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众神猜疑
    在未知的一片空间内,此时这里正聚集着十四位男女。

    而这些男女正是成功在水蓝星拿到权能的异域神灵,此时何树与这十四位正围坐成一圈,当然何树位于主座,而其他神灵位于次座。

    至于说众神为什么这么老实,直接一下就承认了何树的主导地位,其实还是要从两个方面来说。

    一、何树是为原初生命之树传承的尊贵身份让众神不至于宁死不从,而屈尊于何树之下也不至于显得不能接受,而这就是何树古神身份带来的便利。

    二、在众神被水蓝星赋予权能的时候,何树作为与水蓝星伴生的存在,何树其实早在之前就沟通世界意志将一条强行的契约加入了赋予权能的规则之内,而这项契约便是从神契约。

    无论这十四位愿意还是不愿意,总之当祂们成功获得水蓝星权能的时候祂们就注定成为了何树的从神。

    所以由此众神才不得不自居何树身份之下。

    当然,此时众神中有些神灵还是有些不习惯何树空降成为他们的‘上级领导’,但是不习惯也没办法,因为除非祂们放弃权能放弃神灵的权柄。

    所以,就当前而言,这些神灵就算有些不满但也不至于直接在表面上与何树言语相激。

    此时,在众神高坐的中央有一副凭空而立的画面正清晰的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而这画面中的景象,正是那一群所谓玩家的尸体。

    “这些凡人是异域的探寻者?”雷霆之主贝诺克·安德森皱着眉,同时显得有些不解。

    雷霆之主,金发金眼,化身的形象为一个粗狂的中年人。

    “异域的探寻者什么时候成为了这种弱小的凡人了?”

    “而且,这些凡人还这么轻易的就被吾等信徒全部抓住与灭杀,这种送死行为为的是什么?一点自保的东西未曾体现。”

    “最让人无解的是以这些凡人的实力他们是如何通过混乱的维度空间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的?”

    对于雷霆之主贝诺克的疑惑其他人也皆是赞同。

    “贝诺克冕下说的的确有道理,但这其中最令吾感觉诧异的其实还是那些被灭杀的凡人灵魂竟然逃过了世界的禁锢也逃过了吾的手掌,这有些严重超乎吾的意料。”

    死灵之主霍齐亚·阿诺德神情上一片凝重之色。

    作为掌控灵魂规则的神灵而言,死灵之主祂对于灵魂是极为敏感的,而那三十多名异域凡人死亡后的灵魂却从他的手中直接溜走了。

    对于这种情况死灵之主可谓是凝重万分。

    在死灵之主霍齐亚看来,这些异域凡人大有问题,而且其背后肯定有不得了的强大存在保护着这些凡人的灵魂。

    至少,就死灵之主看来,那些消失的灵魂都沾染着规则之力,而也正是因为规则之力的瞬息牵引那些灵魂才得以逃走。

    当然,这也得提到一点,那就是在死灵之主看来对方背后的强大存在对于规则的掌控力度上绝对胜出祂不少。

    那种无声无息凭空从自己领域内夺走灵魂的本事让死灵之主可乐观不起来。

    这一次,在水蓝星重获新生的神灵大多实力都下跌到了弱等神力状态,虽然祂们很快就能再次恢复原本实力但这其中也充满着不确定因素。

    特别是好不容易完成权柄的转换,结果这个世界又发现了异域生灵。

    战争,或许不远了。

    此时,十四位神灵大多皱起了眉头。

    看着四周众神略微沉重的神情,何树高坐主位同时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对于突然出现的一伙异域人类何树肯定也是诧异与慎重的。

    特别是在何树发现这些异域人类的灵魂全部逃过了死灵之主的掌控后他更是直接沟通世界意志的时间长河去反复观看刚刚的那一幕,同时沟通世界意志以期获得一些提示。

    而结果嘛,很是出乎何树的意料。

    “这些异域人类的灵魂逃逸有着世界本源之力的气息,也即是说这些人类受到了世界意志的关注,在属于他们的那个世界中这些人或许属于很特别的一群人也不一定。”

    “三十多个凡人...,每一个都被世界意志格外关照,这种情况不知道诸位冕下可否在以前的诸多岁月中遇到过?”

