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神灵的窘境
    直到傍晚,丝特芬妮与蒋青山的对话才勉强落幕。

    这期间蒋青山询问到的消息可将他惊的不轻。

    异世界有很多神灵,而且水蓝星的变化的确有异世界的推动,而这个世界人类遭遇魔巢的原因竟然是一名邪神的动作。

    对此,蒋青山只感觉太多的无力。

    一名邪神只是随意滑动一下微不足道的手指结果水蓝星的社会与世界秩序就彻底崩塌了,这样结果一时间让蒋青山感觉无尽的憋屈与愤怒。

    “难怪你们的世界会毁灭,神灵缺乏有效的互相制衡手段为所欲为,就算你们现在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我们这个世界迟早也会被你们再次害死的。”

    蒋青山看着对面的丝特芬妮显得有些心绪不平的冷漠道。

    丝特芬妮沉默,随后只是缓缓叹息道:“为了利益,为了更好的生存环境,战争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避免不了的,难道先生您敢说您所在这个世界没有经历过大规模战争吗?”

    “神灵之下,所有生命都不过是棋子而已,谁又能做的了自己的主呢?”

    蒋青山闻言不语,因为丝特芬妮说的不错,世界大势的确是由上位者决定的,水蓝星不也经历过世界大战吗?

    世界大势的决定权始终只是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罢了,所以权利、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看着沉默的蒋青山,丝特芬妮话语在这里却是突然一转面带笑意道。

    “对于这个新世界的未来,谁也说不准,所以先生您倒不用过度担心。”

    “而且一旦这个世界升位成功,神灵们的处境其实也见不得会多好,埃尔加布里一旦完全毁灭,那么神灵们获取世界规则凝聚的神格便没有了依萍,以此祂们就不得不面对最为严重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祂们在进入这个世界后,这个世界会不会承认祂们的原有权柄。”

    “如果世界不承认或者排斥他们,那么他们在进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便会瞬间跌落神权,重新从半神开始凝聚神格。”

    “这个秘密众神根本就隐瞒不了,别忘了,我们世界可是还存在很多半神,对于世界的认知这些半神可知晓不少。”

    “所以,新世界便是我们的机会,打破原本局势的机会,人人都拥有成为神灵的机会。”

    “所以说到底,这些神灵不过是在自救而已。”

    “虽然祂们可能在新世界失去权柄,但是祂们至少可以保住性命,同时也能至少从半神巅峰重新凝聚契合这个世界的神格。”

    “哦?还有这么一说?”

    蒋青山显得有些惊讶,同时也对丝特芬妮对他们信奉的神灵不敬的态度也来了兴趣。

    “这么说,您们王室亦或者说贵族其实都有着进入我们这个新世界之后的谋划是吧?”

    “这是肯定的。”

    丝特芬妮不以为意的一笑,并且仿佛自己吐露出来的巨大秘密在她眼里并不值得保密一样。

    众神神战是导致世界毁灭的主要元凶,这无关正邪,也无关是谁首先掀起的神战。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因为神灵的错才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平民在糟糕的环境下或许还能被各个教会蛊惑继续信奉自己的主,但是很多王室贵族却不是平民那般无知。

    丝特芬妮这近一两百多年看到的太多太多了。

    黑死病蔓延,无数瘟疫丛生,天崩地裂,大批大批的平民生命逝去,这便是她们所在世界的黑暗末世纪元。

    神灵们一边阻止世界的崩塌速度,一边不断在空间乱流中寻找其他出路,自顾不暇之下祂们哪里还有时间显圣去拯救凡人?

    而半神与高等职业者在世界崩塌时也纷纷想要更进一步,找到求生的出口,所以其实在埃尔加布里即将毁灭的这些时间里他们那边的情况真的非常糟糕。

    教会虽然还会不断维持秩序救助信徒,但是由于大面积的灾害却也不得不做出牺牲一部分保住一部分的决策。

    在埃尔加布里的世界,现在那边的情况也完全可以用末日来形容。

    人类的神灵其实也还算好,至少,在发现新世界后祂们并没有灭口很多知晓神灵秘密的人,而是采用了温和的手段。

    这或许是因为神灵觉得人类人口已经锐减太多了,不能再内耗了,所以才采取了温和的手段先将幸存的人类传送至异世界再说吧?

    而也是借此,丝特芬妮这些人才有机会成为了第一批被传送到这个世界的群体之一。

    比起邪神,其实在新的世界,很多人类神灵还是希望有一部分人晋升成为神灵的吧?至少这对人类的势力大有所益。

    作为老牌神灵,祂们的后手与秘密多不胜数,或许在祂们看来就算大多数人类知晓了祂们的情况又如何?

