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九十章 晴空湛蓝
    气氛就这么尴尬的过去几秒钟。

    程燃开口,“那个……照片是别人送的。”

    “是送的,还是这张照片花了钱找人买的……”

    杨夏一笑,照片放回原处,“都不用解释的,我知道,人之常情嘛。”

    “呃……”

    等一下,怎么就人之常情了。常什么情?

    杨夏敲了敲桌子,然后又指了指床,笑道,“这照片在桌上发现,而不是在床上,说明你还有那么点良知。”

    “我……”这话重点在于,放床上估计就丧尽天良,搁桌上只是迷途羔羊?

    然后她表情捉促的过去掀开被子,“你该不会旧衣裤也揉一团也不洗吧……”

    程燃:“你够了啊……”

    拉开被子扫视一番的杨夏到底没发现什么可疑物件,转过头笑,“我知道她可是在清远,怎么,到时候不打算考进去见真人?我听说十中在那里自有一个校友会,你过去凭同一届的关系,可能更对人家近水楼台吧?”

    “没有这回事。”程燃摇头。

    杨夏轻轻噘起嘴唇表示不置可否,道,“程燃,评上省优能够保送或者降分,当然更好。但如果你能一直维持成绩在前列,塔尖的大学也可能亲自来挖人给你降分保送名额,即便不要这些,就是硬考,你也能进去,但这一点始终还是不把稳的,毕竟谁都有状态起伏,如果你能一直稳定住状态,我相信你有上清北的能力。”

    停顿一下,杨夏道,“毕竟,姜红芍也会去那里不是么。”

    “所以呐,”杨夏一根手指戳了戳桌上的照片,“无论你是为了人之常情的去看美女,还是为了和姜红芍在一起,都该定下心稳住状态,我当然不怀疑你学习的能力,但难道你现阶段就不会为其他的事情分心?比如说……天行道馆?”

    杨夏道,“天行道馆本来应该还是你叔叔来管理,你该抽身了,毕竟……高中最后的时刻要来了。”

    不由自主的,她似乎又成了那个曾经在他的人生历程上,始终都比他更成熟一些,自然而然会对他如此说话的女孩。

    可以包容他的缺点,譬如男生看美女的人之常情,也可以如朋友一样给出追女生的意见,譬如对姜红芍。

    这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相处状态。

    不得不说青梅竹马就有这样神奇的设定,看着你长大,看着你成长,可以淡化性别,好像是彼此都是很在意很重要的那个人,发现你有了另一半可能会酸涩,但却又会同时感到高兴,甚至同样为之幸福。会违心的骂你不够义气,也大概会衷心祝愿,会帮你追女生男生,对方失恋时又可能陪着一起抱头痛哭。有时候恋人未满,有时候又超脱高于恋人。可能娶不到老婆或者找不到男人那这辈子两人可以将就将就,也可能在生命里再不互相需要的时候,笑着道别或者无需告别。

    “但是,我必须承认,那天知道天行道馆是你主导设计,谢飞白还入了股的时候,我还是很难说出那是怎样的感觉,”杨夏笑笑,似乎这个时候跟程燃开诚布公,还是下了很大勇气,毕竟坦诚自己心头当时的感触,“本来我还有对你没入选省优省三好的遗憾和一小些失望,毕竟你也没为此奔走,但在看到天行道馆的时候,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在你看来,省优这些,真的不重要。是的,连我当时都觉得,确实不太重要了。”

    说了这么多,程燃才发现杨夏背上了今天到他们家放在客厅的一个小包,所以说了那么多的话,是有为了掩饰接下来行为的可能。

    与人说话沟通是种很好的举措,能让人放松,甚至在一定交心的交流后,能进入到一种即便发生什么也不尴尬的地步。

    拉开那个稍显精致的迪士尼小挎包,杨夏把里面的一个折好的纸张拿出来,推在了桌子上。

    杨夏略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带着些嫌弃的道,“我家有亲戚去过美国,说了一些注意的事项和清单,你虽然跟着你爸他们过去,但他们去商务考察,你个人也要拟出需要带着的东西清单和出行一些要知道的点,你为人马马虎虎的事情,倒是担心你人在异国他乡跑丢了,别让人以为我们中国人民尽是路痴,所以我把一些细则抄下来了,你可以核对一下,照这上面准备。当然,如果多此一举,那就丢垃圾桶吧,无所谓的。”

