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K街见闻(中)
    程飞扬要和孙广振介绍过来的芯片技术公司接洽,商讨合作细节,这些会议程燃就不参加了,他和赵青就在入住的安塔娜酒店附近闲处走走,观摩K街的风貌。

    枝节修长稀疏的行道树,与之相比的则是窗明几净的高档写字楼,云集了全世界最顶尖的奢侈品牌,商店和餐馆,街道旁边停放的很大几率是豪车,也多见全尺寸越野车,有穿着西服的商务人士直接上后座,还多见职业装的女性手上端着咖啡行色匆匆,很OL气质。在这条街上像是他们这样穿着随意悠闲踱步的,倒是不多。

    天气预报今天气温是六度到零下三度,程燃围着围巾,和赵青漫无目的散步。伏龙的会议他们不参加,只是晚上一起吃饭。

    “这就相当于是美国的驻京办,中国是‘跑部钱进’,美国则是‘游说生金’,这可是华盛顿特区的第一产业。”赵青说道,“所以说什么中国是人情社会,其实都是瞎扯,人作为群居动物,构建编织社会网络,关系和人脉就从来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东西,就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社会网络的方方面面,哪个国家都一样。”

    “和伏龙研究所合作的凯文公司有位出身美国中产阶级的华裔,自小在这边长大,跟孙总他们聊起,说虽然美国三权分立,但地方检察官和警局同气连枝,大检察官和大法官经常耳鬓厮磨,立法两院和行政机关秤不离砣,当然,国内那种贪腐的大额金额,在美国政治献金制度约束下的贪腐金额和国内相比数额就要低不少,毕竟这里一个议员为某个利益群体代言,那么必然会在其对立集团的眼中视为眼中钉,很多时候没办法明目张胆拿大头,都必须靠着种种隐秘手段。当然,民主国家,权力带来的许多好处,不仅限于金钱。”

    程燃跟赵青聊着见闻,伏龙前来美国游说这一条路,其实是走对了,程燃在想,伏龙能不能把这套经验带回国内去,让国内一些公司有所心得。不光是有利于双边贸易,更可以以这种方式双方进行沟通和了解,不说能够达到以色列游说集团的地步,但至少能够在这里培养出免于偏见的声音。

    国内企业其实长期在这上面几无建树,一方面是对这套美国固有的政治走后门现象并不了解,想走这条路都根本无门。哪怕有公司在这上面和美国政客挂钩,但其实买办居多,这也不是平等的交流,只能受制于人。

    但是这很难,一来大洋彼岸双方意识形态不同,不信任感是天生的,二来美国国会利益集团中的军工集团,是能很大影响到美国对外政策的大集团,最早注意到军工集团存在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总统告别演说中就告诫美国人要警惕军工集团对美国政府的不正当影响。但即便当年示警,在冷战核威胁的历史背景下,军工集团在美国政治中势力培养得早已过为强大,以至于美国国防外交政策长期都受这个集团的操控。

    整个90年代,美国在中国问题诸如人权,最惠国待遇,“盗窃导弹技术案”,政治捐款,湾湾问题上屡屡生事,说到底正是这个集团影子,而且每每出现新闻舆论炒作的时候,都和国会讨论政府军费预算时间相关联,所谓的“*****”。

    美国政客中对中国偏见的集团不少,所以哪怕是程飞扬前来这场技术上的合作游说,都可能前路叵测,能不能打开局面,还是很不好说。

    当然,这种事情总要启动做第一步,美利坚的高科技领域技术,是一穷二白起步的国内相关领域所不能及的,想要进步,就要向一个强大的老师学习,老美能教的太多,有的地方相当高明,譬如眼前高明走后门的政治游说方式。

    程飞扬在做这样的事情,如果能够迈出第一步,那么再把这种双边关系扩大起来,能不能实际性的培养出一部分为国内相关领域说话的势力群体,所谓的亲中派?