    何树开口了,并且对着在场的众神疑惑的询问道。

    被世界意志格外关注在何树的理解中其实就是说的如同一些小说电影中一般所谓的气运之子。

    而这种气运之子一下出现三十多位,怎么说呢?反正何树是有着很多不解的。

    几人还好说,但是你这一下几十人,这世界意志未免干扰现实物质界面的程度也太深了吧?

    而且如果那异域人类真的全部都是气运之子的话对方能出现在水蓝星这里?而且还被自己一等水蓝星的神灵发现?

    真要是气运之子的话,何树觉得这些人就算要出现也应该出现在一片宝地吧?亦或者遇难成祥?

    哪有气运之子在进入某地后直接全部身死的道理?

    要知道何树与一等神灵刚刚其实都未过度插手,只是由魅惑之主阿芙拉命令距离这些异域人类最近的鹰身人去尝试攻击了一下而已。

    而这些人类就这样全部轻松的交代了?连一点自保的后手都没有?

    这是气运之子?探路的炮灰之子吧?

    但让何树不解的是如果说这些人真是炮灰的话为什么对方世界的意志还会花费力气接引他们的灵魂回去呢?

    先送自己的人过来送死,然后再费大力气将他们变相的活着接回去?

    跑龙套也不是这么跑的吧?

    而且这还不是最令何树诧异的地方,最令何树诧异的地方还是对方在此前与鹰身人一族的战斗中,那三十多人用出的攻击方式。

    飞剑、圆盘、长幡等等,总之这些人的攻击方式花样是百出。

    而且这三十多人在何树的观察中最强的一人也不过侃侃B级中阶而已,而其他人全部都是C级左右的样子。

    能量波动的强度瞒不过何树的眼睛,就算对方的能量体系与水蓝星不同,但是能量波动的大小却是衡量一个人能力强弱的典型特征。

    所以,在这些人进行攻击的时候何树非常轻易的看出了这些人的等级。

    C级可以驾驭武器在天上飞?打扮还是古装?

    修仙体系?

    总之,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何树真的有些懵,所以针对今天出现的这些异域人类何树觉得有必要好好与在场的众神商量一下。

    无论对方的力量体系是属于哪一种,但是就从对方不是水蓝星的人类这一点而言何树觉得就不能大意。

    对方来者不善的几率非常大,特别是在何树知道了无数世界是在互相征伐中成长之后。

    原本何树与众神还想要活着捕获几人从对方的灵魂内获取一些情报,但是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只要何树与众神对其灵魂做出举动时对方直接就暴毙了,而且灵魂也直接瞬息消散不见。

    而也正是由此,何树才会怀疑对方绝对是来者不善。

    在何树猜测中,有很大的几率对方背后的神灵阶强者肯定已经出现在了水蓝星所在的宇宙同时也盯上了何树所在的水蓝星。

    之前盯没盯上何树不知道,但是这次这异域三十多人的到来事件后水蓝星绝对暴露在了对方眼里。

    “被世界意志格外关照?”

    光辉之主美眸微皱。

    “吾在未登临神座之前便得到过世界意志的关注,而也正是由此吾才在最后成功获取神权。”

    “而像世界树冕下你所说的那种世界意志一下眷顾三十多人,这种情况吾觉得未免有些太过夸张。”

    “而且,如果这异域三十多人真的是被对方世界所眷顾的话这三十多人按理来说不应该身死才对。”

    “身死意味着彻底从头再来,同时还有很大几率意味着有可能消散。”

    在埃尔加布里世界可没有轮回一说,当然,有的死亡之人有半神、神灵护持或许还能转生。

    但,普通人类或生灵的灵魂其实在死后皆由死灵之主掌控,不过这些灵魂被掌控后也不过是被死灵之主塞入埃尔加布里世界的一方死灵小世界罢了。

    而这些灵魂将会被转生为最低阶的毫无智慧的死灵生物,然后这些死物互相吞噬同时以此慢慢成为死灵之主的属下与信徒。

    “所以,在吾看来这三十多名异域凡人很大可能并不是气运之人,他们身上的异状很可能是源于其他我们不了解的状况。”

