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重生成为树 > 第五十章 自我反思
    入夜。

    何树看着树冠鸟巢内昏迷的小伍小六,心思显然还没从今天的事件中走出来。

    这一次事情的发生何树觉得自己也有很大需要反思的地方。

    一、自己不应该在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下不预留下后手就让小伍与小六跟着蒋青山出去。

    二、自己太自大了,认为自己附近根本就没有利害的变异生物。

    三、自己太宽待蒋青山了。

    光是这三点,何树便觉得如果换个时间换个人物乃至于地点都足以致命。

    如果蒋青山和军队不沾亲带故,如果自己没有发现赤鸟小伍与小六战斗的这一件事,这一切都可能会让自己付出严重的代价。

    何树对待人类的态度已经足够好了,因为前身自己受到过国家的帮助,所以感恩的心才使他接二连三的帮助遇到困难的人,比如蒋青山以及付春海等等。

    但是不要忘了,何树现在早已经不是人类,他自己是一棵变异树,而且是对人类具有有严重威胁的变异生物。

    过多插手人类的事,迟早他自己会引麻烦上身。

    这次小伍小六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难不成你指望何树跟人类和政府说自己重生了,自己变成了树,所以我是拥有一颗人类意识的树妖?我会帮助人类?

    这样一来何树岂不是跟傻子一样?

    这要不被人类吃干抹净鬼都不信。

    不要觉得不可能,这还真的有极大可能。

    人类毕竟是个体意识,高层的人也形形色色,要不然大夏联邦近来年新上任的总统会打掉那么多常任国家议员的大老虎?

    与人类合作几乎是与虎谋皮,就算现任总统对何树能够保持友善态度,但你能保证下任总统也会这样吗?

    不能!

    国家与国家的关系尚是如此,更别说他一个异类了。

    更何况,何树这身份一说出来,那么他前身这个世界的父母肯定也会被牵扯进来。

    何树身上具备的开发价值太大了,比如灵液、比如实力、比如能够制造眷属这一点,你认为在大义面前或者被要挟后他能够躲开那些充满欲望的人类吗?

    被当成一个打手就算好的了,就怕到最后自己连自身安全都保不住。

    难不成你指望何树拯救整个人类世界?不可能也不存在。

    何树的定位一直都是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自己能做到的,并且对自己无害的事罢了。

    何树为什么在三天前那个夜里、世界发生变异动物狂潮后没有第一时间去关注自己的父母、弟弟、妹妹?难道他就真的这么绝情?

    不是。

    因为蒋青山此次出去便是一个探路的基石,何树迫切需要了解外面的状况,然后再派遣赤鸟出去看看。

    毕竟何树以前的老家距离西蜀市至少三百多公里,何树自己都搞不准地图位置,怎么救?

    而且远水救不了近火,那时候何树还无人可用。

    他自己不能移动不说,赤鸟也才刚成为眷属,何树自己都还没摸透一些降灵的基本操作呢,他根本就做不到将父母、弟弟、妹妹的影像传递给赤鸟们。

    那时的他可就只会一些简单的文字知识传递,而后就算做到图像的想象传递那也是摸索了一夜之后才勉强做到。

    更甚至,三天前何树也不知道人类在变异生物狂潮过后对待变异动物会持怎样的态度。

    如果自己派赤鸟鲁莽地回去找自己的亲人,就怕赤鸟刚一接近人类城市就受到攻击了,何谈救与找?

    而且何树一旦接触自己的父母那就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事了。

    接触前世父母、家庭那是最傻的也最不应该做的事。

    所以在初步计划内,何树最开始的打算就是让蒋青山先去人类世界看一圈后自己在知道形式的时候再派赤鸟出去。

    同时就算赤鸟最终找到了自己的父母或者小弟小妹,何树也根本就没打算正面接触他们。

    在他看来,自己在父母的潜意识内还是死了好。

    这样,自己便没有太大的负担,同时他们也不会因此被卷入阴谋漩涡。

    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同时,这也是何树之前一直以来的打算。

    如果父母在上一次变故中离世,他难道还能阻止的了?

    作为一棵不能动的树他根本就无法改变现状。

    所以何树从一开始便自欺欺人,不去想,也不去深思父母、小弟小妹是否健在的事,怕的就是最终的结果让自己痛苦万分,以此让自己在为找父母做准备前做错更多的事。

    何树需要反思的真的太多了。

    原本以为现在的自己尽力不去想父母、小妹小弟的事自己应该能完美的做成前期的所有事情。

    然而结果却依然瑕疵一堆。

    何树很沮丧,同时也感觉自己真的很需要一个头脑出色的人辅助自己,而付春海目前肯定是何树的首选。

    “蒋青山看来真的只适合当调心剂,因为他根本无法承受重任。”

    “而目前我唯一能选择的好像也只剩下付春海了,至于蒋青山,自己看来还是得选择让他跟着付春海多多历练一下再说吧。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心太软了,希望他不会再一次让我失望吧。”

    “哎...。”望着天空的银月何树长叹一声。

    “现今这个世界自己需要顾虑的太多太多了,爸、妈、小妹、小弟真的还活着吗?”

    何树心情显得非常低落,此时的他突然升起一种很自私的想法,那就是他真的很希望这个世界人类的现有执政政权尽早崩盘,因为只有这样他自己便不用这么担心受怕。

    “到那时自己就算表明身份任何人也根本拿自己没办法。”

    “而且,如同付春海所说,到时候自己也可以以此开始收拢和救援一些人类,并以此建城,开始扩张势力。”

    这是付春海乐于见到的未来趋势,当然也是何树现在也期望看见的。

    但是,就不知道这‘幕后的黑手’会不会再一次冲击人类世界了,并且会以何种方式。

    在自身安危、在自己家庭安全方面,任何人都是自私的,何树当然也不例外,他可不是一个宁愿选择大家而牺牲小家和自我的人。

    这便是他,一个既懂得感恩又充满自私的矛盾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