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一章 英雄救美

        青州,永和公墓。



    这里是一处墓地,埋葬死人的地方。



    此时已经夜深,弦月高挂在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冰凉的墓碑上,四下静悄悄的,偶尔还能够看到闪烁的鬼火。



    一只老鼠顺着墓碑的边缘快速的行走着,嘴里还叼着一块腐烂的肉。



    “嚓!”



    忽然,一条瘦骨嶙峋的手臂破土而出,边缘的老鼠被吓的惊慌逃窜,落荒而逃。



    一处微微耸起的土壤缓缓涌动起来,一双手臂突愕的破土而出,紧接着,一个人影从小土堆中缓缓坐起身。



    “我这是在哪里?我刚才不是被天罚宗的老狗偷袭而亡了?”



    陈远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这具身体,浑身破烂不堪,异常消瘦的身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就像是被人活生生虐待暴打致死一般。



    他微微皱眉,突然大脑一阵刺痛,无数记忆碎片在脑海里突然出现。



    “原来,我这是重生到了一个名为地球的小世界,只是这个地球上的灵气比起天启大陆而言,灵气未免也太驳杂稀薄了啊。”他在融合记忆后,第一时间尝试引动灵气入体,结果让陈远有些哑然。



    而他重生的这具身体,宿主原本是个豪门世家。



    父亲为陈家的家主,在一次陷害中,双双失踪,生死未知。而陈远在父母失势后,被逐出陈家,此后又被仇家找到。



    然后被活活乱棍打死,埋在这片墓地。



    至于陷害其父母及杀害自己的人,陈远的记忆里并不清楚。



    “既然夺舍了你的肉身,助我广成天尊重生,那么这个仇我来替你报,就当还你一世恩情!”陈远低下头去,握了握拳头。



    他感觉到自身的修为精神意志力全都消散。



    这具身体……太弱了。



    简直比天启大陆没有修炼根基的普通人,还要弱上几分。



    此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在附近熄灭,而后,又有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响起,听声音,不止一个人。



    这时,一阵对话传入陈远的耳朵里。



    “头儿,我看小说电视剧,总能看到不少英雄救美的,咱们绑了安家大小姐,该不会也遇到这种破事吧?”一个贼眉鼠眼的精瘦男子低声问道。



    他身旁一个留着大光头,身形健壮的男子一巴掌盖在精瘦男子脑门上,“放你特娘的屁!整天就知道看小说电视剧,这荒郊野岭的墓地,大晚上的谁特么的来这里,难不成从坟头里钻出来吗?干了这票大的,以后跟老子出国吃香的喝辣的!”



    “麻溜的,赶紧将事情处理了。”



    精瘦男子连声附和,一想到今天过后那美好的生活,顿时充满活力的从车上将一个麻袋提了下来。



    他将麻袋一揭开,赫然出现一个女人。



    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那女人虽然浑身有些脏兮兮的,脸上带着惊恐的神情,但是依旧难以掩盖她清丽的容貌。



    女子如柳叶般的黛眉,樱桃粉红的嘴唇,如同艺术品般精致的五官,加上一头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文雅的气质。



    只是此时,她玲珑有致的娇躯因为害怕,而颤抖不已。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女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眼神充满了惊恐道。



    “嘿嘿,安小姐,咱们哥俩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人要花钱买你的命,你到地底下去了,可别怪咱哥俩。”光头壮汉阴森道。



    “我……我出比他们高两倍的价钱,只求你们放过我,我保证不会报警的。”女子带着哭腔道。



    “啧啧,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我们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嘛。不过安小姐的确是天生丽质,难得一见的尤物,反正横竖都要死,在死之前,不如就让哥俩爽爽吧?”光头带着小弟,一脸淫笑着朝女子走去。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女子神情惊恐。



    “你就咋样啊?这荒郊野岭的,你还指望着谁能来救你不成?天王老子来了,你这次都得死!”光头男子面露狰狞笑道。



    “啪嚓。”



