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精灵族的末路
    “好不公平啊,为什么白雪我们就这么小小只,为什么他们这么大?父神...。”

    此时,在树冠之上,白雪看着火色能量流动中的大精灵,眼神中充满了羡慕与不忿。

    瘪着嘴的白雪只感觉委屈极了。

    “呃......。”

    何树都快被白雪这小家伙的模样逗笑了。

    “这可不能怪父神啊,父神又没办法决定这些。”

    “再说了,白雪你们以后如果进入传奇说不一定能够转化体型也说不一定。”

    “而且按辈分与出生早晚来说,白雪你们可占了大便宜哦,以后你们可是姐姐辈。”

    听着何树的回应,白雪依然瘪着嘴无动于衷。

    那种模样就好似再说父神您还真当白雪一直是小孩呢,我才不信。

    对于白雪的委屈模样,何树也无可奈何,总不可能何树还能把小精灵们全部回炉重造(生)吧?

    白雪显然有些小赌气起来,也不理何树,就站在一个火色能量的大精灵果实上目光羡慕的盯着里面的未诞生苏醒的大精灵。

    而何树笑了笑之后就开始理目前获取的信息了。

    浮空岛那里的情况何树只是先让树根把其全部固定在一个位置不让其飘走罢了,等搜寻遗失的人员差不多的时候何树自然会将所有浮空岛拉到自己的躯体四周。

    根据石巨人的信息,目前何树大概知道异世界的分级方式其实和自己这个世界的现代起初的分级一般。

    E级灵能者对应超凡者一阶,D级对应二阶,C级对应三阶,B级对应四阶(质变),A级就对应五阶传奇(质变),S级对应六阶半神(质变),而SS级或者说七阶神灵就正式超凡入圣。

    神灵远比半神强大,并且已经不是靠人力物力能够堆死了,除非是神灵与神灵的对抗,不然七阶以下的生物根本就别想杀死神灵。

    关于半神的信息,何树问了很多,但是何树目前还是无法对比自己与所谓半神神灵到底实力差如何。

    没办法啊,何树没有神火也没有神格,走的路线不同,根本无法对比,实力差之类的全靠脑补,除非做过一场。

    或者何树能够捡到一个半神或者灵力的尸体研究一番。

    其实至从何树这次诱骗世界获得了一次晋升、他的树根出现了那强大的吞噬万物能力之后何树其实还有点想让树根试着吞噬一下神灵,吞噬神灵之后自己相必收获不会少吧?

    不过这也就只能想想罢了,以后说不得可以尝试一下。

    就目前来看,何树的危机其实并没有此前想象的大,至少何树从石巨人那里获得的信息是半神与神灵目前还无法过来。

    不过就算这样何树也不能大意。

    感受着目前自己的成长速度何树还是比较满意的,水蓝星的升位让何树这棵世界树间接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就目前而言,何树这棵世界树还是只能当水蓝星的‘寄生虫’,不过总有回馈水蓝星的那一天不是。

    “现在这是水蓝星变相的对自己的投资,绝对不亏,稳赚的买卖啊。”

    何树有些无良的想到。

    而也就再何树分析着自己目前情况的时候,灵性上的波动让何树回过了思绪。

    “蒋青山?这是遇到麻烦了吗?”

    感受着意识海内蒋青山的灵性光点在颤动,何树皱着眉立刻蔓延出一部分意识向着蒋青山降灵而去。

    也就在何树降灵在蒋青山身上之后,关于蒋青山这期间的记忆全部就一瞬间呈现在何树的面前。

    “嗯?”

    而原本在等待着蒋青山回话的丝特芬妮这一刻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瞬间眼神凌厉的看向了蒋青山。

    四目相对,丝特芬妮只感觉一股庞大的精神压力瞬间出现在脑海。

    “你是谁?”

    丝特芬妮下一刻直接向后退了几步,而其身后的两名侍女也是纷纷脸上一变抽出黑丝礼服内侧的两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呵呵~,不用紧张。”

    看着紧张的几人,何树微微一笑。

    同时何树仿佛自己成为了这里的主人一般自顾自的低下头看着蒋青山脖子上挂着的所谓蓝色未知水晶制造‘绯泪吊坠’。

    “有点意思,联通精神,然后直接转达说话间的字面含义,倒是很精致的道具。”

    丝特芬妮眼神凝重的看着气质变得慵懒与自信的蒋青山,同时也不断在联想着什么。

    “退下吧。”

    很快,丝特芬妮神情回暖,同时上前一步微笑间对着现在的蒋青山提起黑色金丝礼服施了一礼。

    “蒂塔亚帝国第七皇女丝特芬妮·戴维德见过异世界的冕下,刚刚有所失礼,还请见谅。”

    丝特芬妮可不笨,目前蒋青山的状况和神灵降下灵性进入教会中某些圣子圣女身上的情况很相似,虽然蒋青山身上的变化看起来没有神灵降灵弄出来的动静大,但是这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个世界真有本土神灵?怎么可能?”丝特芬妮内心有些震颤。

    “眼光倒是不错。”

    看着眼前这个异域皇女,何树淡淡一笑并且站起身。

    “听说你想见我?”