    “如果以后还能活捉,并且成功探查他们的灵魂或许吾等还有机会知晓原因,但是,就目前情况而言吾觉得吾等应该不存在这样的条件了。”

    说道这里光辉之主的神情略显担忧的望向主位上的何树道:

    “只怕要不了多久吾等就不得不面对异域神灵阶的强者带着无数异域生灵来攻占吾等水蓝星了。”

    “而到那个时候或许吾等水蓝星世界只能仰仗世界树阁下的实力了。”

    光辉之主的话语很直白,其实就是说目前祂们这些才转换水蓝星神权的神灵实力大损无法保证很多方面的事,所以叫何树到时不要觉得他们出工不出力。

    祂们此时神格之上还充满着无数裂痕,并且气息不稳。

    弱等神力的十四位神灵能够起到的帮助的确是有限的,所以接下来如果真发生大战那么大半都必须靠何树充当主要战力。

    听到光辉之主的猜测,众神的神情皆是显得有些难看。

    原因无他,祂们这些神灵虽然是埃尔加布里世界的最后一批新神但是好歹祂们也是经历过两三场大战的。

    无论是与异域的大战还是与维度空间中的虚空生物大战,祂们这些神灵可以说深有体会。

    埃尔加布里世界毁灭了,而现在好不容易逃到了水蓝星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间竟然在这个世界又发生了异域入侵的情况。

    你说这些神灵的心情能不复杂、憋屈甚至说暴怒吗?

    为了能够继续存活下去祂们已经自降了身份屈于了何树这个后晋之人的身下。

    在这个时候祂们理应进入休养期,然而就在这么一个重要的时候却是又遇到了异域入侵这种事。

    可想而知,在场的十四位神灵的神情显得有多难看了。

    这次这十四位已经没有退路了,水蓝星一旦毁灭祂们绝对跑不掉,而何树更是如此。

    水蓝星现在刚得到了比上次还要多百倍的世界之心碎片,并且正在以最为夸张的速度成长变大着。

    而在这样一个特殊时间如果真发生星球内的大战何树可以想象,这绝对会对水蓝星的成长造成巨大的阻碍。

    更甚至如果何树这些神灵无法阻挡异域的攻击的话水蓝星的世界之心直接便会被对方夺去从而陷入灭亡。

    在何树感觉无比头大的时候也在何树打算这次会议之后立刻对木星开始吞噬的时候,魅惑之主缓缓站起了身,并且巧笑嫣然的对着在场的所有神灵道:

    “吾等已经重活一次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吗?再说了,诸位冕下难道真的这么确定对方比我们强大?”

    “十四位身经百战的神灵,外加世界树冕下的强大传承,诸位还会觉得我们胜算很低是不是稍微有点可笑?”

    “诸位与其现在胡乱猜测、愤怒,我觉得大家不妨好好备战为好。”

    “别忘了,我们的可爱的信徒们可也都是身经百战哦,谁输谁赢未可知!”

    “而且有着世界树冕下,只要我们乘机在交战时找到对方的世界坐标,到时世界树冕下便可以直接利用神躯对对方的世界予以毁灭性打击。”

    “原初生命之树,吾等伊奥鲁尔夫一族的父神传承如果族中一直流传下来的话没错的话世界树冕下您现在最强后手便是您本身的神体吧?”

    魅惑之主轻笑着说完之后便笑眼看向何树,而同时其他神灵在听完阿芙拉的化后神情皆是恍然看向了主位上的何树。

    对此,何树心底无奈一笑。

    这阿芙拉可真是把自己老底给透完了啊...。

    好吧,为了鼓舞人心与士气何树也不便说些什么。

    “的确!如同阿芙拉冕下所言,所以诸位也不用太过悲观,接下来大家继续好好议议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