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九十二章 K街见闻(上)
    蓉城出发的飞机在京城转机,旅途漫长,到后程有高空气压造成的耳膜压迫感,中途程燃醒过来,看到程飞扬正侧身给自己盖毯子。

    二十多个小时的旅程,飞机抵达了杜勒斯机场,这个机场他依稀记得是《虎胆龙威2》的取景地,也不知道这一世还有没有这部电影。

    飞机停稳,程燃站起身取行李的时候,全身的血液才好像终于开始流通,这叫一个腰酸背疼又虐爽,以后觉得还是不跟程飞扬他们一起这么商务成团行动,程飞扬不搞特殊坐头等舱,他也不能跑去升舱,否则老子艰苦朴素,儿子霸道总裁的样子怎么回事,所以这段旅途还是颇有些受罪。

    转念一想程燃又不是没经历过当年乘坐绿皮火车一天一夜硬座奔波求学或者事业刚起步的情形,只能感慨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不过自己父亲如上一世一样,仍然是他的榜样,这样坐了二十几个小时下来,他还有腰病和颈椎病,竟是丝毫看不出疲惫之态,依旧精神抖擞,下机走路腰背绷得笔直。

    和他们一行的在这个飞机上有不少人,这场美国之行是以蓉城企联会名义出团的,因此也汇集了蓉城一些对外贸易的企业。

    他们这行人因为数量比较多,而且明显不是旅游是商务装扮,下飞机取行李聚集的时候,程燃还看到好些人往他们这边打量,其中还不乏几个标致的美国大妞和混血美女。

    后面程燃就发现人家根本不是打望他这么个小哥哥来的,而是接机口远远能看到有梳着马尾西装的女记者,扛着摄像机和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媒体人士,大概有五六家的媒体,似乎在接一个中国来的考察团,和他们这拨人貌似能对上,人家礼节性的投以关注而已。

    程飞扬也感到奇怪,蓉城这个来华盛顿的团是很低调,会有当地合作公司接洽,但事前也没说有这样的安排。应该是另有他人。

    等走得近了,才看到这波媒体人士前方有中英文的接机牌,上面写“长安会经贸”。

    伏龙在圣克拉拉的孙广振就在外面迎接,和程飞扬一行热切握手寒暄过后,紧随着的接机大厅里就爆发出了蓄谋已久的热烈气氛,先前在接机厅的记者们迅速活跃起来,通道那边出现了另一群来自国内的经贸队伍,规格很高,级别也很高,闪光灯此起彼伏,这些美国媒体的记者们已经迎了上去。

    与之相比,他们蓉城这边来的团体就不起眼许多,不过本身赴美就是要低调行事,不理大厅里的喧嚣,孙广振引着蓉城一行去往机场外面,早有准备的两趟大巴车,把蓉城团开往四十多公里外的华盛顿市区。

    在第一辆大巴车的伏龙团中,孙广振对众人道,“我们的酒店就在这条K street附近,也就是俗称的K街,华盛顿的街道命名有一定规律,东西向的一般按英文字母顺序命名,南北向的多用数字标识,既非东西也非南北的斜街则多用美国的州名来命名。K街由西向东,横贯华盛顿的北部,往南走就是J街,往北走就是L街。”

    “世人知道华尔街,实际上K街这条低调的街道对于国际政治的影响,比起华尔街对于金融市场的影响,只会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媒体常喜欢说,如果你不了解K街,你就不了解华盛顿,也就不了解美国政治。”

    “你们可以看看周围,这里都是大大小小的游说公司。当然,这些游说公司真正的本部不一定在这里,但必定要在这里安置一个办事处。”

    程燃顺着孙广振的话看出去,K街从外表看上去其貌不扬,写字楼也不高,都有些性冷淡的水泥墙灰玻璃窗风格,而这些写字楼上面果然有很多密集的招牌,都是某某公关咨询这类字眼。而他也同样注意到银行随处可见,高档餐馆鳞次栉比。在低调的外表下,这条街下面隐约透着无可比拟的繁华。

    赵青笑道,“这就是美国式政治,金钱游戏。”

    程飞扬看一眼过来,道,“我们,也就要入场了啊。”