    祂们有绝对的自信,这便是来自老牌神灵的自傲。

    对于丝特芬妮的话蒋青山并未全信,毕竟蒋青山可不知道对方是否是为了麻痹自己给自己与森之国制造烟雾弹。

    虽然好像觉得对方没骗自己的必要,毕竟自己这个世界可没神灵,但是蒋青山也还是持怀疑态度。

    不轻信也不盲目下结论这才是作为森之国长老该有的态度。

    所以就此,蒋青山打住了话题,当然也没有那么不识趣的去询问对方到底计划着什么。

    稍微想了想,蒋青山立刻问出了自己下一个急需知道的疑问。

    “不知道丝特芬妮殿下可知我所在世界目前升位的情况会持续多久?”

    “这我可不敢不保证,不过想来应该不会超过你们这个世界的五个太阳日才对,毕竟这一次你们世界应该只算得上世界升位过程中第一个阶段的爆发式增长罢了。”

    “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因为世界之心碎片涌入后的一个暂时性的爆发促进原因。”

    丝特芬妮淡淡一笑,同时转而眼神灼灼道:

    “对于世界升位的麻烦,想必先生您所在的森之国很头疼吧?”

    “我觉得或许你们会需要我的帮助。”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丝特芬妮还转头意有所指的看向天外那颗悬浮在天空的未知水晶。

    看着窗外悬挂天空的未知水晶,蒋青山皱眉,随后一笑间看向丝特芬妮:“那么女士,你的目的呢?或许说条件?”

    这一刻,丝特芬妮站起了身,并且嘴角浮现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看向蒋青山。

    “如果我说我无偿赠送给贵方,不知道先生您能否相信?”

    “当然是...不信。”蒋青山面无表情淡淡道。

    “呵呵~。”

    丝特芬妮掩嘴轻笑了起来,同时缓步走到了蒋青山身旁。

    “先生倒是有趣,我这话其实我自己也不信。”

    “那就直说吧,其实我想要去贵国拜访贵国的女王陛下,不知道先生觉得如何?”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觐见一下先生你们所信奉世界树冕下。”

    感受着香风袭来,同时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面容与清明的美瞳,蒋青山有些愕然。

    略作迟疑后,蒋青山直视着丝特芬妮的眼睛一笑道:

    “皇女殿下难道就不怕羊入虎口?”

    “要知道你们在我们原住民的立场看来可是敌人。”

    蒋青山此话一出,丝特芬妮微微错愕,随后嫣然一笑。

    “不,我并不觉得我们是敌人,至少我觉得我和将青山先生您已经算半个朋友了吧?”

    “而且同为人类我觉得我们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现在的世界这么大难道以先生您所在的国度能够吃下整个世界不成?”

    丝特芬妮显得很是从容,并且浅笑着。

    “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先生您不觉得多个盟友会比多个敌人好吗?”

    “而且我对贵方的世界树冕下真的非常好奇,因为我觉得我自身的一些血脉或许会与您所谓的世界树冕下存在一定渊源。”

    “当然,目前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如果最终确定是真的话,我曼伊菲斯古堡或许将成为先生您森之国的一大助力也说不一定。”

    “怎么想,这对于贵方而言都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吗?”

    看着蒋青山还在迟疑,丝特芬妮同时似笑非笑道:

    “再者,难道先生您根本信不过您所谓的世界树冕下的实力?”

    “......。”

    蒋青山看着丝特芬妮一时间算是彻底明悟了,看来对方之所以刚刚跟自己相谈甚欢原来是冲着世界树大人去的啊?

    对于何树的情况此前蒋青山并没有多说,怕的就是言多有失暴露世界树大人的情况。

    此前很多时候避而不答,对方虽然没追问,但是现在这倒是直接提出来了,倒是有些难办了。

    “有什么阴谋?还是说对方真的如她所说因为身上血脉的缘故?”

    蒋青山皱眉。

    “世界树大人可是水蓝星的存在,而且自己也算得上一步步看着世界树大人成长起来的一代,而对方是异世界之人,这两者存在关系?可能吗?”

    一时间蒋青山有些不知道如何抉择。

    “看来有必要沟通一下世界树大人汇报一下这个情况了。”

    想到这里,蒋青山目光淡淡地看着一副浅笑模样看着他的丝特芬妮暗自通过灵性沟通起何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