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之妖神至尊 > 第71章 费勇为仆(1)
    第二天,是大周末。

    外面天气罕有的晴朗。

    五月份的林江城,微风习习,天上白云朵朵,早上起来就会感觉心旷神怡。

    孙小飞早早起来,走出卧室。

    看着在客厅沙发上睡成了树懒一样的苏小沫,摇头叹了口气,接着转身走出大门,出了小区。

    他沿着一侧的林荫小路,慢慢的逛着,并且打开手机。

    昨晚回来,为了教导苏小沫控制妖气之法,特意把手机给关机了,免的被人打扰。

    结果枉费了他一番心思。

    现在的苏小沫,更贪玩一些。

    手机一打开,立刻嗡嗡震个不停。

    拿起来一看,居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其中大部分都是杨秀娜打来的,看来昨晚的事,她是非要问清楚不可了。

    其他打来电话的人,有娄飞白,肖淼,苏清妍和费勇。

    孙小飞皱了皱眉头,拨通了费勇的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

    “喂,你找我有事?”

    “圣尊,老朽伤势已经痊愈了。”电话里,费勇的声音很沙哑。

    “还不错。”

    “圣尊,老朽有件事相求,恳请圣尊考虑。”

    “你说吧。”孙小飞边走边听,慢慢往街对面的早点铺走去。

    “希望圣尊能收留老朽,为奴为仆,任凭圣尊吩咐。”

    孙小飞微微一笑,回道:“我不需要奴仆,如果你真的有心,就替我留意两个人。”

    “圣尊请说。”

    “一个叫周正阳,是市医院医生周亚的二叔,他们俩都是东海渔场周家的后代。另外一个,叫方中强,听说是市局特别行动科的科长。此人精通鬼道术法,修为在你之上。我怀疑他得到过葛氏隐门其他三处宝库中的一处。”

    “方中强?此人我倒也听说过,圣尊说他修为比老朽还高?”电话里,费勇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千真万确。”

    “好,圣尊等我消息,老朽想办法调查一下这两个人。”

    “你最好小心一点,无论是周正阳还是方中强,都有置你于死地的能力。不过,如果这两件办的好,我可以助你再上一个台阶。”

    “多谢圣尊,老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费勇相当激动。

    孙小飞笑道:“不用死而后已,你自己小心就是了。”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费勇是葛氏隐门正宗传人,再加上修行多年,人老成精,想必有些手段。

    就算周正阳和方中强比他厉害,可也未必能玩的过他。

    收起电话后,孙小飞来到早点铺,买了些小笼包和豆浆,转身又回到家里。

    刚打开门进来,就发现苏小沫睡眼惺忪,正坐在沙发上用力揉眼睛。

    她穿着自己的大背心,肩带都耷拉到一边了。

    露出消瘦的香肩锁骨,再加上秀发蓬乱,身上更是隐隐散发出香甜的味道,让孙小飞也一度有些愣神。

    “咦,小飞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在你睡的跟死猪一样的时候。”

    “哦……死小飞,你说话真难听。咦,有早餐啊,小飞最可爱了。”苏小沫一句话变化了三张脸,让孙小飞一阵侧目。

    “喂,把你的衣服穿好了再吃饭。”

    孙小飞皱着眉头,把早餐放到茶几上。

    “哎呀,你也是个妖精,干嘛讲究那么多,真是。”苏小沫胡乱的把背心整理好,立刻抢过早餐,大快朵颐起来。

    她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打开自己的手机。

    “咦,妈妈居然打了个六七个电话给我。糟了,难道她昨晚回家了?”苏小沫的手机一开机就震个不停。

    “你妈妈也给我打过电话。”孙小飞一脸木然。

    “啊?我得赶紧回一个。我妈妈最近变得越来越脆弱了。”

    说完,苏小沫放下手里的包子,随便在身上抹了一把油手,拿起电话拨号。

    孙小飞见到自己的背心变的一片油渍,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喂,妈妈。”

    “小沫,你在哪儿呢?怎么不在家?”电话里,苏清妍的声音并不是很着急。

    苏小沫听到妈妈声音没事,也松了口气,笑嘻嘻的说:“我在小飞家呢。”

    “你在孙小飞那儿?他有空吗?正好妈妈有事找他,你让他接电话。”

    “妈,你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为了找他吧?”苏小沫一脸哭笑不得。

    “对呀,妈妈找他有急事,快点把电话给他。”

    苏小沫小声嘀咕了一句:“妈妈真不靠谱。”

    说完,把电话递到孙小飞的面前。

    “喏,我妈妈找你。”

    孙小飞有些意外,随手接过电话:“喂。”

    “小飞啊,阿姨有事问你。”

    “嗯,你说。”

    “你上次给阿姨的那块玉佩,我拿回去做了检测,也查阅了一些野史手札笔记,发现它上面的图案,跟历史上武则天的那块‘定国龙佩’完全一样。”

    孙小飞撇了撇嘴说:“我说过了,那就是定国龙佩。”

    “可是,这怎么可能。而且还这么新?”

    “有些你们人类不了解的……”孙小飞的话刚说到这,就被苏小沫拍了一巴掌,冲他直使眼色。

    孙小飞立刻恍然,干咳两声重新说:“有些现代科技无法解释的保存手段,就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可,可是……”

    “苏阿姨,其实你不用纠结。那块玉佩,只是送你把玩的,不是让你当做正经科研项目研究的。所以,真亦假来假亦真。”

    “哎呀,什么真真假假的。不行,我要跟你面谈一次。小飞呀,你来我们所里一趟吧。如果这真的是定国龙佩,我的科研项目就可以立项了。”

    “这......”

    “小飞,帮阿姨一次吧。你跟小沫一起过来,中午我请你吃饭。”

    听到这,苏小沫一把抢过手机,迅速回了一句:“知道啦妈妈,我会把他押去的,中午请吃好的啊。”

    说完,迅速挂了电话。

    孙小飞皱了皱眉头说:“我对这种事情没兴趣。”

    “小飞,帮我妈妈一次吧。我妈妈毕业到现在,好几次项目申请的机会都被她们所里的一个恶心的家伙给抢走了。”

    “那这次机会就不会被抢了?”

    “假如你和妈妈说的那玩意真的是武则天的东西,这一次绝对能成功。”苏小沫兴奋的站了起来。

    “……”

    “好不好嘛?要不然,你今天想做什么?跟青青约会吗?我猜那个大懒虫上午肯定不会找你。咱们上午去妈妈的研究所一趟,中午还能混顿饭吃。下午你再找青青呗。”

    为了鼓动孙小飞,苏小沫也算是使劲了浑身解数。

    看着她激动的小脸通红,孙小飞也知道她跟她那个不是亲生的妈妈关系更胜亲生母女,所以欣然点了点头。

    “噢耶,太好了。先吃早饭,吃完了就走。”

    “你自己吃吧。”

    “喂,你干嘛去?”

    “我上厕所。”孙小飞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哦,去吧去吧。嘻嘻,正好我换衣服。”苏小沫没心没肺的笑了两声,拿起包子又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了把我的背心洗了,不然我哪儿也不去。”

    孙小飞随口说了一句,转身进了卫生间里。

    沙发上,苏小沫直接石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