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七章 你是调药师?

        青州东区,是整个城市的中心地带,高楼耸立,此时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在众多高楼中,有一栋与周围现代建筑格格不入的四层古风建筑—济世堂。



    陈远按照昨天付老给的地址,来到了济世堂。



    不同于其他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这里到处弥漫着中药的药香味,让人精神抖擞。



    整个济世堂此时都十分的安静,唯有那敞开大门的调药房内,时不时传出几声争吵。



    “哎呀,你怎么悔棋啊。”



    “你快点走啊,想多久了啊。”



    “急什么啊,等等啊,我再想想。”



    陈远来到门口,见到房内两个年纪在六七十岁的苍发老者,围着一张小桌子下着象棋,精神饱满的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声吵闹着,身后还有几个中年男子在围观。



    他刚刚进入房内,正想开口询问,下棋的老者却抢先开口。



    “去去去,这里是调药房,要看医生去其他部门,出去把门带上。”



    “老杨啊,都是因为他啊,我才分神的,这局不算,我们重新来。”



    陈远耸了耸肩膀道:“我不是来看病的。”



    老者抬起眼皮,憋了眼陈远。



    济世堂没有男护士,他肯定不是,这削瘦的体格一看也不是保安。



    难不成还能是来当调药师的?



    他无声的笑着摇了摇头,济世堂最年轻的调药师也已经是四十五岁开外了,这小伙子看起来也就十**罢了,怎么可能呢。



    正当老者想开口将其赶走时,只听陈远继续道:



    “我是新来的调药师。”



    下棋的两个老者听到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望着陈远,那些身后围观的中年男子,也纷纷侧目望来。



    “新来的调药师?我怎么不知道?”之前开口说话的调药房主任李老头愣了愣。



    “是付老请我来的。”陈远淡淡道。



    听到陈远的话后,两个老者嗤笑一声。



    “原来是走后门的啊。”



    “我说老付这是越活越过去了啊,一个还在读书年纪的小伙子也让人走后门进来。”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说我济世堂已经无人可用了?”



    围观的中年男子,此时也摇头开口说道:



    “这么年轻浮躁的年纪,怎么适合来调药房,即使来了这里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的。”



    李主任低下眼垂,继续下着象棋,随口说道:“你自己熟悉一下这的环境吧,别妨碍我们下棋。”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女子急匆匆的跑进调药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李主任,杨主任,住院部那边说有个人要赶紧开药。”说罢,她拿出手中的一张病症表。



    两个老头连头也没抬,只是说了声:“等会,快下完了,急什么急什么。”



    “可是,那是安……”小护士话还没说完,再次被李主任打断,“都说等会了!什么事能大过我们下棋?”



    小护士急匆匆跑来,没曾想遇到这种情况,脸上挂着愠怒与急躁,但却无可奈何。



    毕竟她只是一个护士,既没有权力,也不会调药,只能负责通知到这。



    陈远看了看急匆匆跑来的小护士,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皮肤白皙光滑,身材高挑纤细,静静的呆在那里都透着一股温雅的气质。



    关键是胸前那对几乎要撑开衣襟的娇嫩,随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都会剧烈的摇晃上一阵。



    他对小护士招了招手,笑道:“把病症单给我吧。”



    林百灵转过头去,这才注意到身旁的清秀男孩,有些疑惑,还没反应过来,药单便被拿走。



    陈远此时正好在药柜了解这里的药材,见小护士一脸急促,顺势便拿了过去。



    “哈哈,老杨啊,你还是不行啊。”李老头此时刚赢了老杨,心情大好,正笑着转过脸去,顿时脸色又变得阴沉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谁让你擅自抓药的!”李主任看到了此时已经绕进药柜前,对着单子抓药的陈远喝道。



    他脸带怒意,快步走上前,一把抢夺了陈远手中的单子,一边抓药一边碎碎念叨着,“新来的就学着点,别什么都想着上手!你要走的路还很长,真把病人吃死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陈远倒也不气恼,就这么双手背负看着李主任抓药。



    就在李主任抓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的轻笑出声:



    “这病人是经脉阻塞引发的衰竭,你确定给他用这幅药?”



