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一百零六章 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城市废墟内。

    “侯哥,现在怎么办啊!”

    “是啊,完了,我感觉我们就不应该出来。”

    “.......。”

    此时一群人腿肚子都颤抖了起来。

    刚刚一行九人险之又险的避开零星魔人顺利进入超市后根本还没来得及大喜,结果在超市内就遇到了数名魔人。

    伴随着脸庞看起来腐烂得不成样的魔人大吼,原本寂静的西街城区顿时热闹了起来。

    一个个房屋内,无数魔人冲出了避雪的房屋,直接向着西街超市聚集而去。

    而九人早疯狂逃亡途中,有五人都被超市内的魔人杀死了,但同时这也为四人的逃跑赢得了少许时间。

    此时,包括候德平在内的四人不断沿着废弃的商业大厦的楼梯向上疯狂跑着。

    “滚!别废话,还嫌引来的魔物少了是吧?”

    候德平怒斥跟在屁股后面气喘吁吁的胖子,同时脚也丝毫不停的沿着楼梯向大厦更高处跑去。

    候德平的体力可比普通人强不少,以他的速度只是几个转角便彻底将其余三人给抛在了后面。

    很快在候德平跑出没几十秒,他就听到了楼下接连的惨叫声。

    候德平脸色苍白,同时脚步再次快了起来。

    “真的不该出来,这下糟了!”

    没有人想死,候德平此时根本就没有一点最开始的从容。

    很快,他就跑到了商业大厦顶层,同时想也没想便用尽力气使劲一踢。

    “砰!”

    楼顶天台反锁着的防盗门直接便被他一脚踹开。

    防盗门一侧,整个墙壁都与防盗门一侧分离开来。

    E级层次的力量并没法将防盗门整个踢飞,最多也就做到将防盗门一侧踢开而已。

    踢开防盗门后,候德平直接慌乱的便将防盗门关回去,同时用背靠在防盗门上,同时他手中还紧握着一把长约五十公分的西瓜刀。

    屏住呼吸,候德平背靠着防盗门,全身大汗淋漓的急忙向四处放眼看去。

    不过很不幸,四周根本就没有与这商业大厦持平的楼层,而且此时候德平望向天空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令他绝望的现实。

    那就是从不远处的天空正有着数十只浑身漆黑的魔化变异麻雀在飞翔而来。

    绝望!

    此刻,候德平整个人都绝望起来。

    候德平望着天空,脸上布满了决绝之色,同时紧握手中的西瓜刀。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这些时间自己爽也爽过了,就算是死了也值了!哈哈~~~。”

    崩坏的秩序下,这三个月内候德平跟着牛全有也算坏事做尽,在他自己看来自己早就该死了。

    不过,他怨恨,怨恨这个世界。

    虽然此前在安乐县他一直都是一个小混混,好吃懒做,充当各种业务的恐吓打手,但是自从灵能觉醒后他被灵能组特招进民兵团后他也想过腰改头换面做一个好人的。

    毕竟,在未加入灵能组时他家里也有孩子,也有父母亲人。

    每次回家看着妻儿、看着父母亲人看自己的眼神,他可以说一直都有些自卑和自暴自弃。

    唯有发脾气以及恐吓他人他才能得一种变/态的心理安慰。

    然而进入灵能组后不同了,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而也正是如此他才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做一回让邻里、父母亲人正眼看自己的事了。

    然而好景不长。

    三个月前的夜晚,一道莫名陨石砸入了安乐县南边的老城区。

    而也正是在那一夜,他才亲眼目睹了什么叫做大恐怖。

    他的胆小卑微让他在接到要抵抗魔潮命令的时候直接就逃离了灵能组,而且还成为了牛有权这一个员安乐县某砂石厂老板打手的附庸小人物。

    这一切都是为了活命而已。

    他卑微,同时也可恶。

    想起自己这三个月内做的那些恶贯满盈的事,同时也想起逝去的亲人,此时的候德平没由来的仰天大笑,同时眼泪也顺着脸颊滑落。

    “我就是一个人渣!”

    “来啊,来杀我啊!啊!!!”

    紧握着西瓜刀,候德平看着迎面而来的鸽子大小魔化麻雀直接便喊叫着冲了过去。

    然而,面对数量众多丝毫无惧人类的魔化麻雀,候德平在冲出去的瞬间便直接被淹没在了无数麻雀阴影中。

    伴随着惨叫,很快这大厦楼顶便余留下一地白骨与血迹。

    不过这些魔化麻雀却是连血迹都不放过,围站在天台,这些魔化麻雀疯狂的抢食着血液,对于它们自己高高鼓起好似随时要爆开的肚皮它们毫无感觉。

    不过,也就在这些魔化麻雀疯狂抢食血液与碎骨上的残渣血肉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高亢的鸣叫,一团火焰直接从天空淹没了它们。

    “好像来晚了一点啊,可怜的人类。”

    赤鸟小伍看着燃烧火焰中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一一被烧成灰的魔化麻雀方向嘀咕了一句。

    对于人类的生死小伍并没什么感觉,毕竟它也不认识这人类。

    而且在小伍看来,人类与其他变异生物没啥区别。

    死了也就单纯的自己倒霉而已。

    没有过多关注,赤鸟小伍在解决这些魔化麻雀的时候直接便向着西街街道下降了高度,并且开始不断从鸟喙中吐出滔天火海。

    这一刻,原本聚集而来的西街魔化生物全部都陨灭在超过千度的滔天火海之中。

    西街城市的厚厚积雪在融化,同时冒出滚滚浓烟。

    而火焰下的建筑则也全部慢慢开始发红,并且也逐渐融化崩塌。

    而与小伍这里情况一样,几乎是同一时刻,整个安乐县的废墟城市四周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崩塌声、爆炸声乃至于一些魔物的惨叫声。

    这一刻,原本寂静的安乐县开始显得热闹起来。

    滚滚浓烟四处升腾而起,同时整个安乐县的灰暗天空也被四周升腾而起的火海染上了一层夕阳余晖类似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