    很笨拙,话语也不高明,甚至透着一股傻可爱。

    说着把东西一放,杨夏转身就出门了。

    原本白皙细腻的耳根和腮下皮肤,都因为这一番话和这个举动浮上了桃红的色泽。

    就连程燃最后说一声谢谢,她都没转过头来让程燃看自己一眼。

     ……

     时间推移,翻过年头,2000年到来,千年虫问题并没有爆发,这个曾经无人不晓让人担心引发现代计算机世界大动乱的事件到后面看上来,也就是一时的喧嚣罢了。

    喧嚣的是外界,最终落入实处的,还是每个人脚踏实地的生活。

    章老师的创业事业发生了变革,在确定自己没法搞销售业务后,他把心思转移到想办法如何卖软件产品上面去,他翻了很多书,然后做了好多个方案,给“大老板陈雷”递了上去,后面终于批下一个方案。

    只是最后“大老板陈雷”的修改意见,让章隅章老师颇有些感觉心情古怪。

    他那个营销方案中,打算租用大型百货商场的门前广场,开展销售活动,雇佣演出团队,吸纳人气,售卖软件。主要是为了名气,打出点知名度。

    但是方案拿给大老板改动下来,就变成了集中资源,在蓉城,京城,中海三所城市展开活动,同时,打出支持“世贸组织双边协议签订,打击盗版,为中国入世铺平道路”的口号,宣传民众或者单位可以交任意一张盗版软件碟,然后以低廉到只需20元的换购价格,得到一套价值998元的华章正版软件。同时华章邀请诸多单位,公司,学校共同联手参与这场活动。

     2000年是中国入世的展望年,刚刚和美国达成的入世双边协议,无非是巨大的强心丸,整个社会的舆论都普遍认为,中国加入WTO最大的障碍已经清除。进入第三个审批通过的阶段已经没有悬念。

    而这上面关于“市场经济”的话题,永远是社会上很多人绕不开去的议论焦点。这个时候的华章软件公司,直接站出来打着支持入世谈判的名义盗版换正版,这公益口号一出,再加上位置选的是三大城市的王府井商场,而且邀请函提交上来,邀请函的大气不必说了,也让华章这家公司,进入了这些企业学校的视野。

    一看就是来头极大,邀请函上不光写明已经邀请到的重量级大学和知名企业,而且关键人家财大气粗。普普通通的盗版碟,只要交上去,就能换价值998元的正版办公类管理软件,这年头有科利华公司在前列,谁都知道一套正版用于行政财务等管理的系统软件,价值几何。动辄上万,高则十万一套。

    而且如果市民以盗版换购的话,那就可怕了,如果当场卖出去几千套,这家公司岂不是要拿出几百万来做这个活动?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不光财大气粗,更旗帜鲜明的支持国家政策,这种为入世尽一份努力的情怀,令受邀的公司,都感觉与有荣焉。

    这个活动相当成功,《京城青年报》报道,“……王府井大街听到频率最高的词竟然是‘盗版盘’,蓉城华章软件公司打出‘正版换盗版’活动取得了大众响应,入世在即,世贸组织的‘游戏规则’在中国也将适用,任何买卖盗版,使用盗版的行为都将被视为盗窃……据悉,所有搜集来的盗版盘都会运往广州虎门销毁,在不少电脑用户拍手称快的同时也不禁疑惑,这种‘以假换真’的形式是否过于悲壮,是否真能刹住盗版之风?希望这场以盗版碟换价值998正版软件的悲壮行动,能够最终唤醒培养大众的产权意识之基础,这段路途,还任重道远。”

    新网报道,“……盗版折价正版肯定对消费者本身有很大好处,盗版本身就是极其个人主义,违反法律,危害社会的行为,我国打假蓝图是为我国提升创新产业,增强国力的有力措施,不打假谈何中国梦,谈何复兴?”