    程燃透过车窗看着这条被誉为美利坚第四权力中心的地方,这条街上集中了大批智库,游说集团,公关公司民间组织,国际总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每天都有大量的游说集团和政客议员往来,交易政治和权力。

    西装革履的说客会在国会山为他们的企业客户游说,很多偏向美利坚大企业的政策其实都是在这个过程中游说制定。很多团体的利益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敲定出炉,甚至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代表都会为本国利益在这里参与到庞大游说活动中,希望美利坚制定出更有利于他们的政策导向。

    在K街上,最著名的外国集团莫过于以色列,以色列游说集团是外国对美国游说的典范,以色列游说集团通过政治献金对美利坚国会的渗透和议员的渗透,直接左右了美国对中东政策的制定,而这个政策的唯一原则就是:以色列优先。这个集团在美国国会山之中的地位几乎不可挑战。

    程飞扬要在美国来引进技术,那么就要面临美国各种对外国审查制度,特别是对“红色中国”的堤防和敌意,在这种情况下单凭伏龙公司在美国布局,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别说参与公司的收购,哪怕就是对技术科技企业进行入股,都是很难通过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这关就过不了。

    伏龙的战略核心是争夺3G高地,因此程飞扬要取得美国优势的WCDMA芯片技术合作,核心的和非核心的,这上面要跟美国方面磨,哪些能够合研,共享技术,一起合作,哪些无法合作,那么就进行购买,无非钱多钱少,这一套高科技领域的合作,伏龙若是单纯过来,想要和这边搞一套交换,那只是异想天开,吃闭门羹是必然的。

    但如果通过K街游说,促成这些交易的达成,那就会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程燃这回随程飞扬一并赴美,虽然手头上刚赚了八千万,手上还有积蓄盈余,但他并未考虑来美国投资科技企业,已经成名的,譬如谷歌这些,一来他以一个外国人身份,想要在这上面给自己碗里刨一块,那么就有无数同样想要入股的美国公司,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把他给打下去。太好打压了,直接扒出他的来处,就能通过行政力量打压来自“红色中国”的资金。

    其次,未能成名但未来看好的,也不把稳,因为他在美国这边没有力量存在,无法监管,那么到后面很容易就发生在多轮融资后,自己在初创企业的那些股份,会被人觊觎瓜分掉,把自己驱逐出局。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也是人性的弱点,你一不是孙正义那样的名声,需要创业公司依仗,二没有在本地的资源提供,只是因为初创时投了一部分钱,就占得了大量股份,而这让努力把公司壮大起来把蛋糕做大付出最大努力的创业者如何想?凭什么不能把你踢开?这种念头一动,无论是多么正直的创业者和公司实际掌控人,都会生出心思来,一旦这种心思一起,那么就要演变成内部夺权大战,现实中已经有无数这样的案例。

    为伏龙在K街游说的其中一家公司叫做LB,创始人罗伯特经营着这家从规模来说算是K街很小的公司,在K街3000多家注册公司里面,可能前2000都排不上号,然而在华盛顿这个人口100万左右的城市里,登记和没有登记的各类说客,大概就有4、5万人之众。可想而知,一个议员往往会面对多少说客,而这之中,又有多少说客能够真正左右议员?

    “很多人以为游说是大公司的领地,小企业最终会失败,因为小企业没有能力常年雇佣驻华盛顿的又说代表,有没有足够的财力为议员竞选提供政治捐款而引起议员重视,但其实这是种误解,像是罗伯特这样的小游说公司,如果方法得当,更容易取得成功。”孙广振私底下给他们介绍担任伏龙游说的代表罗伯特的背景。

    “大学退学,来到国会山实习,创办了一家政治求职网站,后面辗转加州,担任被指控向利比亚走私武器的军火商的公关,帮客户向政府推销各种物品,从手电筒到导弹制导软件,后来通过这层关系在华盛顿有了门路。在他四十八岁的时候,打通了给克林顿的那个电话。从此一个新的世界在他眼前打开。”

    孙广振道,“如果我们要达成协议,这么一个和白宫乃至国会山都有双重人脉的人,伏龙和他保持长期关系,说不定能起到很大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