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嘲弄
    (这才是一百八十九章呀,写对了很得意。)

    伏龙要发展WCDMA,就要全面布局,射频,基带处理,信道编解码,功率控制,智能天线,核心软件等相关技术,而去往美国,主要目的是芯片技术和专利。

    程燃也想去看一眼。

    这之后程燃在十中收到了一封信,信封自带清远大学的印刷体。捏着还有些厚,拆开来,秦芊的信就在里面,两页纸,工整的折了三折,打开后,是秦芊告知他现在的情况,说在艺术团其实很苦,今年一边培训,一边有演出,都是压下来的任务,但又很充实,就是要牺牲一下休息时间,还要兼顾文化课的成绩,班级也不能完全不去参与,于是乎你想象一下我顶着黑眼圈给你写信的样子,但抱歉你不会看到我这幅样子的,我是永远美丽滴!

    信里的秦芊自信,细腻,真实,把他当做了倾吐对象,还跟他说起大学的生活,她总结的与人相处之道,哪怕每天回去很晚很累,都坚持和舍友们聊一会天,有空也会把他们叫上一起吃饭,跟他说水木园的趣事,甚至隐隐有如果他选择这处,一定更精彩。

    程燃笑笑,觉得这样看着人生一些美好的样子和事物,真是赏心悦目。

    信第二页,秦芊回忆蓉城的时光,谢谢他给她带来的成长。

    程燃心想小秦你这写得怕是不能让旁人看啊……

    近末处,秦芊表示她其实有很多舞台照,但在舞台上,无论穿着有多么光鲜亮丽,那都只是在聚光灯下,不如她最真实的样子。

    程燃往信封里看,果然躺着一张照片,抽出来,不是舞台照,不是宣传用的那种让人一看就专业高端的照片,应该是朋友日常记录拍的,一个练功房,大概是她们学校的,背景红白相间的墙皮透着斑驳,秦芊穿着素色的练功服,那个凹凸有致。

    迎着光脊椎的弧线顺着腰背的肌肉线条向上延展,天鹅颈侧过来,恬静,头发盘起,发丝稍有汗珠,腿部仔细看也绑上了绑腿,不知道腿部受过多少伤,就这样芭蕾动作,一只腿踮着,一只腿在平行于地面极致伸展,长得……惊心动魄。

    张平从旁过来,程燃信和照片都一并塞进抽屉里。

    “啥呢?”尽管没看到什么,但历经千帆的张平再熟悉不过程燃这种往抽屉里塞东西的动作,眼睛已经追过来了。

    程燃随手比了个剑指,念句口诀,“万剑归宗。”

    “我靠靠靠靠……”张平捂着小腹退出去,手上一连串翻掌抵消,“好强的剑气……看我乾坤大挪移九阳神功!”咿咿呀呀的和程燃凌空比划。

    程燃笑着,暗道险啊。其实信照片都没问题,给张平看到也无所谓。

    但那句谢谢你给我的成长,拿给张平看过去……他就能读出一百种解释。然后估计秦芊这个十中舞蹈小皇后的传奇事迹上,还要多一条怎么都洗不清的关于他程燃要负起责任的吓人后果。

    晚上在家做完题看完资料,揉着眼休息的时候,程燃想起,拿出秦芊那张照片,看了片刻,随手放书下面,笑了一下。

    片刻后……再拿出来。

    扫一眼,放回去。扫一眼,放回去。

    反正多看两眼又不犯法。

    确实很耀眼嘛。

    ……

    “你真要去美国了?”程燃家里,俞晓张大眼睛,“好想跟你去。”

    今天是徐兰邀请了以前山海院子的这些友人到家里来吃饭,她亲自下厨,其他之如杨夏妈妈肖云,姚贝贝妈妈,还有俞晓父母轮流帮忙打下手。

    程飞扬以蓉城企联会名义组织一批蓉城企业,乃至于伏龙公司前去美国,程燃也顺带要跟着去的事情,早不是什么秘密。

    程飞扬走商务考察,程燃则以旅游名义跟着。

    俞晓在沙发那边聊着天的母亲连带一些尴尬,看俞晓说,“那你去不去嘛……你要去,要不跟着程燃去一趟吧,也去见识见识。”

    俞晓对他妈笑了笑,“我就是说说,下次有机会吧,程燃签证资料都交上去了,我再临时说也弄不好,而且他这回主要还是跟程燃他爸他们,我还是不去添乱了。”

