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九十章 建交之行
    两日后,龙卧山内。

    “也不知道他们找到人没有?”

    何树内心充满了担忧,这都近一年了,何树内心充满了忐忑。

    四百多公里,按赤鸟与蛛魅这些变异动物的速度,应该最多不会超过5个小时就能到的。

    如果单轮赤鸟的话,赤鸟完全可以以突破音速的速度在10多分钟内到达。

    不过,毕竟要照顾陆地生物的速度,以及尽力不造成太大影响,所以蛛魅等变异动物的速度肯定不会太快。

    更甚至因为找人肯定需要当地政府的配合,调查登记造册人员的信息,需要的时间肯定不会少,毕竟一个县几十万人。

    何树既忐忑又充满无奈。

    然而也就在这时,山外行驶而来十多辆吉普车与装甲车。

    车内有很多持枪军人,同时也有蜀都市灵能组的一些D级成员。

    “希望能一切顺利吧?人民已经经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

    坐在军用吉普车上,周希亮望着天际渐渐近了的那棵巨大树木,他年近古稀的脸上布满了愁容与忧虑。

    这两天过去,虽然蜀都市内秩序算是稳定了下来,但是电力与通讯却彻底断了。

    在这人心浮躁的当下,临时政府前晚商讨的最终结果就是等。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联邦西蜀临时政府做不出来。

    所以最终决定静待两天看对方是否有袭击城市的举动再做决定。

    而这两天过去蜀都市一片宁静,别说强大变异兽袭击了,就连原本蜀都市周边很多零星来自变异生物的袭击都少了不知道多少倍。

    或许在那一晚无数变异生物感知到了何树的强大早就远远逃离蜀都市这个区域的原因吧。

    两日很快过去,变异巨树的势力没有去袭击蜀都市。

    那么这下很多问题都简单了。

    议会中,何树保持对人类中立友善的举动勉强算是被大部分人认可。

    不过很多人还在猜测既然对方是一棵妖树,而且看来还不会动那么也有可能是在忌惮核武。

    所以综上所述。

    现在周希亮来了。

    他要做的就是前往何树所在的森林,给予何树这变异生物一个正面回应,一个来自人类的态度。

    他这次的目的很简单。

    那就是承认对方的地位,同时尝试建立一种跨时代跨种族的外交关系。

    就如同世界未异变前各国与各国之间的关系一般。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缓和双方关系,同时更多的了解对方的想法。

    时代不同了,为了近四千万人的生死存亡,在议会的争吵中这一次是‘鸽’派的胜利。

    四千万人类不是一个小数字。

    蜀都市人类想要转移又能往哪转移呢?

    像蜀都市这么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整个西蜀省也就这一个了。

    而且其他各市本来就人口稠密并集中,这四千万人的衣食住行得花多少时间来转移与周转?

    其中还不包括衣食住行,车辆运输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由于两天前那个夜晚的强大电磁辐射冲击现在百分之七十的交通运输车辆都处于瘫痪状态,想要转移四千万人?这不是说梦话吗?

    而且这转移的路上还要担心变异生物的袭击。

    种种考虑进去,你认为问题还小吗?

    为了人类,为了近四千万人的生死存亡,鸽派胜利显然是在情理之中。

    没有人不怕死,也没有人想要在没努力之前就拿起同归于尽的武器,除非自己被逼入绝境。

    在资料中,那变异树势力中拥有着三名人类,而这会起到一个对话的前提。

    他周希亮作为目前联邦西蜀地区临时政府的最高领导人,这身份显然已经足够了,而且也足以显示西蜀临时政府的诚意。

    因此对方应该没有拒绝不见的道理。

    变异巨树是蜀都市目前摆脱困境的唯一突破口,周希亮不会放弃。

    因为,蜀都市的存粮只足够四千万人目前近七个月的量,要是这七个月一过人类还未打破困境,那么秩序的崩塌显然尽在眼前了。

    周希亮身上压着四千万人的生死,也压着他们的未来,这庞大的压力一度让周希亮有些喘不过气。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说的就是这一个理。

    京都联邦政府在今天显然已经进入了名存实亡的初步阶段,因为通讯与交通的困难,联邦各地区的自治临时政府野心家绝对会络绎不绝的出现。

    时间一长,联邦政府的管束力绝对将下降至冰点。

    在这糟糕的局势下,周希亮这位老人显然是无力的、也感觉无比唏嘘的。

    世界如果没有出现异变,周希亮这位老成持重的老人原本就该在两年后就可以退休享受天伦之乐了,然而现在这世道他想要退休已经不可能了。

    望着远处那棵渐渐近了的参天大树,周希亮的脸庞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小赵、小霍,这之后可要看你们的了。”周希亮对着身旁的霍立国以及赵满郑重道。

    “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完成这次任务。”

    赵满以及霍立国都是神情郑重的点着头。

    “呵呵~你们不用紧张,也不要有压力,这一切都是命,之后的事就看天意吧。”

    周希亮笑着,但是神情中却看不出来一分轻松。

    他现在的笑容在霍立国与赵满眼里无疑是沉重的,同时也是苦涩与无奈的。

    而赵满与霍立国也同样轻松不起来。

    这一次的目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从未了解过那棵变异巨树,没人知道它到底在想什么。

    蒋青山?

    这并不能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他们只能以态度以及尽可能的让步来达成此行目的。

    沉闷的气氛中,在老人与几人的谈话间,车队开始慢慢驶入了山路之中。

    而此时森林中的何树也早就发现了这支车队。

    他仔细观察了这支车队很久,同时庞大的精神力也让他听到了那位老人霍立国等人的谈话。

    沉默了很久,何树最终叹息一声。

    “该来的还是来了,还是见一面吧,谁叫我是人类出生呢,不过这次主动权倒是到了我的手中,这样的话倒也轻松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