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特殊时期,管理粗放,好在伏龙的售后是没问题的,机动队也就是救火队二十四小时待命,一旦有地方局出问题,地方办事处解决不了的,那么机动队就要乘当天的飞机第一时间抵达。

    这种事情在一些对手眼里,当然嗤之以鼻,所以还传出伏龙是“三流技术一流营销”。

    伏龙内部对此耿耿于怀,外界一些向着伏龙的人也打抱不平。

    然而面对这种说法,程飞扬却表示无伤大雅。

    别的那些个资本数千万,亿计打底的,到了一个人生高度,身边各类人恭维围绕,利益相关,不可避免被捧起来,多多少少都会在意一些面子和地位。

    但是在程飞扬这里,在乎这样的面子其实没有意义。

    以他的话来说,“什么狗屁,伏龙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不想办法努力活着壮大,谁来养活?要用几年时间走别人十几年走的路,不拼,就走不下去。我们只是比别人做得多一点点而已。”

    我们永远只比别人多做那么一点点。

    这话以后成了程飞扬一条经久不衰的名言,还要加表情包那种。

     ……

     回到1999年的这个秋末,即将迈入千禧年大门,新的世纪有无数新的事物,更快的计算机,更新颖画面更炫丽的游戏,更快速的互联网,无线网络,VR,人工智能……对程燃来说等于是开始有他熟知的事物逐渐出现,有种莫名亲切感伴随着世纪更迭袭来的时候,程飞扬随着蓉城商报的采访而引来众多媒体杂志转载,一时间成为热点的事情,却让程燃在十中的行走带来了诸多不便。

    毕竟十中还经历过当初有人在校门口堵程燃的事件,一度沸沸扬扬,很多人早从那些传闻中知道事情轮廓,那么伏龙公司的老总就是他父亲的事情,也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有心人眼里,是看得到伴随这场打黑除恶伏龙公司上的位,在雷伟帮命运最后尘埃落定的这个时刻,伏龙公司也就显得突出,程飞扬是在这场战役下最终被推到了台前的人物。

    虽然伏龙公司在中国庞大的电信市场里面只是新兵,只能说握有了入场券,还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但是在本土省内,无论是占领的市场还是和地方电信合作的深度,都是独一无二。

    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伏龙,夺得蓉城企业联合会会长,最后才是商报正式采访的报道,国内一些媒体和商业杂志,进行转载引用,以至于现在你在外面饭局酒席若说不出几点这个蓉城程飞扬的事迹,就算是社交上消息不灵通,有些落伍了。

    杨夏自然也看到了那篇报道,在山海的时候,他们这些老院子里的只知道伏龙总部迁到蓉城之后,发展得很好。但是具体,是没有概念的。

    报道上面的那些数据和一些个企业战略,杨夏看的也只是似懂非懂,但有一点是切切实实看在眼里的,那就是这篇报道里伏龙成长过程中的那么一丝腥风血雨,连她都能嗅到不少。

    所以可想而知伏龙到蓉城,哪有那么顺风顺水,语文阅读《左传》有句话叫“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程燃和他的家庭,就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吧。

    这大概也是程燃如今成长得让人觉得陌生而耀眼的深层次原因。

    早晨的杨夏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进校门前程燃的身影,她心下一喜,正准备快步上前。

    结果旁边有人捷足先登,她认识过去打招呼,声音明显比平时动听许多,表情都生动几分的女生。十班的,之所以能让杨夏这样的转学生都知道,皆是因为这女生经常在篮球场出没,打得一手好球,但性子属于大咧咧那种。

    今天却轻言细语,和程燃说着,“上周末大家唱K,春熙路那家缤纷,后面听张平说你不来了,这么大牌啊……你有时候也出来玩嘛……张平我们以前就认识,都是好朋友,大家可以多相处啊。”

    “好吧。”

    “那我当你答应啰,下次不准放我们鸽子!”

    那女生似嗔实喜,没过多久,又有人往程燃这边过来了。

    杨夏就在后面看着这些熙攘,想走上前的步子也停住了。

    是啊,虽然他们曾是青梅竹马,然而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从彼此世界缺失了,程燃身边如今慧眼识珠的,也并不缺少她这么一个。

    她又哪能真能如以往那样,可以以一个倍加显眼的位置,出现在他的身边呢。

    ===

    (会说话的肘子,大王饶命作者的新书第一序列,开始连载了,我觉得很好看,推荐。

    从日本回来,一大家人从上到下,呕吐发烧,跑医院没停过,稍微缓过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