    虽然去美国可能住宿吃饭跟着程燃都不愁,但机票怎么能也让别人出,而去一趟机票和开销的费用,也是一笔负担,俞晓长大且懂事了,俞晓妈脸上却有些愧疚。

    “耶~程燃,了不得了噢,去美国的人了哦,以后成了美国人可别忘记我们这些朋友噢。”姚贝贝这妮子总是这样,凡是你都能看到她至俗,甚至压根就是没长心眼的表现。

    然而她母亲却好像对她这幅恭维的话显得很满意。倒是有些一脉相承。

    柳英笑笑,“那程燃你多见识一下,以后回来跟我们多聊聊风土人情,做个参考,没准以后我们也能出去看看呢。”相比起姚贝贝,柳英简直就是情商在线的代表,不动声色能把话说得到位好听,当然这和他那个市教育局的母亲张英不无关系。

    杨夏也在,不过没对此发表意见,她其实有在肖云的鼓励下在程燃家厨房做菜,一道水煮鱼,缠着围裙,背影身体的线条很是青春婀娜,看得几个家长啧啧赞叹,不住夸杨夏真的长大了,又漂亮又能干。

    杨夏对徐兰说交给我的时候,徐兰笑笑在旁边看,温和指挥,杨夏找不到调味品的时候,徐兰打开柜子给她拿。而徐兰出言询问或者指点的时候,杨夏就回应或者抽手撩过鬓角的发丝,点头照着她说的做。

    几个外围的女人互相瞄了一下,都有些心照不宣。

    这幅样子,还真像是程家的小媳妇儿啊。

    等到菜肴端上桌来,大人们更免不了一顿夸,程燃看着夸张,冲杨夏道,“你行不行?不会放料毒死我吧……”

    杨夏瞪他一眼,一个钉子一个眼,“那你别吃!”

    几个为人母的女人又互相看了一眼。这从小吵到大的……感情真好啊。

    程燃当然不可能不吃,而且真不吃,估摸着杨夏能在往后就这事冷嘲热讽念一整年。关键吃着,味道真是有些让人惊艳。以前就听说杨夏做菜的味道很好吃,但这只是个传闻,没想到真的吃起来,当真极好。

    这个女生只要投入到一件事上面,她往往就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成效,譬如当年令人惊艳的作文全校挂榜,愿你有高跟鞋也有球鞋。譬如她能就这么咬牙,拼上十中。但据说因为久坐,杨夏都已经有颈椎问题了,所以现在在相应进行理疗。

    有时候她身上总会迸发出一些惊人的能量来。

    美美吃完这顿,俞晓母亲抢着去洗碗,大人饭后聊天,姚贝贝母亲和杨夏母亲说徐兰现在有福气,俞晓翻出游戏机玩,姚贝贝和柳英去程燃房间找出些漫画来翻看,程燃和俞晓打了一局,打开冰箱去给大家拿饮品和冰淇淋,看到杨夏走入了自己房间,程燃把可乐丢给俞晓后,进了房间去。

    随意出入彼此房间,对于他们来说倒是并没有不礼貌且相当平常的行为,不说山海时杨夏有时候早上喊程燃一起上学,他还在床上只穿着内衣裤的时候她就能直接闯进去。俞晓更是对程燃房间如出入无人之境,想看什么漫画书什么游戏卡带磁带CD碟直接顺走。而程燃和俞晓也不止一次在杨夏洗完澡穿着睡衣的时候进她当年那墙壁都刷成粉色的房间。

    后来有一次出来两人走路都不自在,因为那次杨夏睡衣很薄,薄到能印上去,在两人看来小荷已露尖尖角。偏偏还要若无其事跟她聊天顾左右而言他。所谓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就不可避免的在彼此记忆历程中,有这样无性别的坦诚相对。

    程燃走进房间的时候还说着,“问你呢,喝什么,吃不吃冰糕?”

    结果进门就看到打量了他房间的杨夏就站在桌台前,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翻开了他那本高数,关键是也露出了下面压着的那张照片。

    秦芊的腰,长得能令女人嫉妒的腿。

    只是压在厚重的数学资料最底下,显得有一种变态的癖好。

    “呃。”程燃话语阻断。

    杨夏食指拇指掂着那张照片,看着。

    看过来的表情和眼神,是那种你这种笑着还不如赶紧一刀捅死我的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