    活动取得很大成功,华章的软件订单一时间在很多地方开花。

    章隅往贵省跑的时候,想到了牵挂着的岩村,谈拢几个订单后,专程辗转了十个小时,到达岩村。

    岩村小学在望的时候,他一时愣住了,以往前往山包的泥泞路上面,有轧路机,有搅拌车,有工人,路正在修,虽然仍然不平坦,仍然旁边开辟的小路上有暂时不方便的乱石坑洼,但是路在修!路在修了!

    惊喜的给孩子们带了很多礼物的章隅给旁边工人递了烟,问这是上面批下来修路款了?一连问了几个工人都说不清楚,结果一个包工头接了他烟,打量了他一番,说不是上面的,是岩村小学校长找的我们,社会捐款到了,校舍也在修,路也在修。

    惊奇的章隅压抑着心头的狂跳,接近小学,果不其然看到了石砖砌起来的新校舍轮廓。

    等到来表明身份后,原本素未谋面,但却彼此并不陌生的章隅受到了学校和孩子们的热烈欢迎。

    那些一个个信纸上他资助过的学生,拉着他兴奋的说,好心人给他们送来了款,给他们带来了规划图,还有监工,让老校长只管找人来按照图纸做,他们会定期下来检验。

    孩子们振奋得拉着他手唧唧咋咋,像是给他这位远方一直牵挂着他们,也是他们客人的章老师,讲如今他们将有的新生活,炫耀他们的校舍未来的规划,那是原来也有人这么关怀和关爱他们的骄傲。

    他们开心极了。说原来章老师你说的是对的,这个世界是有魔法和奇迹的,只要心灵纯洁,只要用心努力读书,立志做有用的人。花仙子就会为你创造生活中的奇迹。

    忍着热乎的眼睛,章隅分发了给孩子们的礼物,单独找上老校长,章隅带来的积累的两万块钱工资,在这种时候似乎又显得相形见绌了。

    推脱不去的老校长接过去了,章隅才说,“给学校这笔钱的好心人,有名字吗?”

    “可不敢忘,我们一致决定,新的楼就以他的名字命名。”老校长感慨道,“要让孩子们记得。就算是花仙子,也是有名字的嘛。”

    “是不能忘。”章隅点点头,“我也想知道对方叫啥,这样的人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陈雷。是叫这个名字,”老校长道,“人不打算留名,但我把来的人给拉住了,说是给孩子们一个念想,不想孩子们凭白接受这样的恩惠,到头来会觉得理所当然,咱们岩村,不出白眼狼,要让孩子健康成长。对方才留下了陈雷这个名字。”

    看了岩村小学下来的章隅,进了县城,手机有信号后,给林晓松那边打了个电话。

    岩村小学的事情,他和林晓松之间在跑了几次业务后,双方住了几个招待所的夜晚,也曾经提及过。

    电话接通,章隅道,“岩村的事,是你给大老板说的?”

    林晓松道,“提过一次,怎么了?”

    “修路了,修房子了,给了二十万,花仙子,花仙子是陈雷。”章隅顿了顿,摇了摇头重新组织逻辑,“孩子们认为是花仙子在帮他们,校舍现在名字都以陈雷命名。”

    林晓松笑道,“我说吧,陈老板其实很爱做公益的,从你这边知道岩村,一来确实是帮助他们,二来,也是不想你分心。你也可以看做是收买人心的一种方式吧。”

    “没有人以这种方式收买人心的……”

    “嗯?”林晓松看了看话筒。

    “没有人会这么做的……收买人心,不必要做到这份上的,”章隅摇了摇头。

    “只有真正的花仙子,才会这么做。”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大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林晓松再次看话筒。

    “为什么你们,会那样描述他,谈论他……”

    “嗯……”林晓松对着话筒,神情有点无处安放。

    电话那边,章隅抬起头,看着头顶湛蓝的天,“他的气度……一定很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