    “是的,冕下。”

    由于信息的不对等,丝特芬妮误以为何树是神灵一般的存在,所以此刻显得非常恭敬与谦卑。

    “嗯。”何树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你口中的伊奥鲁尔夫一族我也挺感兴趣的,想要确定什么的话跟我来吧。”

    何树对于眼前这个异域人类皇女并没有厌恶,反而对方的态度还是令何树满意的。

    借用蒋青山的身体目前何树无法看清眼前这个皇女的实力,也无法确定这个皇女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同。

    所以这一刻,何树打算让自己的树根来到这里,同时蔓延意识过来直接用灵视看看这个皇女的身体。

    说罢,何树便走向了露台外。

    而丝特芬妮则微微眼神好奇的跟随其后。

    丝特芬妮感觉何树此时表现出的感觉非常不同,至少何树没有他们世界那些神灵的那般高高在上,反而表现的还非常随和。

    露台上,何树对着身侧丝特芬妮似笑非笑的一笑,随后便沟通本体。

    而也在下一刻。

    在曼伊菲斯明亮的古堡上空,两根巨大的世界树分树根毫无预兆的穿越空间出现了。

    最开始只是出来一点,不过很快就蜿蜒的盘旋而下树根便遮蔽了曼伊菲斯古堡的整个上空。

    犹如远古巨蟒一般,两根分树根实在太巨大了,也超乎了这些异界士兵的想象。

    “什么东西?”

    “难道是邪神的信徒或者其他什么高阶魔物?”

    曼伊菲斯古堡的城墙守卫在这一刻纷纷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上那不断蔓延出现的庞然大物,并且显得无比凝重全部拿起武器随时准备迎战。

    “保护皇女殿下,快!”

    一名将领在愣神间猛然大叫道。

    天空上的庞然大物盘旋而出的部分之大整个曼伊菲斯古堡都无法与之相比。

    这样的东西只要冲击而下,整个曼伊菲斯古堡都不可能幸免。

    不过,就在这名身穿黑色铠甲的将领大吼出声如临大敌的时候,丝特芬妮的声音却瞬间传遍了整个古堡。

    “无需慌张,所有人坚守自己的岗位。”

    丝特芬妮的声音让所有蒂塔亚将士一愣。

    不过,此时的丝特芬妮可没空向这些士兵解释。

    望着天空上缓缓蔓延而下的巨大树根,丝特芬妮只感觉自己身体内的伊奥鲁尔夫血脉在不断颤动。

    那是传说中伊奥鲁尔夫一族血脉正在复苏的感觉,也是血脉在兴奋感觉。

    “这种强烈的感觉,这么庞大的自然与生命的气息?”

    “不可能!”

    “这感觉,这难道是传说中伊奥鲁尔夫一族的原初生命之树?”

    “古神?这绝对是正在复苏的远古古神。”

    丝特芬妮身体微微颤抖,同时眼神灼热的看着何树的树根显得激动与震颤莫名。

    那模样就仿佛她发现了多么不得了的事物一般。

    此时丝特芬妮心底不由自主产生的孺慕感觉让她一度难以自持。

    不由自主的丝特芬妮跪在了地上,同时她那精致脸庞划过了泪水,那是混血中伊奥鲁尔夫血脉的影响,也是伊奥鲁尔夫血脉正在向原初生命之树控诉自己的悲惨遭遇。

    而此时回到主躯顺着树根蔓延过来的何树庞大意识体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丝特芬妮的身体的异样。

    通过灵视,何树看着脸上不断落泪、神情带着惊喜、激动、悲伤等等不断变幻面容的丝特芬妮第一时间便发现而来那种异样的来源。

    此时丝特芬妮身体内,无数绿色的血液正在不断汇聚,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凝聚并且化为了一滴绿色的晶莹物质。

    在何树灵视中,这滴绿色的晶莹物质在成型的瞬息间立刻便从丝特芬妮的胸口蔓延而出,并且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何树的分树根。

    何树没有阻挡这滴绿色的晶莹物质进入自己的树根,因为何树感觉到了亲切的感觉,那种犹如自己子女一般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而也就在这滴绿色的晶莹物质进入何树树根的时候,无数画面与信息开始在何树的意识海出现。

    那些滴晶莹的物质是异世界精灵族也即是伊奥鲁尔夫一族万余年前最后一位精灵神灵‘生命之主’残留下并且不断隐性传承留下来的神性。

    神性中记录着‘生命之主’这一位美丽的女性精灵知道的一切,也记录着精灵族的万年前最后的末路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