    这么想着程燃又笑笑,觉得这种事情,大概也仅止乎于想想,亲中集团,那必然只能是国家整体提升到到一定程度上后才会出现的,就譬如说未来中国的市场,当很多美资企业在这里拥有丰厚利润的时候,自然会为他们在中国的利益进行游说。还有眼前和伏龙合作的公司,为了能够把产品卖给伏龙,他们也要求助于相关游说公司,以说服审查委员会。

    伏龙所能做的,只是微小的一部分,但这一部分可能是开创,展示双方的平等,互惠,而不是单一的施舍和索求,那必然带不来尊重,甚至只会得到轻贱。

    伏龙的策略是半买半研,一部分敏感技术领域,铁定通不过审查的,进行购买、一部分可以通过互授专利这种方式联合研发的,那就和美国相关公司合作。

    “伏龙的策略是正确的,完全没有自己的研发技术的话,人家根本谈都不会跟你谈,这就像是两国交锋,你如果没有能够威胁到对方的力量,若不能让对方感觉痛,那么对方不会给你对手一样的尊重,到时候扔你一根骨头,当个看门狗就够了。”

    午饭的时候找了家汉堡店吃饭,程燃拿过汉堡,和赵青说着,大口咬下一口,只是个头太大了,这一口程燃连六分之一都没吃到。

    “是这个道理,”赵青点点头,“你爸这趟美国之行,是想着争取能够和美国方面达成非核心专用芯片一半合作研发一半购买,在核心芯片上面也争取能够合研几个项目的结果。”

    “伏龙现在有能力吃下这些技术?”程燃道。

    “你爸在WCDMA全系统推广IPD改造,不得不说,IBM的这套IPD模式,确实很厉害,这上面虽然有壮士断腕,有强压下来的不近人情,但成果取得了飞速的进步。按照现在伏龙的研发能力,即便是和美国方面合作核心关键技术,估计也能吃下不少。”

    程燃笑道,“这么说来,我爸这是学了一套绝世武功,忙着出来试剑了啊。”

    外界一直对伏龙购买IBM集成产品开发咨询服务的付出了多少钱揣测不已,有的说十几亿,有的说二十亿,更有甚者以讹传讹到四十亿,其实结合当时情况来看,99年伏龙营收才突破四十亿大关,怎么可能花费四十亿买咨询服务。

    准确的数额其实是5000万美元。但这个数在这个年代也已经不小了,这时候美元兑人民币可是一比八。

    “其实说实话,程总亲自来美国带队突破相关技术,是因为过去这几年别看伏龙在交换机领域风光,然而在移动通信领域,日子是非常的不好过。”

    程燃“嗯”了一声看来。

    “伏龙在川省打败了贝拓,把经验复制全国,现在在固网交换机上赢得了大量市场,这是伏龙的起步优势,一直被人所津津乐道,但是这也引起了跨国公司的联手打压,移动GSM市场上,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公司吸取了固网交换机市场竞争失利的教训,在前年伏龙GSM产品要上市时就迅速大幅降价,主动发起价格战,削弱了伏龙的价格优势。”

    从98年开始,这几年是中国移动通信市场竞争最激烈的几年,全世界的厂商都寄希望于这个世界通信业最大,发展最快的市场,纷纷进军,国内市场一片红海,全部短兵相接到白热化阶段。这是程燃知道的。

    赵青道,“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手机终端在中国销售飞速发展,为进一步刺激手机终端在国内市场的普及,这些既有GSM手机终端产品又有网络产品的跨国厂商,在网络市场采取降价销售,以手机终端的利润来弥补网络设备的成本。伏龙没有手机终端产品,因此十分吃亏。原本伏龙战略预测中,99年GSM产品每线1200元,2000年1000元,2002年850元。但这场价格战打下来,去年跨国公司就主动降价到950元,而且中国移动处于维护成本和技术成熟度方面的考虑,一直把我们伏龙排斥在GSM主设备采购盛宴之外,用的都是跨国公司的设备,一直以来伏龙在这个领域都是陪跑,‘失败’从始至终贯通全局。”

    程燃想起了程飞扬前段时间的夜夜加班,因为现实中他的事业和学业问题,倒是没有太过关注于伏龙这方面,伏龙打败了贝拓,而且迅速在固网交换机领域的成功,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和很多人的版块,因此在移动通信领域就这么遭遇了迎头痛击。

    想来自己父亲面临的压力是相当之大的,否则也不会有这趟美国之行。

    只是程燃想到平时程飞扬还跟他开玩笑的样子,看来他是一点不把公司发展的压抑和前景,带到家庭中来。

    自己这个硬汉老爸啊。

    “现在伏龙,在这样激烈的夹击之中,稍有落后就不仅是发展的问题了,而是生存下去的问题。技术落后一点都不行,所以要订主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而且要超过先行的竞争对手一大步,才能生存。”

    “是能不能生存下去了啊。”

    赵青喝了一口可乐,道,“现在伏龙,就看是否能在GSM更新换代的3G领域,先行一步。所以,这场美国之行,我们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