    “你懂还是我懂?”李主任不屑的说了声,一个小年轻能懂什么,他心中想着回头要好好跟院长说下,让一个这么年轻还什么都不懂的小伙子在调药房,这要传出去,迟早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的。



    陈远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世界里的人情世故倒是与自己那时节没有太大区别,依旧有这种半碗水的老家伙倚老卖老,他也懒得去管。



    待李主任抓好药后,林百灵小护士拿着李主任开的药急急忙忙跑了出去后,两个老头又开始下起了象棋。



    一边下棋还一边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求学之心都没有,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懂。”



    围观的几人也是嗤笑出声。



    “李主任会出错?真是笑死人了,也不去打听下李主任在全国中药界的名头。”



    “李主任你不用放在心上,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不学无术,以后靠着关系就能一步登天。”



    “殊不知,在这个领域,除了天赋外,还需要时间来积累。”



    陈远看了眼一边下棋一边说着闲话的众人,没有理会,前世修行千载,岂会在意这些蝼蚁的话语,



    就在他们下棋下的火热的时候,林百灵脸色慌张的跑了进来,“不好了李主任……”



    “慌张什么啊,又怎么了?”李老头皱着眉毛刚欲发火。



    定神一看,却发现林百灵身后跟着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群保镖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心中暗叫不好。



    “李主任,刚才那病人吃了药后,顿时下吐下泄,昏迷了……”林百灵继续说道。



    “刚才是谁抓的药!!”中年男子身穿中山装,一身儒雅之气,此时面带怒气喝道。



    调药房内众人见到突然冲进来的一群人,一个个架势十足,那一群黑衣保镖身形壮硕,腰间微微鼓起,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煞气,顿时都吓的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而负责抓药的李主任,此时更是面如死灰,他哪里想的到,刚才的药是给安家之人抓的,而且心系棋盘,药抓错都浑然不觉。



    李主任此时甚至不敢抬头望去,因为,这中年男子便是陵南省商业巨头的安天启!



    就在众人不敢出声时,陈远轻声开口道:



    “病人的病其实并不难治理,我开个药你们给他服下吧。”



    安天启顺着声音望去,看着眼前的少年,皱了皱眉毛,“你开药?”



    他不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能治理好他父亲的病,要知道,此前已经看过无数名医都没办法治理好的他父亲的病,一个年轻人自然无法让他信服。



    “没错,不过,她身上的那块玉佩,要作为代价。”陈远在这群人进屋时,突然感应到一股淡淡的灵气,他眼神一撇,发现了是在安天启身旁的美妇配饰的一块玉佩散发出来的,顿时勾起了陈远的兴趣。



    安天启听后,顿时怒火中烧,一个年级轻轻的小伙子在这种时候还敢给他谈条件?



    他正想发怒,让保镖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就在这时,安天启旁,那个风韵犹存的美妇开口道:“天启,救人要紧啊。老爷子等不了了,如果真出事了,这一屋子人全都都跑不掉!”



    “好!”安天启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陈远在得到对方的答应后,转身到了药柜开始配药,而拿药的双手还散发一股常人肉眼难以见到的淡蓝色光芒。



    就在他抓药的时候,一旁的小护士却看得有些痴了。



    林百灵在济世堂已经两年了,从来没见过陈远,而且她知道在调药房的都是一些岁数比较大的,毕竟配药抓药,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经验。



    她此时见到如此年轻的陈远,却对药材非常的熟悉,配药也非常娴熟,不由看的有些痴了。



    房内众人在安天启等人出去后,微微放松开来,而李老头却依然紧紧皱着眉毛。



    毕竟刚才的药是他抓的,而且他也不相信陈远开的药能够让病人恢复,他现在需要想的便是要找什么借口。



    而其中的一个中年人此时小声的说道:“李主任,你不用担心,我觉的,如果病人出了什么问题,应该是这个小子的问题,跟您没有关系。”



    “是啊,李主任,而且刚才我们也没看到您抓药,倒是看到您制止了他随便抓药呢。”



    李主任回头看了看眼众人,已经明白过来,心中一定。



    无论结果怎么样,等下都将过错推给陈远,他可是有一群人的支持呢。



    而且就算安家势力庞大,总不能将一群'无辜'之人也捎带进去吧。



    想到这里,他整个都放松开来,与其他人小声嘀咕着,如何将过错推给陈远。



    片刻后,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啪!”随着一阵声响,调药房的大门被推开。



    众人看到神情带着几分暴躁而激动的安天启,心中皆是咯噔一下。



    看这个表情,恐怕是那药没有任何的效果…………