    这时候,一阵打火机点烟的声响在不远处响起。



    “俗话说,见者有份,兄弟们在这里吃独食可不太好吧?”陈远懒洋洋的靠在不远处的大树上,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



    在天启大陆,是没有这些东西的,但是在与宿主的记忆融合后,他的性格与行为也多少受到一些宿主生前的影响,此时下意识的想要点起香烟。



    “谁!”光头转过身去,却看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个男子嘴上叼着烟,半倚在树旁,满脸戏虐的笑着。



    “你是谁?”光头浑身一颤,这荒郊野岭的墓地,突兀出现的人影起初的确让他惊吓不小。



    不过光头显然不是第一次做绑票的,很快,他的神情又冷静了下来,眼神中闪过一抹毒辣之色,从裤兜摸出一把小刀藏在背后。



    随后笑道,“哈哈,看来哥们还是同道中人,既然被你撞见了,也的确没有独食的道理。”



    “行,哥们你过来吧,咱们三兄弟一起好好玩玩呗。”



    女子此时在光头的背后,正好可以看见光头藏在背后的那把匕首。



    她的表情瞬间变了变,又见不远处的那道身影真的凑近,她的眼神顿时黯淡下去,心中生出一抹无力的绝望感。



    本以为他是来救自己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应该是守墓人的男子,是要跟绑匪同流合污了。



    这让她有些绝望,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就在这时,待陈远走近过来后,就听那光头森然喝着,同时将藏于背后的小刀亮了出来,“哥们,你应该也猜到咱们这是干什么名堂的了,别怪哥哥下手狠毒,要怪就怪你出现的不是时候。”



    说话间,手中锋利的小刀直往陈远胸口刺去。



    女子闭上了眼镜,不忍心看到血溅当场的一幕。



    虽然这个守墓人本来就心思不正,死了也就死了。但是一个大活人死在她面前,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恐惧。



    忽然,下一刻气氛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



    女子诧异着,将一双美目张开,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原本的两个绑匪,此时被那'守墓人'掐着喉咙,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老子可不爱吃剩的,要吃也是吃独食。”陈远像是丢垃圾般,将手中那已经晕厥过去的两人随手一丢,朝着女子走去。



    安兰不可思议的张开小嘴,还没反应过来。



    那两个家伙可是职业绑匪,手上还有刀,居然被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



    她错愕的张着嘴巴,想说点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望着男子朝她走来。



    陈远走到女子的面前,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



    “长的倒是不错,玩了之后直接杀掉埋起来,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



    女子闻言,娇躯猛然一颤,本以为得救了,没曾想又落入了另外一个虎口。



    她灵动的双眼泛着泪花,绝望闭上的时候,而后感觉翘.臀被人轻轻一拍,她浑身如触电般颤抖,这荒郊野岭的墓地,安兰已经不报期望有人能来救她了。



    片刻后,安兰也没察觉到'守墓人'的下一步'行动'。



    她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了陈远戏谑的眼眸。



    “你……你怎么没……”安兰怯怯开口。



    “怎么,你难道就这么想被我……?早说啊。”陈远轻挑嘴角,玩味的笑着。



    安兰俏脸微红,后退了两步,“不……不是……我以为你跟他们一样坏……”



    “我倒是想坏一点,无奈本性善良正直,长这么大连小姐姐的嘴都没亲过,要不你看在我这么善良的份上,就给我亲一口呗?”陈远靠近安兰,就要凑过脸去。



    “想……想的美!”安兰嘴上说着,但心中却莫名的有些缓和了下来。



    她有些感激的看了陈远一眼,也知道他是故意用这样的调戏方式,让她放松下来。



    “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如果再遇到的话,我可是就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了。”陈远戏虐道。



    安兰听到后,俏脸微红,正想开口,却听陈远说道:



    “还楞着干嘛?上车啊,难不成想在这里过夜吗?”



    他启动绑匪遗留的吉普车,发出一阵轰鸣声。



    安兰回过神,红着俏脸,迈步小跑的上了吉普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